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歲感言說不惑

  40歲感言說不惑

  文/關中人

  事實上我今年41歲瞭,之所以取名40歲感言,源於夫子那句40不惑,也受到楊絳100歲感言的啟發。40歲感言,在41歲時總結更明瞭透徹。

  雖說40不惑,但我41歲時仍然對很多東西疑惑,或者思想中植有偏見。相比較於十幾歲乃至二十多歲時對世界的認識,我已經進步很多。所以我有必要將此時對這個世界的認識寫出來,給當初像我那樣迷茫的人做參考,更重要的,我想通過寫出來這種行動,對思想做一次徹底的整理,我覺得很多想法在我頭腦裡很朦朧,我有必要將他們整理出來。

  回想這40年來,從小時候穿開襠褲凍屁股,到記得那時母親在池塘邊洗衣服,忍耐不住一天問她三遍離過年還有多少天。因為過年有新衣服穿,有鞭炮放,有肉和白面饃饃吃,有稠酒喝,還有壓歲錢,盡管拿壓歲錢隻在口袋裡裝一天此後就被父親哄著代為保管收走瞭。再到上小學和小夥伴們在一起撒尿時比誰射的高射的遠,再到我的母親第一次把我帶進城裡,在街邊給我買瞭一個肉盒,吃的我這一輩子都不會忘記那美味的滋味,此後我曾轉遍西安的大街小巷,嘗遍瞭所有我能見到的肉盒,卻再也找不到那年母親給我買的那個肉盒子的味道。第一次在我姨傢上城裡人的蹲式便池,那時候有點緊張感覺周圍有人拉不出來,也想不通城裡人為啥把廁所放到傢裡,總覺滿屋子都臭。這就是我的童年。

  小學有一個同學和我很要好,他學習成績很好,考試時我要抄他卷子,他捂住不讓我得逞。此後在我們一起拉屎時我問他:你問啥不讓我抄你卷子,他沉默瞭一會兒回答說:我現在讓你抄就害瞭你,將來你抄不瞭別人的卷子,最終還是要靠你自己的真本事。我當時對這些話是懂非懂,此時將它定義成廁所裡的友誼。感慨的是此後當我再見到他時,已是20多年後,歲月的滄桑將我與他兩個人改變為截然不同的類型,我當時大學畢業工作4年帶女朋友回傢,它小學畢業由於傢裡原因就搓學瞭,本村一個姑娘看上他,冒著被打斷腿的風險與他結婚生瞭孩子,春節他抱著孩子老我傢串門,我和他說瞭不到10分鐘的話,除瞭小時候那些事,實在沒有共同語言。我沒有忘記小時候的友情,但面對現實,不知道說什麼。

  記得在上初中時經常被高年級的同學和社會上的人追著打,原因無非是我個高,人長得壯,讓我怕他瞭就可以在班級裡立威,要不就是我和他喜歡的女生交往過於密切,他看著不舒服,他自己打不過我,但可以在社會上找那些過早退瞭學的學哥型閑人來收拾我。每個在鄉村上學的孩子都會遇到像我這樣的經歷,挨瞭打上學時不敢報復,到每到期末考試時,考試完在考場門口遭到堵截,有些機靈的逃出去,騎著自行車追趕20多裡路,手裡拿著木棍砍刀,那架勢不亞於電影裡遊擊隊被鬼子圍困突圍後的場面。

  一轉眼到瞭高中,學習的壓力逼迫的喘不過氣來,天天考試,比記憶力比解題思路比成績,很多參考書都是新的沒有時間做,很多卷子翻爛瞭也沒懂為什麼要那樣解題,最難記的當屬英語固定搭配,這個固定搭配是英語老師說出來的,我至今懷疑是她沒有耐心解釋的借口。難得是在這時還有一段驚心動魄的早戀,那種願為對方死的感情,每天盼望奇跡出現好讓自己有個英雄救美的機會,哪怕死瞭能表白自己的心也是值得的。每天渴望看見對方的心情此刻都感覺現象就在昨天。這個錯誤的早戀毀瞭我30多本日記,在一個絕望的傍晚,我一把火將它們燒為灰燼,因為我的日記內容有多半部分是我內心關於她的白描,人世間的悲劇末過於此,在整個大學的和此後的6年時間,我如同生活在人間地獄,沒有走出她的陰影。後來我決定離開西安,不光為掙更多的錢,更為瞭離開這個讓我青年時期傷感的城市,換一種環境從新開始生活。事實證明我當時的選擇是對的,我很快在工作的自信中,在舍友的攛掇中忘記瞭過去,對漂亮的女孩子產生瞭興趣,三年後我與現在的妻子結婚瞭。

