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沒寫過幾封辭職信

  誰沒寫過幾封辭職信

  文/石兵

  剛參加工作的時候,我心中有滿腔熱情無處釋放,總是不停地與同事交談,想盡快學到業務知識,也讓對方加深對我的瞭解,結果卻事與願違,大多數人對我隻是敷衍瞭事,更有甚者直接不耐煩地擺手離開,如此這般幾個月後,公司同事都在背後議論我像個傻瓜一樣,喋喋不休令人生厭。

  受到打擊的我從此一蹶不振,在公司裡緊咬牙關不發一言,有人偶爾問我幾句話,我便以其人之道還其人之身,敷衍幾句便再次沉默,時間久瞭,我又得到一個啞巴的綽號。

  這次我是徹底迷茫瞭,開口是傻瓜,不開口是啞巴,怎麼做都讓人瞧不起,在公司總感覺背後被人指指點點,終於有一天,我再也忍受不瞭,準備下班回傢後寫一封辭職信,第二天送到經理辦公室。

  回傢後,父親註意到瞭我的異樣,在我寫辭職信的時候,他悄悄來到我身邊,看到我慌張地藏起辭職信,父親笑瞭,叫我來到客廳,對我說:“第一份工作做瞭半年,能堅持下來就很不錯瞭,你知道我第一份工作幹瞭多久嗎?”

  我有些驚奇,難道父親還換過工作?便問:“多久?”

  父親說:“到現在37年瞭吧,還有幾年就要退休瞭。”

  我頓時垂頭喪氣,對父親說:“我知道您剛才看到我寫辭職信瞭,也知道您想勸我現在找個工作不容易,可您根本不瞭解我在公司遇到的情況。”

  父親沒有說話,然後打開傢中的文件櫃,從裡面拿出瞭一個厚厚的公文包,他抽出包中的一沓紙,對我說:“這是我這些年寫的辭職信,一共有一百多封瞭。”

  我拿過信看瞭幾封,奇怪地對父親說:“您遇到瞭這麼多問題,有人打您小報告,還有人故意在工作中不配合,或者有人打匿名電話恐嚇傢人,您居然還一直沒放棄這份工作?”

  父親笑瞭笑,說:“你錯瞭,事實上,我有無數次想要放棄,在辭職信上我把所有的委屈與不滿都表達得淋漓盡致,那時我恨不得立刻離開,但在寫完信後,我再看上幾遍,心裡就突然平靜下來瞭,我覺得,工作本身其實並沒有錯,庸才遭人譏笑,人才遭人嫉妒,別人的嘴和心你是管不瞭的,但你自己的嘴和心必須要管得瞭,這才是真正的問題所在。”

  聽瞭父親的話,我陷入瞭沉思,仔細翻看父親的辭職信後,我發現這些信大部分是二十多年前寫的,最近的一封信也是十五年前寫的瞭,如今,工作三十多年的父親在單位早已是骨幹,並且老成持重受人尊重。看著父親的辭職信,我想起瞭自己的遭遇,不禁面紅耳赤,原來,造成這種窘境的源頭還是自己那顆被放大的虛榮心。

  那一天,我和父親在客廳坐瞭許久,最後,我把自己藏起來的辭職信取瞭出來,工工整整地把它也放進瞭父親裝辭職信的公文包裡,鎖進瞭文件櫃。

  如今,我在這傢單位已經工作10年瞭,早已成為瞭業務精英,也曾寫過不少辭職信,卻沒有一次真正離職,恰恰相反的是,我幾乎是每寫一封辭職信之後不久都會升職或是加薪,因為每當此時,我都會想起父親那摞厚厚的辭職信,然後靜下心來找到瞭面對困難與提升自己的方法。

  • 新浪娛樂前總監的辭職信:再見,新浪
  • 在別人惋惜聲中辭職的人會取得成功
  • 那個上瞭三天班就辭職的年輕人,我想和你談談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