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平凡的夢想做實

  將平凡的夢想做實

  文/柴嵐綺

  在單位,和她是相鄰的辦公室,但我們都有隨手關門的習慣,關起門來,是獨立的小圈子,沒什麼交集。同事之交淡如水,對於我這樣慢熱和被動的性格,還是很適合的。

  有時碰上活兒沒幹完,下班比平時遲,經過隔壁,會看到她還對著電腦——她的座位面向門。好像每次她們辦公室留守的都是她。

  快遞送包裹來,她的總是很大,聽說都是戶外裝備之類。碩大的包裹和她寡言的神情以及瘦小的身材,似乎總也對應不起來。

  後來,我們這些平凡得毫無沖頂經歷甚至連野外徒步都未曾嘗試過的朝九晚五族,也大多會買一件鮮艷的大牌沖鋒衣。閉塞的格子間裡,“沖鋒衣們”端著速溶咖啡,自我感覺良好。當然,風餐露宿,挑戰極限,對天地自然以及自由的向往,不是身披一件沖鋒衣就能體驗到的。

  忽然聽說她請假瞭,年休假加上平時各種加班攢的調休,那麼長的假,說請就請瞭。對我們來說,總有些不可思議——我們總喜歡把假期切分成幾段,零敲碎打地用在所謂生活的刀刃上;另外目睹領導四處奔忙,也就沒瞭開口請長假的膽量。

  一天午後,翻一份時尚報紙,裡面連續幾個版面,都是關於如何玩轉戶外的。所配照片,無一例外都是白皚皚雪山前,蹲著穿紅穿藍的登頂者。其中一篇訪談描寫的女主角,爬過梅裡雪山四姑娘雪山,挑戰過5000多米的海拔,還徒步過稻城亞丁……文章裡歷數的,都是版圖上那一個個令人心馳神往的地名。

  我本是當故事看的,但文字間交代的某些情節又似曾相識,忽然發現,女主角的名字,分明就是隔壁辦公室的女同事,仔細辨認配圖,全副裝備背後的那個人,正是她。

  我至今記得確認後那種汗毛直豎的震驚——因為,我從未把那些有關征服的萬丈雄心和艱辛歷程,對號入座到我身邊的人。我總是有偏見——最美的地方從來都是異鄉,而有趣和偉大的人,無疑離我很遠。不承想,隔壁的她,儼然是很有料可挖的玩戶外“資深前輩”。

  在同一個地方上著班,置身於相似的環境中,似乎也有著類似的大大小小的生活願望,最大的區別在於,當我們坐在辦公室,端著咖啡杯,假想著等有錢有閑一定要仰天大笑出門去時,她卻已悄無聲息地走在瞭路上。

  這個世界的每個角落,大約都充斥著各式各樣的夢想,或許因為時代轟隆隆提速,出於對現實時間成本的種種考量,夢想顯得廉價,容易改變,容易沉沒。從前,我對偉大這個詞的理解,也是高高在上的,但是現在,我覺得那些能夠堅持夢想的人,便足以配上偉大這個詞。

  所以,當我和那個沉默的女同事,依然在洗手間門口,像往常那樣點頭擦肩而過時,她並不知道,其實內心小有觸動的我,隱隱覺得適才接近過一團亞光質地的理想。

  • 你願不願意獎勵平凡
  • 平凡普通沒有特點,就做個愉快的大多數
  • 想走出平凡,請先走入孤獨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