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吧,去向老板認個錯

  去吧,去向老板認個錯

  文/秦德龍

  去吧,去向老板認個錯。

  是的,我知道你沒有錯。正因為你沒有錯,所以,你才需要向老板認個錯。

  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大丈夫能屈能伸,大人物能進能退。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好漢不吃眼前虧,吃飯才是硬道理……這些道理你不懂嗎?既然你都懂,為啥要一條道跑到黑?

  去吧,去向老板認個錯。

  你別笑。你以為你穿件西裝,打條領帶,城裡就站起來個莊稼漢瞭?非也!你不就是個打工的嘛,本質上,和賣苦力的民工一樣!一個打工的,有什麼資格和老板叫板呢?!城裡人,或者說,體制內的人,按月份領工資,拿獎金,還有勞保,有數不清的福利,你有什麼呢?你一無所有!一天沒有老板,你就一天沒有飯吃。道理就這麼簡單。

  去吧,去向老板認個錯。

  你總是對老板看不慣,你有什麼看不慣的?!老板是個公眾人物,從事著所謂的公益性事業,媒體早就把老板炒紫瞭,你想扳倒就扳得倒嗎?你說老板變態,老板還說你變態呢。你不覺得自己是個弱小的螞蟻嗎?你連個弱勢群體都夠不上,充其量,也不過就是個弱勢個體!

  去吧,去向老板認個錯。

  你不去?你說老板是頭驢?即使老板是頭驢,你就不能騎上毛驢,看著唱本走著瞧嗎?你看人傢阿凡提,還倒騎毛驢呢!你騎不上驢,可以牽驢嘛,能牽上驢子,不也是一種能力嘛。騎不上驢,又牽不上驢,那你就隻有聽驢叫瞭。其實,聽驢子叫喚兩聲,也沒啥,聽久瞭,可以提高心理素質呢。能聽得進驢叫,也是一種境界。權當聽驢子叫喚瞭,又能怎麼樣?不就是一頭驢嘛,它能囂張到哪裡去?瞧,你笑瞭,一說老板是驢子,你就笑瞭。

  去吧,去向老板認個錯。

  你得改變自己瞭,別一天到晚昂著頭。像個小公雞,不知天高地厚。你看,這是什麼?一張白紙。現在,我將這張白紙放在兩摞書上,喏,一座橋架好瞭。我在橋上放一枚硬幣,哇,橋塌瞭。為什麼會塌呢?這張白紙太單純瞭,太單薄瞭。你看,我改變一下它的形狀,它就能將硬幣承擔起來瞭。你看,就這樣,將白紙折疊幾下,怎麼樣?白紙的形狀改變瞭,可以承擔一枚硬幣、兩枚硬幣、三枚硬幣……是的,很簡單的道理。我們為什麼不改變自己的形狀呢?

  去吧,去向老板認個錯。

  老板需要你認個錯。你去認個錯,你的錯誤就不存在瞭。你不認錯,這本身就是個錯!你沒聽說過“服從老板的六太原則”嗎?聽我一條一條說給你:

  老板絕對不會錯;

  如果老板有錯,一定是我看錯瞭;

  如果我沒有看錯,一定是因為我的錯,才害老板犯瞭錯;

  如果真是老板的錯,隻要他不認錯,那就是我的錯;

  如果老板不認錯,我還堅持他有錯,那更是我的錯;

  相信“老板沒有錯”,這句話絕對沒有錯。

  怎麼樣?這六條原則一針見血吧?

  去吧,去向老板認個錯。

  你問這六條原則是哪來的?我可以告訴你,是一個大學教授編出來的。教授到處宣講這六條原則,掙足瞭銀子。當然,剛開始,人們聽他這麼說,都罵他無恥,可罵著罵著,就給他鼓掌瞭,就說受教育瞭。

  去吧,去向老板認個錯。

  就算是去作秀,老板需要作秀。老板都這樣,既要給別人作秀,也要別人給他作秀!

  • 為什麼你當得瞭白領,當不瞭老板
  • 不把自己當老板,你永遠都混不好
  • 用老板的標準要求自己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