  27歲時我是單位的頂梁柱,除瞭工資每隔段時間小漲之外,還經常受到老板和副總的小恩小惠,我就在這樣的溫柔鄉內迷失瞭自己,以公司為傢,有看不習慣的仗義執言,有想法直接和老板說,盡管被采納的很少,但被重視的感覺很棒。公司為我解決瞭房子和結婚所需的費用,包括操辦婚禮(因為我父母在西安),要知道這兩件人生大事在同時解決又不依靠父母的沒有幾個人。隨著時間的推移,35歲之後由於人才的競爭我不再顯得那麼重要,工資漲的少瞭,物價漲得多瞭,我逐漸對老板有怨言,老板也看出我的心思不在重視我。在一次自不量力的較量中,老板對我徹底失望,從此有意刁難我,科室的人乘機磕磣我,從鳳凰變成醜小鴨的感覺每個人多少都有過,二年後我被現在的老板也是原公司的競爭對手挖走。

  來到現在的公司,我還沒有將自己的身份降下來,在工作中卻越感力不從心,從興奮到失意的過程中我逐漸感到自己的渺小,意識到自己從前喪失瞭很多機會,意識到專業知識的薄弱。曾經買瞭很多專業書,有勇氣補上,但堅持一段時間不瞭瞭之,人生很多事都是這樣的結果。在思想苦苦的掙紮中,我發現中國傳統哲學可以聊以緩解我那顆陣痛的心,從此迷上瞭哲學,從莊子到老子,再到儒學和佛學,轉瞭一圈,多少有些體會,但我知道我所知道的夠不上皮毛,這也是很多像我這樣不優秀人的通病。

  有句很有分量的話說你與同事的區別不在於8小時之內,而在於下班後的8小時之外你在幹什麼,我的同事有自願加班的,有回傢幫老婆買菜做飯的,有經營自己小生意的,我是看非專業書外加爬山,隻要天氣好我必去爬山,爬山之與我除瞭休息之外,在此過程中能靜下心來想明白很多人生的道理,我稱之為悟道。我體會到萬物的平等性與人的不可復制性,我沒有因為自己是個平庸的人而感到絕望,也挺幸我將看專業書的時間用來讀人生哲學。專業越是精湛的人越像一臺機器,離開瞭被人操縱不能獨活,而思想自由的我可以像梭羅那樣離開這個城市,拿一把斧子到山裡也同樣能享受自己人生的樂趣。有位牛人說過一句話:你可以不在乎去當乞丐,難道讓你的老婆孩子也跟著去討飯嗎,你在乎過他們嗎?正因為如此,我一直強迫自己努力工作,這是我的責任。我始終認為無論是誰,心裡都應該有怕的東西,有所堅守。

  在上大學之前,我以為全世界人的生活就像我在山村那樣,我在大學裡受到像馬加爵那樣的刺激,深切體會到有錢的孩子可以穿品牌衣服泡妞可以嘲笑我這樣的土鱉,而我因為自卑和與我身份懸殊的同學主動打招呼的勇氣都沒有,好在我將自卑都用在學習的動力上,要不是我確實太笨與傢裡生活困難,我會選擇讀研究生。之後在工作中我也沒有忘記自己的卑微身份,在我的思想裡唯有通過努力工作來改變這一切,是自己的生活獲得到改善,也確實如此,我通過努力獲得瞭在城市的居留權,實現瞭小時候的理想與大學時的夢想,但這一切實現之後我不知道自己該幹些什麼,實現工作前的理想和夢想我並沒有感到快樂和高興,反倒與他人的比較中我感覺到自己的生活並不富裕,我的墮落也由此開始。

  命運冥冥中自有安排,現在永遠是最好的。如果我沉迷於自己的專業,充其量不過是一臺比現在更專業高級的掙錢工具,被封閉在自己設計好的程序裡執行死循環,對於外界生活與思想自由無從獲得。我已經5年沒有漲工資瞭,面臨失業危險。但我不被失業威脅,就會成為價值和貪婪囚徒。此時即使淪為乞丐,也剝奪不瞭我對生活真相的認識,萬物是平等的,不要羨慕別人,羨慕別人就委屈瞭自己,羨慕別人是不瞭解自己。一路走來,我一直選擇自己認為最好的那條,今天的結果就是我昨日的選擇,有什麼好抱怨的。內心的痛苦是成長和適應環境的需要,這個星球上沒有不痛苦的人。我曾經以為內心強大的人,都有一顆勇敢的心,沒有擔心害怕,勇敢的心能驅逐一切困境,事實上他是像是生活中成熟果斷的人,成熟果斷不意味著遠離擔心,離開風險。

