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的那些快樂,都去哪兒瞭呢

  那些年的那些快樂,都去哪兒瞭呢

  文/積雪草

  信息時代,互聯網帶給我們很多方便、快捷與歡娛,同時也帶給我們很多糾結、矛盾與無奈。網絡生活,成為我們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不管是工作還是休閑,網絡好像與我們捆綁在一起,不能分割。一天不上網,仿佛便和這世界有瞭距離;三天不上網,似乎就被這世界無情地拋棄瞭。稍不留神,就OUT瞭。

  那些閑適、緩慢、幽靜的生活被網絡打破瞭,舊時光裡的那些小情趣、小快樂、小幸福都被網絡取代瞭,那些泛黃的時光,被打上時代的烙印,留在某一個角落裡,偶爾會想一想,有時會翻出來看一看,但再也回不去瞭。

  多年前,喜歡拍照片。

  那時,不管是一個人獨自出遊,還是和傢人朋友一起,都會拍一大堆的照片,沖洗出來後,除瞭分給那些想要的人,自己也會留一份,逐一放到影集裡。得閑時拿出來,和傢人朋友一起分享一下那些曾經去過的地方,那些曾經在一起的人。可是,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漸漸的,不再沖洗照片瞭,拍回來的照片直接存儲到電腦裡,什麼時候想起瞭,當然也會找出來看看,隻是不再是和別人一起分享,而是一個人對著電腦默默發呆。

  多年前,喜歡寫信。

  那時,常常會給父母寫信,給朋友寫信,給情人寫信。所有的想念、牽掛、囑托,都會從筆尖流淌到紙上,然後開始等待,等待那些遠方的回信。有焦灼,有不安,也會有等待時心中生出的溫暖。後來有瞭網絡,有瞭手機,有瞭QQ,人與人之間的距離一下變得模糊起來,那些遠在天南海北,甚至遠在國外的人又似乎近在咫尺,很少會有人再拿起筆來寫端端正正的方塊字,那些寫信等信的快樂時光,有如蝴蝶一般翩翩離去。

  多年前,喜歡聽唱片。

  那時,不管在哪兒淘到一張唱片,都會翻來覆去地聽,夜晚,清晨,或者某一個陰雨的下午,一個人靜靜地聽。音樂如水一樣“嘩嘩”地從唱片中流溢出來,歡娛耳朵,愉悅心靈,那樣的時光,當真不是享受兩個字所能表達和言傳的。多年後,許多人不再聽整張的唱片,也不必東奔西跑地去淘唱片,而是在網絡上下載,想聽哪首單曲就聽哪首單曲,不必再滿街去找,隻挑自己最喜歡的,可是對於觸手可得的東西,不知道為什麼,卻總覺得缺少瞭點什麼。

  多年前,喜歡看電視。

  那時,一傢人守在一起,圍著一個12寸的黑白電視看得津津有味,一邊看電視,一邊閑聊,一邊嗑瓜子,一邊喝茶水。其實看電視的視覺快樂還在其次,最重要的是,一傢人在忙碌瞭一天之後,能有一段其樂融融的相守時光才是最幸福的。多年後,沒有人再看電視,一傢三口人,一人守著一臺電腦,和別人聊天,看別人的視頻,瀏覽八卦新聞,玩遊戲。書房一個,客廳一個,想說話居然通QQ傳達,其樂融融的傢庭氛圍跑哪兒去瞭?

  多年前,喜歡看報紙。

  那時,一張報紙一杯茶,常常能混過很長一段時間,先看新聞,再看副刊,最後看廣告,連犄角旮旯也不放過,看報紙成瞭早餐前後,或者如廁時最大的享受。多年後,很少有人再看報紙瞭,手機上,電腦上,什麼新聞都有,真的假的,魚目混珠,泥沙俱下。最不濟,也會上網看個數字報,數字雜志,誰還去買報紙?

  多年前,喜歡寫文章。

  那時,文學的門檻比天還高,很大一批文學愛好者,頭懸梁,錐刺骨,披星戴月,夜裡不睡覺,趴在書桌前寫稿,筆尖沙沙地在稿紙上遊走,殺死瞭很多腦細胞,浪費瞭很多的精力,卻是發表無門,在傢和郵局的路途上來來回回奔波,心中卻揣滿瞭夢想和信念。多年後,沒有人再在稿紙上浪費時間,很多喜歡寫文字的人再也不用孤芳自賞,上傳到網絡,一不小心浪得個虛名也是有的。

  那些正在日漸被取代的小快樂還有很多,都被丟棄在時間的荒野,時代就像一個巨人的腳步,毫不猶豫的向前挺進,不管我們對舊時光多麼留戀,多麼不舍,多麼不想放手,可是終究都會被巨人的腳步輾成粉末。

  • 你的翅膀停在哪兒瞭
  • 哪兒有愛,哪兒就有財富和成功
  • 蒼老年華,時間去哪兒瞭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