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巖松:信仰缺失下的迷茫

  白巖松:信仰缺失下的迷茫

  【一】

  這個社會的底線正不斷地被突破,奶粉中可以有三聚氰胺;蔬菜中可以有傷人的農藥;僅僅因為自己不舒服便可以奪走與自己無關人的性命;為瞭錢,可以隨時欺騙,隻要於己有利,別人,便隻是一個可供踩踏的梯子。理想,是一個被嘲笑的詞匯。

  這樣的情形不是個別的現象,而是隨處可見。

  沒有辦法,缺乏信仰的人,在一個缺乏信仰的社會裡,便無所畏懼,便不會約束自己,就會忘記千百年來先人的古訓,就會為瞭利益,讓自己成為他人的地獄。

  有人說,我們要守住底線。但早就沒瞭底線,或者說底線被隨意地一次又一次突破,又談何守住底線?可守的底線在哪裡?



  一天下午,我和身後的車輛正常地行駛在車道上,突然間,一輛豪華車逆行而來,鳴笛要我們讓路,可是正常行駛的我們無路可躲,於是,感覺被怠慢的那個車主,在車過我們身邊時,搖下車窗痛罵一番。那一瞬間,我驚呆瞭:為這輛逆行而來的車和這個充滿憤怒的人。車主是位年輕女子,面容姣好,像是有錢也受過良好教育,然而,這一瞬間,憤怒讓她的面容有些扭曲。

  被指責的同時,我竟然沒有一絲的憤怒,倒是有一種巨大的悲涼從心中升起。因為我和她,不得不共同生活在同一個時代,而且有的時候,我們自己也可能成為她。我們都無處閃躲。

  【二】

  如果是簡單的壞,或是極端的好,也就罷瞭,可惜,這是一個人性最復雜的時代。

  醫生一邊拿著紅包,一邊接連做多臺手術,最後累倒在手術臺上;教師一邊體罰著學生,堅決應試教育,另一邊多年顧不上傢顧不上自己的孩子,一心撲在工作上;官員們,也許有的一邊在腐敗貪污著,另一邊卻連周末都沒有,正事也幹得不錯,難怪有時候百姓說:“我不怕你貪,就怕你不幹事!”

  其實,說到我們自己,怕也是如此吧。一半海水一半火焰,一邊是墜落一邊在升騰,誰,不在掙紮?

  對,錯,如何評價?好,壞,怎樣評估?

  岸,在哪裡?

  【三】

  有人說,十三億中國人當中,有一億多人把各種宗教當做自己的信仰,比如選擇佛教、天主教、基督教或伊斯蘭教,還有一億多人,說他們信仰共產主義,再然後,就沒瞭。也就是說,近十一億中國人沒有任何信仰。

  這需要我們擔心嗎?

  其實,千百年來,中國人也並沒有直接把宗教當做自己的信仰,在這方面,我們相當多人是懷著一種臨時抱佛腳的態度,有求時,點瞭香帶著錢去許願;成瞭,去還願,僅此而已。

  但中國人一直又不缺乏信仰。不管有文化沒文化,我們的信仰一直藏在雜糅後的中國文化裡,藏在爺爺奶奶講給我們的故事裡,藏在唐詩和宋詞之中,也藏在人們日常的行為禮儀之中。

  於是,中國人曾經敬畏自然,追求天人合一,尊重教育,懂得適可而止。所以,在中國,談到信仰,與宗教有關,更與宗教無關。那是中國人才會明白的一種執著,但可能,我們這代人終於不再明白。

  從五四運動到文化大革命,所有這一切被摧毀得蕩然無存,我們也終於成瞭一群再沒有信仰的孩子。這個時候,改革拉開瞭大幕,欲望如期而至,改變瞭我們的生活,也在沒有信仰的心靈空地放肆地奔騰。

  於是,那些我們聽說和沒聽說過的各種怪異的事情,也就天天在我們身邊上演,我們每一個人,是制造者,卻也同時,是這種痛苦的承受者。

  幸福怎麼會在這個時候來到我們的身邊呢?

  【四】

  錢和權,就越來越像是一種信仰,說白瞭,它們與欲望的滿足緊密相聯。

  曾經有一位評委,看著臺上選手用力地表演時,發出瞭一聲感慨:為什麼在他們的眼睛裡,我再也看不到真誠和純真,而隻是寶馬和別墅?

  其實,這不是哪一個選手的問題,而是時代的問題。人群中,有多少個眼神不是如此,夜深人靜時,我們還敢不敢在鏡子中,看一看自己的眼睛?

  權力,依然是一個問題。

  個人崇拜減少瞭,可對權力的崇拜,卻似乎變本加厲。

  不知是從哪一天開始,上下級之間充滿瞭太多要運用智慧和心智的相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領導面前,下屬變得唯唯諾諾,絕對沒有主見?一把手的權力變得更大,順應領導的話語也變得更多,為瞭正確的事情可以和領導拍桌子的場景卻越來越少。

  其實,是下屬們真敬畏權力嗎?你仔細觀察後就會發現,可能並非如此。或許是下屬們早已變得更加聰明和功利,如果這樣的順從可以為自己帶來好處或起碼可以避免壞處,為何不這樣做?

  但問題是,誰給瞭下屬這樣的暗示?

  【五】

  每一代人的青春都不容易,但現今時代的青春卻擁有肉眼可見的艱難。時代讓正青春的人們必須成功,而成功等同於房子、車子與職場上的遊刃有餘。可這樣的成功說起來容易,實現起來難,像新的三座大山,壓得青春年華喘不過氣來,甚至連愛情都成瞭難題。

  青春應當浪漫一些,不那麼功利與現實,可現今的年輕人卻不敢也不能。房價不斷上漲,甚至讓人產生錯覺:“總理說瞭不算,總經理說瞭才算。”後來總經理們太過分,總理急瞭,這房價才稍稍停下急匆匆的腳步。房價已不是經濟問題,而是社會問題政治問題。

  至於蟻族們,在高漲的房價和越來越難實現的理想面前,或許都在重聽老歌:“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很無奈……”當你覺得外面的世界很無奈,或許逃離北上廣,回到還算安靜的老傢才是出路?

  浪漫固然可愛,然而面對女友輕蔑一笑之後的轉身離去,浪漫,在如今的青春中,還能有怎樣的說服力?

  如果一個時代裡,青春正萬分艱難地被壓抑著,這時代,怎樣才可以朝氣蓬勃?如果人群中,青春中的人們率先拋棄瞭理想,時代的未來又是什麼?

  信仰缺失,為什麼而活就成為瞭個問題。關於這個問題,大傢深思過嗎?

  • 迷茫就是才華配不上夢想
  • 給對人生選擇感到迷茫的年輕人的建議
  • 20多歲,你迷茫又著急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