  如果不看重錢,就會缺少金錢,看重權利就會接近權力。這兩樣東西實在太特殊,對每個人都有影響,身邊不看重金錢和權利的人我沒發現,但農村卻有掙錢不多人員極好的人。我大伯有兩個兒子,老大在外經商,有錢但與村裡人來往少,老二在村裡開車掙錢不多但人緣極好,那次老大在村裡蓋房,要借很多工具,還要很多人來幫忙,叫瞭一天也就幾個人答應過來幫忙,急的睡不著覺,他母親知道後讓老二幫幫他哥,老二晚上在傢打瞭30分鐘電話,第二天來瞭一群人,所有事情都解決瞭。古代的陶謙與嵇康,避世的老子與陳摶。我們不能說生活與權利和金錢無關,但凡不重視這二者的人都要深受其苦。錢再多也填不滿一個人貪婪,再少也能生活。生命的載體是生活,錢畢竟代替不瞭生活,不是有錢有權就幸福。幸福是生活美好的狀態,不是生活的個別條件。

  回想20年前的理想與夢想,為什麼這些東西在今天兌現後就變質瞭,我沒有感到自己幸福,取代它們的反是無盡的貪戀。我想買個彩票中500萬,想做個財務自由的人,若不反省自己就會這樣重復無節制地持續下去。反問那些財務自己和買彩票中獎的人,他們的生活中就沒有煩惱瞭嗎?我有個悲劇的體會:痛苦是你存在這個世界的唯一證明。人在痛苦中反省,在痛苦中學會堅持。痛苦證明你還活著,痛苦證明你和這世界是對立的,是人適應環境的過程。反觀幸福的人時常忘記瞭自己的存在,不思進取樂不思蜀。相比開國皇帝,沒有經歷過戰亂的皇帝更容易敗。博客裡有一句話:苦難是生命的一部分,愛它如同享受,珍惜它如同生命。沒有痛苦就沒有成長,沒有長久有質量的生命。幸福是為瞭襯托痛苦,完美為彌補缺陷存在,生命的常態是痛苦和缺陷,是成長。盧梭說人生而自由卻無往不在枷鎖之中,枷鎖是無奈與痛苦。

  人生來惰性,不喜歡改變,但這個世界卻無時不在變化。不喜歡改變的人在這個世界裡就像呆在溫水裡的青蛙,遲早會死掉,而那些警覺的人迫使自己不停地跳出來逃跑適應環境變化,隻有警覺而又勤快的人才不會被社會忽略。從童年記事起一路走到現在,我不能說自己我活在幸福中,因為我一直在逃避痛苦,尋找幸福。逃避本身就是痛苦,因為痛苦才有成長,希望和幸福是我活下去的動力。人本能的趨吉避害,當痛苦來臨的時候逃避,在逃避的過程中一直被痛苦追趕,當無路可逃或者不想再逃避的時候就回過頭來正面一擊。你會發現自己一直害怕的東西其實隻是一堆幻相泡沫,轉眼即逝。

  人的一生都在逃避死亡,看破死亡幻相的人坦然向死而生。不管是被死亡追趕著逃亡,還是向死而生,在死亡的一剎那,靈魂和身體都得到瞭永久的解脫。都說人死後變成鬼,我說死後進入極樂成就涅盤,他又沒死過憑什麼不信自己信別人。在人的一生中完美是很短暫的,此時的完美很快會被環境改變破壞,變成不完美,遺憾和痛苦隨之而來,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

  以前我以為這個世上是有天理的,善良和正義必然會得到上天的支持,所以我恪守要做一個正直的人,一個有道德良知的人,但我後來發現所謂的正直善良和道德是被人利用的。日本侵略中國時殺瞭我們3000萬同胞,但上天並沒有讓這個國傢反省,日本天皇裕仁戰後也沒有被審判,據說他帶著老婆環遊世界去瞭。天理和公正體現在那裡?我的天理就是因果關系,正義和善良是個虛無的東西,上天支持正義也同樣包庇邪惡,這個淺顯的道理卻被電視劇和童話故事篡改瞭,欺騙瞭多少小朋友和像我當初那樣的傻青年。

