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界大佬的真實面目

  商界大佬的真實面目

  文/胡佳恒

  商界大佬從來不乏勵志故事傍身,但那些你可能早已膩歪的戲劇化橋段,才不是這個群體的真實面目。職場雞湯對於你來說,隻是一味麻醉劑,他們最接近內心的想法,永遠隻會在以下三個場合才會披露出來,那就是:

  開會,開會,開會。

  不過,在近距離觀察他們如何在開會時手舞足蹈之前,先暫時忘掉那些暢銷書以及教科書上的開會議事原則吧,這套緊密的舶來標準,大部分時候在他們那裡無效,少部分時候被用來證明下屬這樣做是無效的。

  他們在開會時,狷狂、謙卑、偏執、無力、冗長而匆匆忙忙,偶爾還會被下屬認為是專業主義的撒旦。但他們有他們的理由,中國式的和個人式的理由。事實上,如果他們的會不這麼開,他們在中國商界的地位,很可能就不是今天的樣子。這才是為什麼,我們提醒你一定要看清他們開會時一舉一動的原因。

  黃光裕習慣晚上開會,他的工作常態是中午上班,天亮下班,公司的會議與匯報都圍繞著這個周期轉。有的員工匯報,得等他一夜,第二天上班還得打卡。

  媒體報道說,“黃光裕太狂躁瞭,開會時甚至有人嚇得腿發抖”,“有時我們在會議室開會,黃光裕就用攝像頭聽和看著我們開。所以,我們開會時壓力特別大”。

  馬雲也是一個喜歡連夜開會的人。剛創業時,馬雲有瞭什麼點子,一通電話,十分鐘後就在傢開會。在馬雲夫人的回憶文章中,她要半夜下廚做夜宵,他們的兒子也成瞭連夜開會的“犧牲品”。那時,馬雲傢裡一擠就是三十多號人開會,滿屋子煙霧繚繞像個毒氣室,兒子被關在房裡不能出來。

  “吃飯的時候跟我們一起吃工作餐,這樣一來,兒子就長得越來越像他爸爸,瘦骨嶙峋,像根火柴棍支起一個大腦袋。”

  也因為疏於溝通,馬雲的兒子後來染上網癮,馬雲夫人不得不辭職回傢全職照顧。這就是馬雲堅持不投資網遊的個人化原因。不過往回追溯,如果沒有連夜開會,可能這場著名的傢庭挫折就不會發生。

  從《毛澤東選集》中尋找企業管理方法的柳傳志,其治下的聯想集團,在很長一段時間裡,逢100——200多人的大型活動,必定開場全場唱《聯想之歌》,結束齊唱《五星紅旗迎風飄揚》。

  這項規則在2004年被打破。當年聯想收購瞭IBM的個人電腦業務,開會時就多瞭一些外國面孔,“老外唱得怪怪的”,柳傳志說。

  同時被打破的開會規矩是遲到罰站。柳傳志說:“靜默地看他站一分鐘,有點兒像默哀一樣,其實是挺難受的一件事情。第一次罰站的這個人,訂瞭這個制度,被罰的這個人是我的一個老領導,是原來計算所科技處的一個老處長,他撞到槍口上瞭,所以罰他站的時候,你想他站瞭一身汗,我在這兒坐著一身汗,後來我跟他說:“老吳今天晚上我到你們傢去,給你站一分鐘,你非得在這兒站一分鐘不可……”柳傳志也被罰過,一次是因為被關在電梯裡,那時沒有手機,叫天不應叫地不靈,隻好認罰。2004年以後,這項開會制度也取消瞭。

  而公認脾氣不好的任正非,開會之前反倒會調節一下氣氛:鼓動大傢講笑話。多傢媒體引述華為前工程師李劍波回憶,每次高層開會,任正非都會在開會之前說,今天誰先講一個笑話?

  暴風驟雨還有後面。

  一開會,許多你想不到的事就來瞭。

  比如,俞敏洪口才好,但新東方高層一開會,很多時候都說不上話。新東方高層開會大傢各持己見,甚至拿“罵”他來取得統一意見時,俞敏洪都不怕,但一面對老太太也就是俞敏洪的母親,他就束手無策。在很長一段時間裡,俞敏洪的母親在新東方身居高位。

  媒體報道說,老太太的口才比俞敏洪好上100倍,內容從拿執照到辦餐飲店,地點從新東方的傳達室到俞敏洪的辦公室,對象從CEO王強到各級員工,最後總結:“你們就知道在上面瞎折騰,搞什麼股份制,一套一套大道理我不懂,但下面的事情關心過沒有?你們根本不懂管理!”

  要是被俞敏洪逼急瞭,老太太一句話砸過來:“我現在不是你俞敏洪的母親,我是新東方的母親!”要是俞敏洪還敢說話,老太太就會喊出來:“老虎(俞敏洪的小名),你不要我,我自己住老年公寓去,反正你不要我瞭!”

  俞敏洪隻好乖乖不出聲瞭。

  再比如,陌陌科技CEO唐巖根本不關心開會的事。在網易工作時,每次開會別人做幾十頁PPT匯報,他用四個字概括:粉飾太平。他從網易總編輯的位置離開,也有這樣的考慮。唐巖理解的總編生活就是:“中午上班,秘書把房間打開,茶泡上,開啟空調,然後就是蓋章。開會有什麼意思?”

  他頂多就是開會時打開投影儀大聲提意見:“這兒照片太多瞭,不行。”

  這種“開會無用派”的成員還包括史玉柱。媒體披露他基本隻跟研發團隊開會,而且他希望研發部門對他的依賴再降低一些。

  至於雷軍,更是直接說:“從不開會決策。”他的理由是移動互聯網時代,迭代是以星期來計算的,速度和節奏完全不一樣。別說開會,連決策都不發郵件,都在手機上解決。在創業初期,他們也開會,雷軍主要說的三句話是“這個點很好”、“速度碉堡瞭”、“後蓋太有金屬感瞭”。

  一個頗為戲劇性的細節是,有一次小米公司搬傢,雷軍不知道搬傢之後的地址,還會專門打電話去問,這就更別談去公司開會瞭。

  相對來說,這些互聯網新貴們,正在改變中國商界的開會風氣。傳統行業事實存在著偏執決策,黃光裕就可以因為下屬開會的一個不同意見,把人趕出會場,但在互聯網企業,任何人都可以打斷李彥宏的講話,李彥宏也需要保持足夠的耐心聽取介紹,實在忍不住瞭才會發問。

  不過這些商業新生代也有自己的會議規則:某次例會,主講人講完後大傢都在鼓掌,但李彥宏說瞭一句,“沒有結論”。他討論什麼都需要你有結論,而不隻是過程。

  • 每個商界大佬都有一個不願提及的兄弟
  • 想成為大佬?知道大佬們起的有多早麼!
  • 你9歲玩泥巴,人傢穿上西裝成大佬
`;Q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