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學渣的逆襲

  一個學渣的逆襲

  周一上午一般是我一周最忙碌的時間段,要處理積壓的郵件,Review各組的開發計劃,安排後續工作,查看業務線的支持請求……這時候電話響瞭,接通後發現,是很久不見的一位老友兼發小,權且稱之為M。

  M和我是高中同學,從高中到大學時期我們經常廝混在一起,工作後因為涉足的領域不同,聯系漸漸變少,但是每年總能找時間聚聚,或者打一通電話天南海北的聊。今年還沒聚過,突然接到電話我多少有些吃驚。老M常常遊走在幽暗的森林,工作中好事壞事都要碰到,時間久瞭,戾氣漸盛,有時候需要和我這樣的正義化身聊聊天,獲取一些正能量,才能勉力支撐他繼續過個一年半載,所以我以為他遇到什麼麻煩瞭。

  結果伊說:昨晚夢到你瞭,突然變得傷感,於是打個電話,看看你這個老小子是否還在地球上活蹦亂跳。

  原來如此。

  於是我們在電話裡互相說瞭一些:

  你現在過得咋樣?
  你的公司還沒倒閉吧?
  老婆是不是原配,孩子是不是你的?
  頭發還多不多有沒有?

  之類的問候語,互道鄭重之後掛瞭電話。我陷入瞭深深的思考,並想到瞭這個題目,“一個學渣的逆襲”。

  學渣不是我。

  那一年,我也16,他也16,我以全校第一名的成績進入區重點高中,儼然是個學霸。M的成績就差瞭很多,他在高中時期以打架泡妞和交遊廣泛聞達於諸侯,而我以成績優秀和解題迅猛名震四方。可以說,高中時代,基本上是我看著他打架泡妞,他抄著我的作業長大的。在那個眼鏡與作業本齊飛的年代,雖然有時我對身邊的好白菜都被豬拱瞭這件事耿耿於懷,但總體來說,我們互補有無,相安無事。

  大學畢業以後,我進瞭位於北京順義郊區的一個直流電源的工廠,每月能收入1000元。他回瞭老傢,月薪200。他在節假日有時來北京玩耍,常常羨慕我月薪過千,眼中閃爍著銳利通透的光芒,像狼。

  狼常常意味這獨自流浪,其實人也有流浪情結,隻是有的人去瞭,有的人沒去。記得中學的一個假期,M突然說要去南方旅行,身上帶瞭幾十塊錢就上路瞭,我一度想去,但最終被循規蹈矩的父母阻止,隻好看著丫逃瞭票上瞭開向南方的列車,羨慕不已。回來後M變得黑而精瘦,沉默,兩眼冒綠光,眼神犀利,似乎黑暗中走路都不需要手電筒。最要命的是,沉默期過後,我們不得不在之後的一年內反復聽丫講述他的南方流浪記,一如《RedDog》裡那位不停講述阿佈魯奇太陽的礦工,為此挨揍也在所不惜。另外,M還傳授瞭我們不下十種逃票的方法,無論是公交、火車、汽車,他都能逃之有道並逃之夭夭,以至於我很長時間一想到流浪就是逃票十法。

  這樣的人是不會在傢鄉待太久的,因為他不是植物。

  很快,他離開瞭傢鄉,來到一傢電梯公司,開始從事樓宇的電梯安裝工作。他從基層做起,經常帶著工隊出入於各種新舊樓盤,有時候吃住就在那些還未完工的大樓裡進行,吃盒飯,睡睡袋,環境極為艱苦。由於業績突出,他慢慢開始參與公司一些管理工作,並且逐步展現出瞭自己優秀的銷售天賦和組織協調能力,很快,他成長為某個區域的大區經理。

  後來我聽說伊離職創業瞭,聯系變少,斷斷續續。

  有一天他說要請我吃頓好的,並回顧一下眼鏡和作業本齊飛的歲月。(www.lz13.cn)當他從一輛嶄新的雷克薩斯570上走下來的時候,我知道,一個學渣的逆襲已經完成……

  現在他經營著一傢相對傳統的電梯公司,員工不足百,營收過億,並繼續前行。

  故事講完瞭,如果你身邊也有這樣的學渣,請對他們好一點,因為學渣隨時可以逆襲。如果你是個學渣,不要放棄自己,因為學渣和學霸在出瞭校門之後,是可以轉換的。

  • 作為一個學渣,哥來告訴你如果你智商不夠該怎麼辦
  • 私傢車柳先生的人生逆襲
  • “三無生”如何成功逆襲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