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什麼決定瞭你的人生格局

  是什麼決定瞭你的人生格局

  文/蓑依

  我有一個大學同學,剛認識她時,隻是覺得她性格真好,會照顧人、不發脾氣。深入交往之後,她告訴我:“其實,我性格好,主要因為我自卑,生怕得罪什麼人,所以隻能對所有人都好。”我問:“為什麼自卑呢?你學習這麼好?”她有些不好意思地說:“我傢很窮,上大學的錢都是借的。吃不好、穿不好,尤其到瞭大學,看到那麼多光鮮亮麗的人,覺得自己卑微極瞭。”

  也是,學校裡幾乎每個人都有筆記本電腦、智能手機,而她,電腦、手機沒有,聯系外界的唯一途徑就是道聽途說。她全身心地投入學習,每年都能得到國傢獎學金。第一次聽到她拿獎學金的消息,我比她還要高興,我暗自思忖,她可以買一臺普通的電腦,或者買一個智能手機,但結果是一年過去瞭,她什麼都沒買。

  有一天,我問她:“你的獎學金是怎麼花的啊?”她一副驚訝的樣子說:“怎麼花?還賬。除瞭學費以外,還有我爸媽過去借的錢都得還上。”等到第二年,發瞭獎學金,她的生活依舊沒有什麼起色。我又問她錢怎麼花瞭,她有些驕傲地說:“我哥哥結婚,買房子缺錢,我把一萬多塊錢給他瞭。”到第三年再發獎學金時,我沒有再問她。

  大四,她決定考研。考研需要買報考學校的真題,因為那個學校保密比較好,網上的試題不多且不全,通過一些輔導機構是可以買到的,隻不過價格貴很多。她愁眉苦臉地對見到的每個人說:“怎麼辦,真題都找不到。”別人勸她說:“花二三百塊錢買一套得瞭,多省事兒。”每次她都說:“太貴瞭。”於是,她花瞭一個多月的時間,每天去學校的電子閱覽室,七零八落地找全瞭資料。她覺得這是一件很有成就感的事情,用一個月的時間省掉瞭二三百塊錢!

  考研結束,她的成績在邊緣上,隻能等復試通知下來。在這種時候,你得一刻不停地盯著電腦,看有沒有最新的消息出現。可她沒有電腦,隻能有空時就去學校的機房看看。那一天,學校出瞭校內調劑的信息,但是下午兩點出的,讓四點之前就得把信息發過去——必須在兩個小時之內完成。我在考研網站上看到瞭這個消息,當時已經三點半瞭,我給她打電話,她說她在自習室,沒有看到。我給她招生辦的電話,讓她直接先報上名,沒想到,名額已滿。她哭得昏天黑地,埋怨學校給的時間太短,卻沒有想過:在那個關鍵的節點,及時得到信息要比多學幾個知識點重要得多。

  幸運的是,因為分數高,她有好幾個很好的學校可以調劑。她選擇瞭北京的一個,然而面試時被刷瞭下來。我說,你再嘗試幾個吧,那麼多好學校可以去呢。她的第一反應是:“去北京這一趟,花瞭五六百塊錢,還失敗瞭,白花瞭。再去別的學校,花瞭錢,再考不上,怎麼辦?”這是什麼邏輯?在未來和金錢面前,她最先考慮的是金錢,此時的她,似乎忘記瞭一年的挑燈夜戰以及白白浪費的高分。

  畢業之前,她一直在準備考她老傢的教師。聊天時,我說:“當老師挺好的,可以解決傢裡的負擔瞭。”一向穩重的她,突然說:“我可以一邊上班,一邊考研嗎?”我很驚訝,“你既然那麼想讀研,為什麼當時不選個學校?或者,你就留在學校半年,全身心地備考就得瞭。工作瞭,哪還有時間復習啊?”她依舊用錢來回答我,“在學校還要花錢,當上老師後就會有工資,可以養活著自己再考啊。”想想也是,如果沒有錢,畢業之後真是挺不好意思再花傢裡的。

  我們老傢評價這種人就是“窮怕瞭”。因為窮過,所以做什麼事情都是先考慮錢的問題。殊不知,越是先考慮錢,越是喪失瞭賺更多錢的機會。

  我身邊還有一個比她貧困很多的好朋友,拿的獎學金也不如她多,但是他把這些錢全用來投資自己瞭。那一年,他決定考北京電影學院,他把所有的錢都拿出來,去北影上瞭很貴的輔導班,坐火車來往於學校和北京十幾次,然後一次考中。現在,他寫一篇影評的稿費至少一千元,一年以後,基本上就可以有剩餘的錢補給傢裡瞭。這個窮得很徹底的好朋友,硬是憑借一己之力,完成瞭自己的華麗轉身。

  貧窮的人總愛談論這個世界的不公平,可歸根結底,那都是自己一次次選擇的結果。如何在有限的物質基礎上,做出最大的成績,才是我們真正要思考的,而不是隻想著如何去豐富物質財富。一個再富有的人,如果沒有闊大的格局,也會有衰敗的一天。格局的大小,在很大程度上就決定瞭我們的人生會有怎樣的走向。

  貧窮會很輕易地讓一個人的眼光變得傾斜,但貧窮也很容易塑造一個人。關鍵是不要沉浸在貧困之中,用貧困的思維來思考一切。任何時候,都要記得:擺脫貧困的唯一方法就是學習,從各種事情、不同的人身上學習,給養自己比什麼都重要。

  • 做人,格局要大
  • 潘石屹:放大人生格局,成功自會降臨
  • 思路決定出路,格局決定結局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