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夢想”這個詞

  關於“夢想”這個詞

  【一】

  30歲前要出一本自己的書,這是我20歲的夢想,我要讓40歲人生沒有困惑。

  現在我正在零下一度的夜裡趕稿,搓一會兒手敲一會兒鍵盤,電腦是我18歲那年用獎學金買的。計劃外的出書正攪亂我24歲的日程,我已經快有心無力瞭,22歲那年,我成瞭一名高中數學老師。

  我無數次設想過我穿著風衣,圍著圍巾坐在咖啡廳寫稿子的樣子,我應該會選擇一個靠窗的位置,任憑溫暖的陽光曬在我的臉上,我45°仰望天空,看著窗外的人行色匆匆疲於奔命,我造句感嘆他們的生活,然後慵懶地伸個腰。

  回到現實,疲於奔命的是我,每天早上7點起床,在教室、寢室和食堂之間三點一線。晚上11點學生才下晚自習,在這近16個小時的時間裡,我總要像幽靈一樣不時的出現在教室外面。學校搬至郊區,教師宿舍樓尚未建成,學校騰出一些教室給老師住,12人一間,常常有人玩牌到深夜,我每晚3點睡覺,在此起彼伏的鼾聲中苦苦掙紮。每周隻回市區2次,搭順風車得瞅準時機,看別人的臉色,回到出租房,除瞭睡覺,都在趕稿。

  我的生活已過得一團糟,我就隻剩下寫寫東西這個小愛好。

  【二】

  房東太太總是叨叨,“你的燈一宿一宿地開著,太浪費電瞭。”“雖然你不常住,但如果續租,得再加點價。”

  父母大人聯合奪命催,“再忙也得趕緊找個對象,畢竟你工作都三年瞭。”“聽說有個在師范上班的老師40多歲瞭都娶不到媳婦,電腦被偷瞭隻是坐著哭。”

  一起玩耍的小夥伴,一起參加工作的同事,原本已經完全陌生掉的故人,不停地曬娃曬婚紗照,怕你看不到又親自發短信打電話告訴你他(她)結婚生子瞭,多少讓人有點慌亂。

  “芳姐”也要結婚瞭,我和他高中同校,大學同班,工作後同單位。曾經他是樂隊的主唱,我給他改編的歌曲填詞,彼此互為映襯。曾經的良朋知己一一散落在天涯,隻有他留下。他說到瞭這屆學生高三的時候他要創作一首歌曲送給他們,還是我填詞。他竟然“羌中道而改路”,王八蛋。

  但是,就算我一無所有,我還有夢想啊。隻是,我已經羞於啟齒瞭。就怕別人說,你不是一無所有,你還有病。

  我想,無論怎麼隨機抽取,每十個人中,十個都是自卑者,其中八九偏自戀,隻得一二傾向自愛。欲壑難填,當人們無法滿足現狀,或心願達成不瞭,自卑情結就容易發作。我也時常懷疑自我,害怕一直絮絮叨叨下去,就算“說盡心中無限事”,也僅僅是“似訴平生不得志”。

  【三】

  前些天上課,我穿瞭件棕紅色的衣服,學生起哄,我說:“我明明是靠實力吃飯的人,居然淪落到靠一件衣服才能招攬你們的喝彩。”他們大笑。

  我接著說:“虧得我還沒禿頂,也還沒長出啤酒肚,否則還駕馭不住這件衣服。我曾以為我喝杯咖啡都得翹著蘭花指,說話略帶點嬌嗔,現在活脫脫被你們逼成瞭大嗓門,你們一有小動作我就朝你狂奔,你們這群磨人的小怪獸。”

  我滿嘴胡言亂語,他們笑得前仰後合,又怎麼解得瞭其中的滋味。

  在這個光怪陸離的世界裡,沒有誰可以將日子過得行雲流水。但我始終相信,走過平湖煙雨,歲月山河,那些歷盡劫數、嘗遍百味的人,會更加生動而幹凈。時間永遠是旁觀者,所有的過程和結果,都需要我們自己承擔。

  林夕說,“仿佛什麼都是有期限,愛情或者友情,以及更多更多。過程,挫折,時間,現實,無論是什麼讓它過期瞭。你聽過壓抑的哭聲,瞭解情感的過渡,知道心境的變化,你那麼遺憾而又無可奈何。”

  【四】

  那麼,夢想也會過期嗎?

