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是個微波爐

  上帝是個微波爐

  文/丁丁張

  我常常開會,有時候開到絕望,但我從不怕絕望,因為每到絕望的時候,就會突然有“叮”的一聲出現,像微波爐的脆響,然後,一個想法出現瞭,於是會議在眾人歡呼雀躍中,結束瞭。

  所以我說上帝就是個微波爐,總會在我們轉到一定火候的時候,發出一聲“叮”。

  我很愛這一聲“叮”。如同播種之後期待種子長出幼苗,繼而開花結果,然後破土而出不負期待,讓我感恩地想說句老話:功夫不負有心人。

  我手下有個處女座小朋友,且叫他愛著急吧。他算有點兒小聰明,又比較勤奮,在同代中,立刻顯現瞭出來。我對他關註就多一些,也因為這份關註,他常常顯露比其他人更多的著急。比如,當我離開一個部門升職的時候,他目光灼灼地看著我,甚至主動跟我約談他自己的想法,比如,他想要做更大的事情。

  他的意思我當然明白,他想要升職。

  我自然不是上帝,但也不是沒有能力給他這一聲“叮”,但我沒有給他,以至於他後來對此還生出怨念,覺得我之前對他稱贊有加,又常鼓勵,為什麼到瞭關鍵的時刻卻沒有挺他。這當然是多年之後,我們在酒桌上聊起的這個話題,他也參透瞭當時我不給他這聲“叮”的秘密,那就是——他大過著急。

  我的職業生涯中,遇到過無數的著急者,甚至有剛剛畢業的小朋友,沖進我的辦公室和我談薪資。我默默聽完瞭之後,跟他說還不到時候。他振振有詞地說,為什麼,我覺得我做的東西很不錯瞭,已經和老編導相差無幾。我說,那是你的標準,不是我的。

  此後,他急吼吼地離職瞭,開始瞭著急的顛沛流離的跳槽生涯。如我所預見,一個著急的人,連跳幾次之後會失去動力,他終於在某個春節前打包回到老傢,開瞭一傢咖啡店。不知道他有沒有因為急吼吼地開分店而虧本,算我毒嘴沒說,行瞭吧!職場上。我覺得勇於口頭表達自己的想法是重要的,但善於用事實表達更為重要。比如我前面提到的愛著急先生。被我否定之後痛定思痛,踏踏實實地完成瞭幾個大項目,在匹配瞭相關能力之後,終於被給瞭那聲“叮”,且在新職位上表現優秀,不日還可再被“叮”。他後來感謝我說,幸虧沒有那麼早升職,不然。真的會被急於上位害死,因為,上位之後,未必能做得瞭。

  我非常同意他的看法。我們常常認為自己比別人更瞭解自己,其實這在工作層面上是錯的。(www.lz13.cn)上級看到的是你工作產出的那部分價值,那才是你的核心價值,這和你有多少想法並無關系,而他之所以會給你那聲“叮”,是在具體某個時間,你成熟到恰巧合適的時候。這當然有個人因素,但也相對公平。

  所以,我願意等,並願意告訴那些孩子們要會等,以合適的努力,等在合適的地方,自會等到那“叮”的一聲,它悅耳且清脆,而面對重新開始的路,你竟是遊刃有餘的。

  當然,如果你多年未被“叮”,還是要發個自薦信的,或者重新檢視一下自己的工作,不然自己怎麼那麼努力,卻沒被人看到呢。

  領導都不瞎,上帝也不。

  • 發牌的是上帝,出牌的是自己
  • 25歲女孩,上帝找你談一次人生
  • 如果你不放棄,上帝定會來救你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