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真正的資本是“信用”

  未來真正的資本是“信用”

  文/薑廣策

  (一)

  為什麼要說謊?

  因為他有本能,他要趨利避害。

  隻有當不誠信成為不合算的事,誠信才會成為人們的自覺。

  (二)

  為什麼要說謊?

  因為他有本能,他要趨利避害。

  一個小孩子,如果他說要買文具,卻把父母給的錢拿去買零食瞭,那是因為零食的誘惑力太大,而他不撒謊又沒有其他的辦法得到錢。

  同樣,如果他打爛瞭一個花瓶卻說是小貓打爛的,最大的原因就是害怕,父母極有可能暴跳如雷一頓痛打,這件事的後果,在他看來是不能承受的。

  我們往往把誠實看成是品德問題,其實,誠實同時還是個能力問題。有能力得到,就不必撒謊;有能力承受,他就可以坦白直言。

  窮人傢的孩子如果把買文具的錢買瞭零食,很可能就是一件非常嚴重的事,如果他不千方百計找個借口,就會受到嚴厲的懲罰。

  富人的孩子卻不必如此,因為這隻是小事一樁,買瞭也就買瞭,要錢是容易的,反而說謊有著更大的風險,他不必去煞費苦心。

  越是貧窮的地方,越是有道德的危機。生存環境越是嚴酷,人就越是需要自保。同樣,越是初級的經濟環境,越是沒有平等交易的市場,越是充滿著謊言和欺詐。

  說到底,人的本能是趨利避害,資本的特性是賺取利潤,成本和回報之間,永遠都在核算。

  講不講信用,很多時候是由經濟規律決定的。當不誠信的人大把大把賺錢,卻沒有不可承擔的後果降臨,那麼不誠信就會成為市場普遍的選擇。

  在資本主義早期,為什麼充滿著那樣多的血腥?暴力掠奪、海盜行徑、綁架奴隸、征服殖民地……資本的每一個毛孔都滴著血,那是因為在那樣的時代,暴力是最有利可圖的。

  在亞當·斯密時期,情形同樣如此,工業革命剛剛開始,經營者的利益與公眾利益往往不一致,要想獲取利益就必須欺騙公眾。

  所以那時的經營者雖然很少聚到一起,但聚會時的談話內容,不是陰謀對付公眾就是籌劃抬高價格,那時商人的形象,也很讓民眾鄙視。

  現在的西方世界,商人們都溫文爾雅瞭,越大的企業越是註重信用,不是人的道德水平大幅提高瞭,而是經濟體制成熟瞭,各種市場關系越來越復雜,嚴格的規則就成瞭整個社會賴以存在的基礎,違反規則就必定受到懲罰。隻有當不誠信成為不合算的事,誠信才會成為人們的自覺。

  (三)

  大街上,如果有人免費給你發放食品,你可能不敢吃,而寧肯自己花錢到商店裡買,因為商店讓你放心。

  在北京吃烤鴨,一般的店是38元一隻,有的地方28元甚至18元就可以吃到,但全聚德的烤鴨是168元一隻,蔥、醬、餅還要另算錢,食客照樣盈門。就因為他是全聚德!

  百年老店,那陣勢就不一樣。進門一排烤爐,透過大玻璃窗展示在客人面前,大塊的果木在爐膛裡熊熊燃燒,儀表堂堂的大師傅專註地翻動著肥鴨。旁邊有專供客人留影的地方,背景是你受用的那隻鴨子的編號,也就是該店百年以來至今烤出的第幾隻鴨子—你的號碼已經是1億還多。

  如此的全聚德,他有必要去偷工減料欺騙顧客嗎?他所要做的事情其實隻有一件,就是保證他的品質永遠是最好的。

  當信用已經成為一種無形資產,誠信就不再是誰強加給你的,而是一種自覺和需要,因為欺詐已經不合算瞭。

  很多時候,富人不需要說謊來達到目的,相反說謊的風險往往大於收益,所以他選擇用正常的手段來實現目標,一旦遇到挫折,他也有能力承擔後果。

  銀行不願意貸款給窮人,並不是出於道德的懷疑,而是因為窮人還貸的能力讓他擔心。

  在市場行為中,道德是非常無力的東西,所謂商業道德,其實是一種經濟規律,有利的事情,大傢就遵守,一切的道德都是建立在利益的基礎上的。

  越有實力的企業,越能得到人們信任,也就越容易發展起來。

  信用是一種資格,沒有實力是無法有信用保證的,在一個成熟的商業社會,信用就是財富的象征。

  一個孩子說謊,內心常常是恐懼無助的,說謊恰恰證明瞭他的弱小。隻有當你不必說謊瞭,你才真正長大瞭,可以掌握局面瞭,你才是自由的,強大的。一個人可以理直氣壯地說:“我做的,我負責!”這就是力量的表現。

  • 得天下者都有一張人生信用卡
  • 守信用的名言
  • 守信用的句子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