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給新年的自己

  寫給新年的自己

  文/LOUIS

  2014年匆匆而逝,我們這就迎來瞭嶄新的2015年。回首2014,有快樂,有傷悲;有幸運,有遺憾。遙想彼時的自己,未必能勾勒出現今的畫面,而這正是生活的魅力與精彩之處吧。時光既已經過,自然不能得過且過,如不能品評點味道,汲取點教益出來,又與囫圇吞棗何異?畢竟,人生在世,還是不要過得太潦草才好。總之,過去的2014讓我深深覺得:往事不可為,眼下無需悔,來者仍可追。

  仔細想來,一段人生無非分作三部曲:過去、現在、將來。現在的你之所以成為現在的你,是因為現在的你充斥瞭過去的故事,你斬不斷自己的過往,更無法忽視過往的一切對現在乃至將來造成的影響。這自然是在強調過去的意義,沒錯,生活是要靠一些回憶來點綴的,人生也是需要靠過去的一些經歷來沉淀的,否則,一個人究竟定性如何,豈不是完全無從判斷?可是,過去的經歷決定瞭現在的你,而現在的你卻絕不可能再回到過去,改變自己曾經留下的印跡,“往事不可為”,是之謂也。

  當然,處在現在的維度回望過去,就好比以上帝的視角來看待一個似曾相識的自己。也許隔著這層維度的玻璃看到那個萌呆的自己,你會情不自禁地為他捏把汗,甚至不由自主地想要上前踹醒他,可這都無濟於事,現在的你隻能暗自抱恨乃至叫屈。因此,對於現在而言,過去的一切除瞭可以充當讓你成長的養料外,更可作為改過自新的鏡子。以過去為鏡,一日三省,則“知明而行無過矣”。鏡子可正人衣冠,卻不該讓人沉溺自憐、無可自拔。就像以過去為鏡,知錯能改,善莫大焉,既已知“往事不可為”,又何必整天對著過去的鏡子自怨自艾、黯然神傷呢?正所謂“眼下無需悔”。

  從現在的維度回望過去就好像是打開瞭上帝的視角,這種說法雖然誇張,卻也非無本之木,無水之源,所謂“事後諸葛亮”,不就是說的這種馬後炮似的自以為是嗎?對於過去,我們總有很多話要說,也總有補救的點子可以層出不窮。但是對於將來呢?說起將來的事情,我們還有那麼多的底氣和自信嗎?同樣站在年關,遙想去年的這個時候,我曾經許下瞭何種願望呢?而如今同樣站在年關,我又得到瞭怎樣的結果呢?是的,沒有人可以一如既往地心想事成,很多事情完全不是你能夠預料,也完全不是你能操控的。認清未來這一辛辣的本質,不是讓人認慫,而是要警醒你該清楚自己到底想要什麼,叮囑你認清自己後仍要從心所願。同樣是“從”和“心”兩個字,橫著寫和豎著寫卻是完全不同的意義,其中的差別在哪裡呢?沒錯,差別就在於我們看待事物的視角。同樣是面對殘酷的未來,有的人看到的是恐懼,是陰霾;有的人看到的是希望,是陽光。選擇的視角天差地別,得到的視野自然也就判若雲泥。而我想要告訴自己的,就是仍要“從心”而行。因為我依然堅信,隻要從過去的經歷中不斷反省和認清自己,在現在的時光裡不斷打磨和歷練自己,那麼,關於未來一切的美好想象,其實都並非遙不可及。所謂“來者仍可追”,大概就是這種情形吧。

  可以指引人到達遠方的,既非現世的隨波逐流,也非來世的蓬萊仙境,其實,真正可以讓人不致惶惑迷失的,就隻有那顆返璞歸真的本心而已。站在辭舊迎新的年關,我追思過去,感慨良久,最終還是不免要對新的一年做一番憧(Y)憬(Y)。新的一年,我希望自己能成為一個有用、有趣的人。有用者,是希望自己能夠真正學得一技之長,小則安身立命,大則澤被蒼生;有趣者,是希望自己能一如既往保持一顆童心和好奇心,哪怕生活枯燥乏味,也能學會苦中作樂。最後,擷一首豐子愷先生的小詩送給自己(真是太有愛瞭,麼麼噠!)。

  《豁然開朗》

  文/豐子愷

  你若愛,
  生活哪裡都可愛;
  你若恨,
  生活哪裡都可恨;
  你若感恩,
  處處可感恩;
  你若成長,
  事事可成長。

  不是世界選擇瞭你,
  是你選擇瞭這個世界。

  既然無處可躲,
  不如傻樂;
  既然無處可逃,
  不如喜悅;
  既然沒有凈土,
  不如靜心;
  既然沒有如願,
  不如釋然。

  • 寫給仍然迷茫的小夥伴們
  • 餘光中:寫給未來的你(父母一定要講給孩子的話)
  • 龍年寫給自己的話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