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到年關,你有沒有臉回傢?

  又到年關,你有沒有臉回傢?

  通過現有報道和調查數據來看,農村大學畢業生群體有成為社會“夾心層”的趨勢。據中國社科院2013年底發佈的社會藍皮書分析,農村傢庭普通本科畢業生就業最為困難,失業率達30.5%.農村大學畢業生“夾心層”特征主要表現為,他們在就業上面臨“高不成、低不就”的窘境,在生活中同時面臨在城市立足難和傢庭期望壓力下難以返鄉的兩難。他們在社會階層結構中處於尷尬地位:這一群體有強烈的擺脫社會下層的動力,但又難有向上流動的機會。

  這種“夾心層”的尷尬來自於多方面因素。首先,這是城鄉教育不均衡的結果。大量數據顯示,重點大學農村生源逐漸萎縮,農村大學生主要集中在二本、三本和專科院校,農村大學生的起跑線一開始就比較低。而結果是,農村大學生相對而言更難進入待遇較好、工作穩定的企事業單位,這又進一步加大瞭其向上流動的難度。

  其次,農村大學生因缺乏社會資本更易遭遇跌入社會下層的風險。絕大多數農村大學畢業生來自於普通農傢子弟,他們在城市並不掌握資金、信息、人際關系等社會資源,他們自畢業始就面臨自食其力資助傢庭的現實壓力,還面臨在城市成傢立業的長遠壓力。

  再次,在城鄉二元結構下,教育幾乎成為農村傢庭改變命運的唯一途徑。一些傢庭幾乎傾其所有,供一個孩子上大學,這使得絕大多數農村大學生無論是從親人期待壓力還是制度角度,都不具備返鄉“退路”。無法在城市體面生活而返鄉,是對傢庭的巨大打擊,這導致絕大多數農村大學畢業生寧願在城市做“蟻族”也不願回鄉。

  防止農村大學生成為社會“夾心層”已是一項緊迫的任務,相關部門出臺瞭一些政策措施。解決問題的關鍵在於徹底破除城鄉二元結構,哪一天農村大學生及其父輩不再把在城市體面生活當做夢想,可以在城鄉之間自由流動,“沒臉回傢”的問題才能真正解決。

  盤點過年“九大怕”

  眼看就要過年瞭,在外漂泊的人迫不及待地收拾行囊,準備回傢過年。近日,一則題為“80後過年九大怕”的帖子在網上瘋傳。過年回傢怕什麼,成為春節前的熱點,不知道這“九大怕”,您害怕幾個?

  怕年終獎少

  “辛苦工作一年瞭,單位發點年終獎,能讓員工來年更有工作激情。”市民小馬說,今年她們是否發年終獎現在還不清楚,“都快放假瞭,我看是懸瞭。本來打算拿著年終獎,帶父母去外地旅遊,今年看來不能指望瞭。”

  也有不少網友拿瞭年終獎後,紛紛在網上曬出來,不少奇葩年終獎,確實讓人很意外。網友“喬擰巴”說:“我們公司按生日發年終獎,真後悔沒生在12月31日。”

  怕春運

  每年春運期間,“搶票”成為一場沒有硝煙的戰場。鐵路、公路壓力瞬間陡增。“今年年三十都不放假,隻能買年初一凌晨的票瞭,前幾天加入瞭搶票大戰,結果最後搶到一張站票。”在泰安一傢事業單位上班的小陳傢在淄博,第一年工作就遇見這種事。

  “春運火車上人這麼多,上廁所也要排很長時間隊,但是沒辦法,為瞭回傢過年,隻能擠火車瞭。”傢在沈陽的陳先生,在泰安打工一年,在最後關頭搶到瞭回傢的火車票。

  怕催婚

  泰安小許是“80後”女孩,今年27歲的她,最怕傢人“催婚”,長相俊俏又有穩定工作,就是沒遇到心上人,她說,現在很享受單身的日子,但這可急壞瞭傢人,安排相親、催找對象,隻要她一回傢,各種“催婚”齊上陣,七大姑、八大姨各種介紹,實在招架不住。今年28歲的小高在網上發表狀態調侃自己,“不是正在相親,就是在去相親的路上。”