  我以前反復折騰終究寫不好文,出不瞭書,於是騙自己說不專業,也就根不正苗不紅。也許等到真的有瞭機會,卻沒精力去創作,沒法再像讀大學那幾年肆無忌憚地熬夜。老和尚說終歸要見山是山,但是真的經歷見山不是山瞭嗎?為什麼不趁著年輕拔腿就走,不趁著瞭無牽掛去好好看看這個世界?依舊還是憋得住尿卻憋不住話,不入世就自以為出世,別人的平平淡淡是苦出來的,自己的平平淡淡是懶惰,是害怕,是貪圖安逸,是不思進取。

  從第一次登上講臺的羞澀到現在每一堂課的從容應對,從一定要爭第一的偏執到現在不再那麼糾結於結果。短短3年,我走得比任何人都快,似乎已把30年要經歷的人生都預覽瞭一遍:上過沒人願意接手的差班,帶出不算糟糕的普通班;學校覺得這小夥還不錯,冒險讓他帶一個快班試試,於是最末的快班番號始終保持著快班的第一。

  後來“火箭班”的老師外出,讓我去頂一個月,這種班級的老師,教齡比我的年齡長。旁人都說,“有些人就算奮鬥20年也始終無緣踏進這種班級的教室。”我不以為然,因為我真的不想去鉆研數學題,不想那麼快禿頂,不想接受這麼殘忍的事實,就算奮鬥20年,我的人生高度最多也就這樣。

  四川大學講師周鼎“酒後吐真言”——“相信講好一門課比寫好一篇論文重要的人,今夜死去瞭。”周鼎一直認為教師最重要的工作是上好課,但如今教學似乎成瞭副業,這讓他非常失望。他的言辭所擊中的,幾乎是時下所有行業之弊,教師如此,醫生如此,各行各業匠人,莫不如此。以醫生為例,一個以外語和科研為評價主幹的行業,怎麼有人心甘情願在門診給人們看一輩子感冒?

  【五】

  如果這三年算是一段旅程,那麼讓我回到起點。

  大四那年,我和室友籌備考研,報名費和生活費不敢向傢裡要,也不敢向傢人表明不想急著工作的態度。暑假不回傢,父母以為我打暑期工,其實我早已捉襟見肘,不愛學習卻很功利地去拿到獎學金,但也沒能支撐多久。後來和室友偷偷在寢室開夥做飯,三月不吃水果,不知肉味。起初的幾天相互欺騙說榨菜很下飯,結果不到一周就吃不下去瞭。之後改善夥食,每天吃青椒土豆絲或是西紅柿炒蛋,偶爾添點老幹媽。有時候怕菜不夠下飯,就故意弄咸一點,吃不下去又隻得拿一杯水在旁邊涮著吃。

  距考研不到三個月的時候,有個出版社突然聯系我,說看瞭我的一些文章很有出版的潛質,想和我談談合作的事。我半信半疑最終沒有抑制住那顆少年不安分的心,決定一邊復習考研一邊寫稿子,頭腦發熱到先給他們繳納保證金這種話都選擇相信,四處張羅借來一筆錢,連同那些被我一氣之下刪掉的數學傢故事石沉大海。

  考研前那段時間的狀態極差,我已經完全沒有耐心再去鉆研英語寫作時可以用高級詞匯miscellaneous替換different,最後打瞭準考證沒有邁進考場。

  接著準備選調考試,之所以準備是為瞭應急,因為我覺得可以輕松搞定,作為數學與應用數學專業的優秀大學畢業生,拿過全國數學建模競賽賽區一等獎,數量關系、判斷推理、資料分析簡直小菜一碟;平時博覽群書,知識面廣,常識判斷、言語理解與表達,肯定不在話下;至於寫好《申論》,猶如探囊取物。

  選調考完,我被羞辱得面色發青,想象得越美好,跌落得越慘烈。挫敗的陰霾始終揮之不去,直到我認真準備省考,本就單薄的身體也被和我擠職位的人壓成瞭一張紙。

  求職如洪水猛獸,像是奔赴一個戰場,面對的是一場不可預料的或生或死。當離開戰場灰頭土臉的時候,很像一個鎩羽而歸的勇士,內心的那些血腥卻不知如何洗禮,猶如噩夢糾纏的戰爭場面始終無法抹去。對於很多人,那些立志解決世界饑餓和尋找癌癥治愈方法的遠大理想都退居次席瞭,可以養活自己並使能夠償還房貸的酬勞,成為最關註的問題。至於我,再也不是那個自信滿滿的文藝青年。

