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阿甘,讓夢想開花

  深圳阿甘,讓夢想開花

  文/王玉龍

  他,曾擁有千萬身傢,是一名不折不扣的“富二代”;他,初二時IQ指數隻有75,被人稱為“傻帽”。當傢人為瞭爭奪傢產而勾心鬥角苦心算計時,他毅然選擇凈身出戶。憑借著自己的一股“傻勁”,他從一名快遞員不斷成長為一名月薪2萬元的電腦工程師,演繹瞭一部震撼人心的勵志大片。

  1982年,他出生於安徽淮北的一個普通傢庭。8個月大時,因感染風寒,高燒引發腦積水壓迫神經,從而導致腦癱。為瞭給兒子治病,他的父親毅然選擇辭職下海。而事業的成功,卻導致瞭婚姻的破裂,他被判給瞭父親。

  兩年後,父親再婚,他在繼母的照料下慢慢長大,雖然生活可以自理,與人交流也沒有問題,但是到瞭初二,他的IQ指數才隻有75,最後不得不退學待在傢裡。

  為瞭能讓兒子有個穩定的工作,2002年父親在下海創業的深圳成立瞭一傢服裝公司,他出任公司的物流部經理,占有公司10%的股份。2007年,他通過網戀認識瞭女友,並成功牽手步入婚姻的殿堂。

  原本,繼母對於胸無城府的他並沒有戒備之心,但是,看他娶瞭一個聰明能幹的老婆,就開始對這份龐大傢業的未來,生發出瞭巨大的擔憂。2008年,繼母把自己與前夫所生的兒子安排到公司出任總經理。對於這種天壤之別的待遇,他的老婆氣憤難平,帶著孩子回瞭娘傢,並提出瞭離婚。

  他去嶽母傢幾次,老婆都把他直接趕出門外。無奈之下的他,將自己的感情經歷爆料給瞭一傢電視臺的情感調解節目,想用這種方式讓老婆回心轉意。讓他意想不到的是,調解不僅沒有挽回老婆的心,反而被繼母利用,繼母以影響公司聲譽為由,強迫他從公司辭職。2011年,早已厭倦瞭公司爾虞我詐的他,一氣之下把自己所有的股權無償轉讓給瞭自己的姑媽。

  褪掉瞭“富二代”的光環,他才發現自己舉步維艱。雖然,他的頭上一直頂著“傻帽”的名號,但是,他對於公司裡的人情世故,其實都心知肚明。他覺得自己是不聰明,但是也沒有傻到無法自立的程度。

  為瞭證明自己,他先是在一傢快遞公司做快遞員,雖然辛苦,但是一個月的薪水對於維持生活已是綽綽有餘。

  當然,這種生活根本不是他的夢想,他又花瞭4000元學費,到一傢電腦維修公司學習電腦維修。起初,老師感覺傻裡傻氣的他不適合學這個頗有技術含量的活兒。但是,他既不聲辯,也不放棄,還主動申請看守店面,通宵達旦地研究電腦的各項構造和運行原理,桌子上總是散落著一堆拆卸下來的電腦零件。有的時候,累瞭就趴在桌子上睡。3個月後,他的技術突飛猛進,連店裡最權威的師傅也對他刮目相看。

  與此同時,他利用晚上的時間,在自己居住的樓下,擺瞭一個維修攤位,用自己的技術幫人維修電腦。由於收費低廉,人又實在,他的生意越來越好。

  已經略有盈餘的他依然不滿足,又報名參加瞭雅思商務英語培訓。

  基本上沒有什麼英語基礎的他,在學習英語的過程中同樣受到瞭來自老師和同學的譏笑。但是,此時的他,早已對這些冷嘲熱諷習以為常。他知道,越是被人嘲笑的夢想,才越有實現的價值。

  每天擠公交車上學時,他都在口裡念念有詞地背英語。無論是走路吃飯時,還是睡覺前,隻要有空閑的時間,他都用在瞭學習英語上。就這樣,他不知道付出瞭超出別人多少倍的努力,終於學完瞭培訓班的所有課程。課程結束時,他已經可以跟外國人自如地交流。

  2012年,他在通過英語四級考試之後,去福田區深圳人才市場求職。貌不驚人的他,憑借著一口流利的英語,最終被一傢保險公司錄用為業務員。

  作為一名業務員,在開展業務的過程中,他憨厚的形象,不僅沒有為他減分,反而讓客戶有一種安全感,樂意與他交流。他也從來不忌諱談自己的過去,還常常略帶自嘲地說:“我並不聰明,但我知道追逐夢想的時候最幸福。”很快,他的憨笑成瞭公司的一張勵志名片,為公司贏得瞭更多的客戶。

  因為業績出色,他成瞭公司的重點培養對象。2013年,他被公司聘任為培訓師,月薪兩萬。2014年的春天,他用自己的積蓄按揭瞭一套140多平米的房子,妻子也終於被他感動,重歸於好。

  他,就是被稱作“深圳阿甘”的勵志典型——王路路。

  也許你不夠聰明,但是,如果你能擯棄心底的得失算計,忘記輸與贏的糾葛,簡單而又執著地向著自己的夢想去努力,同樣可以抵達成功的彼岸。

  • 再卑微的夢想也會開花
  • 等待讓自己開花的季節,終將迎來花香四溢的未來
  • 所有的努力都開花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