隻專註於腳下的路

  隻專註於腳下的路

  浮躁,這個經常堂而皇之出現在我門面前的詞,幾乎成為瞭現代人的通病。很多時候,我們忙忙碌碌地行走在車水馬龍之間,卻忽視瞭自己腳下的路。

  有一位名叫泰勒斯的古希臘哲學傢,有一天在草地上觀察星象。他一邊看著天空,一邊緩緩地行走。不料前面有一個積滿雨水的深坑,泰勒斯沒有註意,一腳踩空栽進瞭坑裡。泰勒斯怎麼也爬不上來,大呼救命。路人見狀趕緊將他救起。泰勒斯一邊摸著被摔痛的身體,一邊告訴路人,明天會下大雨。路人笑著走開,並將泰勒斯的話講給別人聽。許多人聽後不以為然:“泰勒斯知道天上的事情,卻看不見腳下的路。”後來,德國著名哲學傢黑格爾聽說瞭泰勒斯的故事,感嘆道:“隻有那些永遠躺在坑裡從不仰望天空的人,才永遠不會掉進坑裡。”

  黑格爾的看法有一定道理。如果泰勒斯不去仰望天空,思考一些哲學方面的問題,那麼人類社會無非增添瞭一個多如恒河沙粒般生長瞭又死去的人,而少瞭一個如星光般燦爛的人類智者,這將給人類留下無可彌補的缺憾。可話又說回來,並非每個人都像泰勒斯那樣具有獨特的稟賦。實際上,每個人都有各自不同的特點和優勢,比如有的人擅於思考;有的人則擅於做一些具體工作;有的人擅於從事精神活動;有的則擅於從食物質生產。所以我們就沒有必要強求一致,關鍵是要從自身的實際情況出發,走出屬於自己的路。

  張藝謀的成功在很大程度上就來源於他對電影藝術的誠摯熱愛和忘我投入。正如傳記作傢王斌所說的那樣:“超常的智慧和敏捷固然是張藝謀成功的主要因素,但驚人的勤奮和刻苦也是他成功的重要條件。”

  拍《紅高粱》的時候,為瞭表現劇情的氛圍,他親自帶人去種出一塊100多畝的高粱地;為瞭一場戲中轎夫們顛著轎子踏著山道塵土飛揚的鏡頭,張藝謀硬是讓大卡車拉來十幾車黃土,用篩子篩細土撒在路上;在拍《菊豆》中楊金山溺死在大染池一場戲時,為瞭給攝影機找一個最好的角度,更是為瞭照顧演員的身體,張藝謀自告奮勇地跳進染池充當“替身”,一次不行再來一次,直到攝影師滿意為止。

  我們如果還在抱怨自己的命運,還在羨慕他人的成功,就需要好好反省自身瞭。很多時候,你可能就輸在對事情的態度上。

  爬山的時候若以山頂為目標,意志極其堅定的人倒無妨,可稍微軟弱一些的人,就會在每次翻過一個山頭卻發現瞭更高的山頭的時候覺得無比沮喪,特別是疲倦的時候。這種情況下,解決的辦法就是專註於腳下的路。一步一步地走著,最後回首看起點已在“九霄雲外”的感覺,讓所有風景更加動人。

  小草生而不擇肥瘠,長而步步為營,隻要堅持走好每一步,就能染綠荒原;積雪融而溪流淙淙,流而不避勞苦,隻要堅持流好每一程,就能奔流入海。同樣,不管我們從事什麼工作,隻要撲下身子,堅持踏踏實實做好手上的每一件事,就能最終實現人生價值。

  • 專註成就另一種夢想
  • 因為專註,所以偉大
  • 與其迷茫不如專註於一技之長
`;Q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