  怕問工資

  “一個月多少錢啊?”每當被問到這個問題,不少年輕人都會皺起眉頭,不知道該如何回答。近日,記者隨機采訪發現,不少年輕人都為這事頭痛,“我最怕別人問我工資夠不夠花。”剛參加工作的小徐說,現在工作還不穩定,工資也不高,花錢的地方又多,被別人這樣問,感覺挺沒面子。“傢長之間存在攀比心理在所難免,隻是希望別再聽到這種問題瞭。”

  怕送禮

  春節回傢,走親訪友是中國人必須要做的事,送禮更是在所難免。“傢裡親戚多,去每傢轉一圈,花銷肯定不小。”剛工作沒一年的武先生說,剛畢業,手頭存款本來就不多,一提到送禮,他就頭大。“這個風俗我覺得應該改一改瞭,送禮又代表不瞭什麼,感情到瞭就行啊。”

  怕外甥侄子

  “傢裡表哥表姐比較多,他們都有孩子瞭,再說和他們關系都不錯,自己都工作瞭,過年得給他們些壓歲錢意思意思。”東平的薑先生說,工資本來就不算高,給壓歲錢少瞭也不好看,隻能強裝“大款”瞭。

  怕堵車

  今年除夕不放假,年三十晚上回傢人群肯定會暴增,交通壓力可想而知。“市區裡堵車是常見的,最害怕高速路和國道、省道也堵車,大年三十大傢都歸心似箭,堵在路上肯定挺鬧心。”小孟傢住新泰,由於單位嚴格按照規定放假,所以,年三十下午才能回傢,對於堵車,她也感到頭疼。“去新泰的車倒是不少,如果都集中在三十回傢,大車小車都在路上跑,啥時候才能到傢啊!”

  怕同學聚會

  “以前班裡同學混得都不錯,自己這工作有點說不出口。”大學畢業後在一傢商場做導購的小陳說,出於面子問題,她從來沒參加過同學聚會。也有人因為年紀大瞭,至今還單身,很少參加同學聚會,“研究生剛畢業,工作還不穩定,以前同學孩子都會打醬油瞭,有的參加同學聚會還帶著老婆孩子,自己一個人去,總被介紹對象。”

  怕提年齡

  今年29歲的趙女士在一傢私人公司工作,除去租房、吃飯,每個月工資所剩無幾。由於自己年齡也不小瞭,單身的她最怕別人問年齡。“別人問我多大瞭,我就覺得他認為我太老瞭,然後自己也會在心裡默默地想那個越來越大的數字,有的人聽見答案後,得知我還單身,會露出異樣的表情,心理挺不得勁。”

  除瞭這“九大怕”,還有不少市民發表瞭自己的看法,“最害怕和老婆討論去誰傢過年。”市民鄒先生和妻子結婚三年,兩人恩恩愛愛,但是到瞭去誰傢過年這個問題上,兩人互不相讓。鄒先生認為,按照中國的傳統習俗,過年瞭媳婦就應該去婆婆傢,而鄒先生的妻子則認為,自己是獨生女,在婆婆傢過瞭兩次春節瞭,也該輪到回娘傢過年瞭。

  “沒臉回傢”的感覺你有嗎?那看看他們

  1、李嘉誠早年被迫輟學走上社會謀生。李嘉誠找到的第一份工作是在舅父莊靜庵的中南鐘表公司當泡茶掃地的小學徒。

  2、王石1951年出生於廣西柳州。在新疆做瞭5年汽車兵,轉業後在蘭州做瞭1年工人。

  3、1963年,初中畢業後,為瞭減輕傢庭負擔,宗慶後去瞭舟山一個農場,幾年後輾轉於紹興的一個茶場。(www.lz13.cn)在海灘上挖鹽,曬鹽,挑鹽,後來又到紹興茶場種茶,割稻,燒窯,宗慶後一待就是足足15年。後在杭州上城區郵電路小學工農校辦紙箱廠當工人。每天,他面對著一疊疊的紙板,唯一的工作就是不停地做紙箱。

  4、1988年,馬雲從杭州師范學院外語系英語專業畢業後去瞭杭州電子工學院,成為一名教師。

  • 過年記得回傢
  • 沿著親情的路回傢過年
  • 80後的我:十一想回傢卻無顏見爹娘
`;Q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