  回想我走過這40年,不同的時期有不同的幸福與苦惱,小時候想長大,長大瞭又想回到童年,在山村的時候想住進城裡,住進城裡現在又想回到山裡,這種想法難道不是倒退嗎。如果生活有答案,那麼答案是山裡還是城市或者農村?因為生活沒有答案,所以無論我住在哪裡、怎樣活都是答案。在熊培雲看來,正因為人們死守著1+1=2這樣的標準答案限制瞭自己的思想自由,為什麼1+1不能等於3或者問個2=?+?呢?是的,標準答案使這個世界有瞭好壞優劣區分,但生活未必隻有一個答案,生活不分好壞優劣,是沒有標準答案的。標準答案給教育帶來的負面影響。我雖然不完全贊同這個觀點,但絕對認可他這個提法。

  生活沒有標準答案,那麼我們所做的事自然也沒有標準答案,事是為人服務的,對具體某個人或者某個團體來說有好與壞的區分,離開瞭具體的評價人,標準都是浮雲。對敵人的殘暴就是對人民的善良,所以中國人痛恨的甲級戰犯是日本國民的神,中國和日本老天應該幫誰?有標準答案嗎。如果有,那也不是中國人一廂情願的喊幾聲抗議,譴責日本違反二戰條例就能阻止日本人這樣做的。天理在實力,在對敵我有客觀的判斷而不是不自欺欺人的譴責瞭事。中國聲稱對南海有控制權,卻被一個小國將在南海捕魚的漁民抓去判刑,我不敢妄加評論政府在這件事上的作為有什麼對錯,但證明光喊口號是解決不瞭問題的。這個世界是靠實力說話的,正義與主權在這裡屁都不如。

  究竟一個人怎樣活著才是幸福的,怎麼做才是對的,似乎身為過來人的長輩愛給晚輩作指導,不過是用自己的經驗來指導別人。經驗大多沒有錯,但錯在教導別人的人不是當事人。一個人忠於自己的內心永遠沒有錯,但心有錯的時候,如果心錯瞭,那做什麼都是錯的。如何保證心不會錯,這是誰也做不到的事情。我有個一標準,那就是接受現實的安排,尊重事實,一切以事實為出發點,在此基礎上做些自己力所能及的事,不帶有主管情緒和感受。有人會說這樣做還是人嗎,沒有感情的機器最符合標準。是的,人有感情,有愛恨情仇,有敵我分別,但生而自由的人無不活在枷鎖之中,太感情的人會困於枷鎖會失去自由。在現實與理想之間學會妥協權衡利弊的動物是人,諸多矛盾的平衡點體現在一個過程生物身上,這個生物包括人。人是復雜而又矛盾的生物,是沒有標準答案的靈性生命。這個靈性生命是個系統,它依賴世界存在,世界是靈更大的身體,也是個系統。這個系統就像幸福的條件一樣,內部物件之間沒有好壞優劣之分,隻有分工不同。

  原以為性格和心裡是穩定的,比如愛好,喜歡某個人等,事實上通過某些經歷後這些東西也會改變,隻是短時間看不出來並且改變的人少而已。20年前我個人非常喜歡PC機,覺得這一生能守著它做做WPS表格,打印些文件就是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工作瞭,但是現在我每天用它做程式,卻沒感受到任何樂趣。以前我不喜歡轎車,但隨著近年來生活的改善,我也開始關註有關車的品牌與型號及價錢等。凡是被生活改變瞭的,多少都包含著悲涼和失意,能幾十年如一日堅守下來的,大多有瞭成就。你改變不瞭生活,必被生活改變。

  山的高,在於它不舍腳下的丘陵和溝谷,溝壑常陪伴著它,深溝成就瞭山的高聳。海的豐富,在於它不棄小流,將自己的地位放的低,即使污水也不嫌棄。所有成功的人都將自己的姿態放的很低,不斷地吸收養分來壯大自己。我想成功的人不會認為自己成功,而是謙虛地保持在路上的姿態不斷加固自己的河提。我雖不是個影響者,但願以井蛙窺天的見識,寫下自己此時對這個世界和自己的認識,清理自己的迷惑,分享給願意讀完此文的讀者。

  • 軍訓感言作文
  • 軍訓感言高中
  • 60歲生日感言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