  【六】

  迫於無奈,我去考教師,盡管從未想過要成為一名教師,甚至瞧不起成為教師,然而考教師的難度,又把我狠狠虐瞭好幾遍。

  9次報名,5次筆試落選,4次進入面試,面試中又有3次無情被刷,直到最後一次以高分晉級。倒數第2次我是錄取線外第一個被劃掉的人,差距是0.01分。那天看完公示結果,我欲哭無淚,過天橋的時候,有個乞討的老婆婆走過我的面前,我把身上僅剩的100元整錢掏給她。

  我不停地問自己,一個人的夢想究竟能被撞擊多少次?我都回夢現實瞭,考個工作怎麼就這麼難?回到寢室,我躺在床上,一天一夜沒起來,全身酸痛,像那些鬥志昂揚的勇士耗盡所有體力打瞭一場勝仗之後的癱倒。

  但我不能倒,因為我沒有打勝仗,對於一個好勝心強的人,敗仗是最好的磨礪,我總覺得在磨得差不多的時候,我會完美逆襲。

  最後一次面試,父親說實在不行他去想想辦法,這些年省瞭一點錢本來是打算留到我結婚時再取出來的,但是情況緊急已經沒辦法瞭,這個社會不怕你不走後門,就怕別人走後門。我笑著對他說:“你能找到什麼關系,你一種地的在這裡認識的人還沒我認識的多。”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話傷害到瞭他,他點瞭一支煙,然後一直嘆氣。

  我安慰他:“放心吧,應該沒事的,這次準行。”

  我告訴自己:“這一次不會再有失敗。”

  後來,我總結以往面試失敗的教訓,在筆試成績公佈後的兩個星期內,我把面試涉及到的教材的每一課的內容都寫瞭30多遍,對照那些優秀的教學設計反復修改,甚至講到哪一個點可以怎樣節外生枝出一個笑料和包袱,都規劃得清清楚楚。

  果真,命運的手掌裡面還是有漏網之魚。

  【七】

  在我工作到順風順水的第三年,在我不去向日子索取,隻是為生活付出的現在,我終於要出書,盡管是在我的計劃之外。這三年裡,我始終堅持寫作,如果沒有時間,哪怕是寫一條說說,也算是對自己有個交代。一個人住3年,獨處讓我把自己看得更加清楚,也明白自己還缺什麼還要什麼。我始終沒有忘記過我30歲要完成的事,盡管我南轅北轍地成瞭數學老師。

  有人說,“當你的目標是北方,你向南出發能走多遠?”但我相信,一直朝南走,也是走得到北方的,在看到“大漠孤煙直”前,還可以先欣賞“春風又綠江南岸”。如果一個人能為一個單純的夢想努力很多年,而這個夢想一生隻有一次去實現的機會,並且這個機會也同樣會因為很多不可抗力而失敗,但卻依然矢志不渝,這本身就是一件偉大的事。

  其實我們每個人都不缺夢想,特別在這個夢想都快被說爛瞭的年代,我們所缺的,僅僅是為夢想矢志不渝的精神,哪怕是一點點所謂的堅持,都顯得彌足珍貴。而這一切,可能我們都曾在年少時光裡擁有過,但卻隨時光流逝在成長的激流勇進中慢慢不再提起。

  不是每一個夢想都能實現,但每一個夢想都值得被尊重和敬仰。不是每一個夢想都能堅持,但每一個能堅持下來的人都是自己的人生贏傢。如果夢想太多,那麼就化繁為簡,堅持一兩個就好。還是要去相信夢想,萬一實現瞭呢?

  唯有愛和夢想不可辜負,把大部分精力,花費在自己最珍視的方向上,就一定會過上自己想要的生活。

  前方光芒萬丈,縱然千難萬險,總有一天會抵達。

  • 他們的20歲,離夢想有多遠?
  • 那些被無限推遲的夢想
  • 夢想還是要有的,萬一實現瞭呢?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