開一朵獨屬自己的花

  開一朵獨屬自己的花

  文/曉寒

  【一】

  初夏的午後,樹影裡泄下斑駁的陽光,靜謐安然。我坐在窗前,手執一本《月亮與六便士》,心裡泛起難以言說的思緒。那是我第一次突破該書前面部分的生澀,一口氣讀完全本。於是明白,好的東西,有時會晚一點到來,可能就在苦澀之後。

  主人公查理斯·思特裡克蘭德是個奇特的人,因為行為實在令人匪夷所思,往往被人們視為“怪物”。原本他是職業的證券交易人,有著不菲的收入和美滿的傢庭,突然有一天像是被魔鬼附瞭體,為瞭畫畫而棄傢出走。

  他到瞭巴黎,獨自一人在破旅館裡畫畫,窮困落魄。作者見到他時,他已經形同乞丐。他往返奔波於兩個地點,為瞭分別得到別人施舍的面包與湯。他不肯回頭,不理會妻子對他的原諒和召喚。有一種強烈的力量驅使他,走向夢中的傢園。

  後來他到瞭與世隔絕的塔希提島上,終於找到靈魂的寧靜和適合自己藝術氣質的氛圍,創作出一幅又一幅震驚後世的傑作。多年後,在他的精神之鄉,他與他的偉大畫作《伊甸園》一起歸於沉寂。

  合上書頁的那一刻,我掩卷嘆息,眼前似乎綻開一朵自由而肆意的靈魂之花。我想起另外兩個人,他們用熱愛與執著展示瞭生命的無限張力。

  【二】

  李東力在《中國夢想秀》的舞臺上,跳瞭一支舞。沒有人記得背景音樂是什麼,大傢的目光分分秒秒都聚集在他身上。他奔跑上場,扔掉支撐,接連幾個後翻,匍匐,爬起,倒立,空翻,一躍而起,然後是完美的托馬斯全旋……他的舞蹈震撼全場,人們起立,鼓掌、驚叫,不由自主流下敬佩的眼淚。

  他站在那兒,白衣翩然,傲然笑著,一臉陽光。也許在我們世俗的眼光裡,他不該有這樣燦爛的笑,因為他強壯的左臂下,支撐身體的是一隻拐杖,左腿齊大腿根處向下空空如也。他是一位獨腿舞者。

  3歲那年,他在一場車禍中失去左腿,隻能靠拐杖來維持身體的平衡。由於從小熱愛藝術,十幾歲進入瞭殘疾人雜技團。他舞蹈裡的跳高以及托馬斯旋轉動作,都需要強大的腿力,為瞭鍛煉,他每天單腿踩自行車10到20公裡。無數次的摔倒再爬起,把他磨煉成瞭一位出色的舞者。

  如今,李東力被譽為“單腿托馬斯”,成為著名的殘疾人舞蹈藝術傢,他用堅毅顛覆不幸,綻放成一朵不屈的生命之花。

  【三】

  我在一則新聞裡看到蟲蟲,她坐在一個雪白的房間裡接受訪問,墻上繪著藍色的鳥兒和花朵。彼時,她坐在一隻藤椅裡,齊肩的發,經典的格子襯衫,牛仔長裙,臉上露出孩童般純真的笑。

  蟲蟲已經出版《跟我去香港》、《跟我去臺北》、《跟我去澳門》三本旅行繪本,前一本是她獨立完成,後兩本是跟好友的合著。她沒有想到自己能夠出書,原本畫畫隻是她用來記錄生活的一種方式。

  蟲蟲的專業是美術教育,職業是IT編輯,直至2007年,她已經6年沒有畫過畫。(www.lz13.cn)在一場病痛之後,她說:“我要畫畫。”於是,每天在工作之餘,她用一支黑色的簽字筆,畫一切映入眼簾的東西:手機、水杯、電腦、凳子……後來,在傢裡畫不夠,每次旅行就邊走邊畫。

  三年後,《跟我去香港》上市,受到眾多網友的力挺。書裡的畫全部是細膩的手繪,風格自由明快,獨具特色,再配以簡潔空靈的文字,體現出一種自然的真純,讓人一看就愛不釋手。

  有著孩童般好奇之心的蟲蟲,擁有一個炫彩的世界,攝影、手工、漫畫、寫作,她對生活以及生命的熱愛,讓她成長為一朵自然而本真的花,一如她的畫風。

  這如許美好的追尋與堅持、不屈和自由,朵朵盛放,動人心魄,讓人在時光的靜寂之處沉思,直抵靈魂深處。他們成功瞭,無關名利,無關權勢。他們靜靜地,在自己的世界裡回歸內心,栽種下一棵屬於自己的生命之花。

  • 愛一朵花,就別讓它離開自己的枝頭
  • 養一條刀魚給自己
  • 拿這16種人當鏡子,照一照自己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