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都是狠角色,尤其對自己

  美女都是狠角色,尤其對自己

  文/李筱懿

  我在美容院休息室看新項目介紹,忽然走進來一位足以讓任何人眼前閃亮的女子,線條優美結實,皮膚輪廓緊致,五官精致清晰,禮貌周到地謝過美容顧問,優雅離去。

  我的美容顧問笑著說:“這是我們店接待最久的顧客,20年前剛開店她就定期來做護理。”

  我驚訝得顧不上禮貌:“20年前?她現在多大?”

  “四十多歲吧,有兩個孩子。她的美容秘方是我們店的聖經:為瞭不長頸紋,20年隻枕頸枕,從來不用又高又軟的枕頭;保持眼周沒有細紋、延緩法令紋的要訣是超過15年仰面睡覺,側睡容易長皺紋;每天倒立5分鐘;跑步的習慣堅持瞭快20年;早晚各一張面膜,晚上三層功效不同的精華。”



  每一條都讓我震驚:“她不工作嗎?那麼有時間。”

  “不,她自己經營一傢公司,事業也蠻好的。”然後,美容顧問笑著補充:“我們做這行,瞭解很多所謂漂亮的秘方,但是,極少有人堅持,大多客戶都是最多每個禮拜來做次護理,回傢飲食、運動、個人保養並不註意,完全依靠美容院變美怎麼可能,美麗的代價是努力。”

  這些年,很多事例顛覆瞭我對“美女”的看法,就像很多經歷推翻瞭我對“成功”的認知——那些看上去很美的故事,實際上都是很苦的過程,就好像隨性與放任大多是慢性毀容的良伴。

  我曾經采訪自創品牌咖啡館的女老板,對她說我的夢想也是開咖啡店。

  她輕輕地笑笑,跟我聊每平方米的房租,客單價,員工培訓,店堂佈置與氛圍營造,供應鏈管理和采購,連鎖加盟擴張發展。這些硬梆梆的字沒有一個和浪漫有關系,她更不是我原先想象中捧杯咖啡看本書在冬日的暖陽下窩掉一個下午的爽人。她總是在巡店,從一傢店到另一傢店,從一座城市到另一座城市,忙碌而麻利,很少說多餘的話,很少做無謂的事,她告訴我,這才是咖啡館老板的真實生活,腳踏實地努力出來的安全感。

  因為走得路多,她身上有種見多識廣的漂亮,“美女”在她這兒絕對不是“先生小姐”式的統稱,而是貨真價實的結論。

  我也曾打算開傢淘寶店,坐在傢裡SOHO,想瞭三四年都沒做,可是我的大學同學張琳琳做瞭。

  這個新疆姑娘在網上賣圍巾,從一傢紅心都沒有的小店做起,整夜彎腰拍樣品上貨累得直不起腰,在醫院吊水吊針還推到最快趕時間,在大巴紮進貨一傢一傢敲門,孤註一擲把所有的積蓄壓進貨款,偶爾也會看走眼做季節性產品血本無歸。

  可是,六年之後,我依舊老老實實碼我的字,她卻成瞭我的采訪對象——中國圍巾第一品牌“羚羊早安”創始人、阿裡巴巴“全球十佳網商”、淘寶七大傳奇賣傢、首屆青年創業大賽冠軍,等等。

  忙碌中,這個漂亮姑娘還拿到瞭社會學和管理學雙碩士。

  老天多麼不公平。

  老天又是多麼公平。

  那句話怎麼說的?隻有十分努力,才能看上去毫不費力。

  是的,成功的人從來不會把努力掛在嘴邊上,所以,假象總是很輕松——學霸從來不看書,美女怎麼吃都不胖,明星每晚貼兩片黃瓜皮就能永葆青春,企業傢經常撞大運遇見風投莫名上市,韓寒郭敬明擁有大票腦殘粉,趙薇隨便出手拍個電影票房口碑都能雙豐收,那個叫老羅的胖子靠耍嘴皮子收會員費賣月餅都能成自媒體先鋒。

  呵呵。

  你懂的。

  這個世界上若有若無的才華很多,漫不經心的敷衍很多,被現實照碎的夢想很多,對別人的美麗和成績雲淡風輕說幾句漂亮話的機會很多,可是,踏實的勤奮卻不多。

  那些長得漂亮、幹得漂亮、活得漂亮、想得漂亮的傢夥,都是狠角色。

  他們專註、自信、驕傲,甚至有點偏執,對自己狠得下心下得瞭手,在別人散漫的時候用功,一用若幹年,可怕的是,他們的情商智商還比一般人強。

  聚沙成塔、水滴石穿都是痛苦等待和磨練的過程。(www.lz13.cn)人都有惰性,誰不願意慵懶地靠在松軟的沙發上美好前程自動在眼前鋪開呢?誰不想隨時隨地來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呢?誰不想愛誰是誰隨心所欲地談一場戀愛呢?誰不想天生擁有玻璃心和公主病的雙重資本呢?

  真相很淒清:你對自己下不瞭狠手,就輪到生活對你下狠手,你人生中偷的那些懶,離不開的那些人,荒廢的那些時間,就像多吃的那些苦一樣,某一天會用特別的方式回報你——或許成為臃腫卻並不健康的中年婦女,或者成為被感情抽得遍體鱗傷的蕭紅式怨女,或者成為一點都不快樂沒有安全感的憔悴婦人。

  經歷瞭冬天的荒蕪、春天的播種、夏天的耕耘,然後,秋天的收獲才可能是順理成章的事。

  隻是,美女不會告訴你,她跑瞭多少公裡路,流瞭多少汗,扔瞭多少雙走壞的鞋,多少年沒有趴著睡過覺,才換來瞭一身緊致的肌肉和無暇的面孔。

  1923年,中國姑娘謝婉瑩到美國威爾斯利女子學院留學,穿過著名的塔院,走過樹林和草叢來到主校區,望著眼前波光粼粼的慰冰湖,聽老師說起11年前另一個著名的中國女學生:

  她主修英國文學,兼修哲學,選修法語、音樂、天文學、歷史學、植物學、英文寫作、聖經史和辯論術,還在佛蒙特大學選修過教育學,她成績優異,熱愛體育,幾乎是“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的典范。

  後來,她講瞭一口流利而優雅的美國南方口音英語,1943年2月18日,她在美國國會發表瞭二十分鐘的演說,成為美國歷史上最著名的國會演講之一,她是第二位登上這個講壇的女性,轟動美國朝野。

  她也是個美女,名叫宋美齡,而謝婉瑩,就是著名的冰心,據說同樣是個美女。

  先別忙著尖叫、鼓掌、揮舞熒光棒,想想這些光環背後的功夫。

  就像水木丁說的,美女都是狠角色,尤其對自己。

  • 80後這一代的人,30年後的社會角色或說人生軌跡是怎樣?
  • 人生感悟:學會扮演不同的角色
  • 做自己人生劇本裡的“狠角色”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