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九沒有的尊嚴

  五十九沒有的尊嚴

  譯/胡蝶

  我十四歲那年,父親因為生意失敗破產瞭,我們全傢都陷入瞭最悲慘的境地。我們不得不從富人區的復式樓搬到窮人區的小公寓,而一直在傢做傢庭主婦的母親也不得不第一次拿著打印出來的履歷在外四處求職。

  “當然,我們可以申請社會福利救濟,但我不想讓我們的孩子因此而失去瞭他們的尊嚴。”我還記得當時母親在房間和父親爭執時說的這句話,那是我第一次看到母親在父親面前如此嚴肅地表達自己的意願。

  為瞭能賺取一些零用錢,我央求同學在寒假幫我找瞭一份在一傢快餐店打工的兼職。以前這樣寒冷的冬天,我通常是坐在傢裡生著爐火的房間裡,愜意地喝上一杯滾燙的熱咖啡,而現在,我卻不得不面對這個現實,我隻能卑躬屈膝地端咖啡給別人喝瞭。

  有一天,我發現淘氣的弟弟竟然把我心愛的棒球棍給弄壞瞭,我非常惱火。要知道,一開學我就要參加學校的棒球比賽瞭,而以我現在每天所賺的辛苦錢,至少要苦做一周,才能再買上一根這樣的好棍子。

  我生氣地責罵著弟弟:“嘿,你這個壞傢夥,你知道我得在店裡受多少委屈,才能買回這個嗎?”

  當時母親恰好從房間門口經過,她聽到我的抱怨,吃驚地進門來對我說:“約瑟夫,你在店裡很受委屈嗎?有什麼事你就告訴我和你爸爸,我們會幫助你的,如果你在那裡確實很受委屈,那麼,你應該辭職回傢。”

  “回傢?”我一陣冷笑地看著母親手裡剛剛打印出來的履歷,脫口嚷道:“那麼我就會連最廉價的棒球棍都買不起瞭!你們會幫助我,你們要怎麼來幫助我,你甚至都找不到一份能賺錢的工作!”

  天知道,我這些一時的氣話有多麼傷人,因為我已經看到母親的臉色“唰”地一下變得慘白。是的,我不該埋怨和挖苦他們。父親自從生意失敗後已經很長時間不能從內疚的情緒裡解脫出來瞭,而母親呢,長時間地離開社會,我們又怎麼能強求她一下子就能找到一個足以養傢糊口的好工作呢!但我隻是不明白,此時傢裡的狀況,母親為何還要死守住那些所謂的尊嚴,不願意向社會福利機構求助呢!能保住尊嚴當然是最好,可最重要的是合理的生存呀!

  “對不起!”我跑向母親,抱住她孱弱的肩膀,淚水一下子湧瞭出來。我想,我們都已經快經受不住上帝給我們的這種考驗瞭。

  一天中午,一個打扮誇張的年輕人到店裡吃午餐,我為他做點餐服務,他要瞭一塊牛扒和一杯熱咖啡。幾分鐘後,我把廚房送出來的熱咖啡端到他面前,正當我想要放到桌子上時,他突然一揚手碰翻瞭我端咖啡的托盤,滾燙的咖啡一下子灑瞭出來,燙得我直齜牙咧嘴,而他的身上也濺滿瞭咖啡。可那人見狀,都沒問一下我燙傷的情況,就立刻站起來大聲地指責我的過失,還要求店裡賠償他的洗衣費用。

  老板聞訊從後臺趕來,他不願意承擔這樣的損失,可又不想得罪顧客,便對我說,我的工作失誤要由我來負責損失。無奈之下,我隻好跟客人據理力爭,說因為他突然揚手才弄灑瞭咖啡。他一聽我不僅不肯賠償,還說責任在他身上,當即大怒,在店裡大發脾氣。

  當時正是店裡營業的高峰期,老板見事情越鬧越大,隻好向對方妥協說,我們店裡願意賠償他的洗衣費用。沒想到,那個客人此時已經不滿足於這樣的賠償瞭,他堅持認為我的傲慢態度激怒瞭他,不僅要求我向他道歉,還提出一個非常無理的要求,要我跪下向他認錯。

  盡管他的要求是如此令人瞠目,但老板為瞭盡快瞭結此事,減少對店面營業的影響,還是建議我照客人的要求做,同時還暗示我說,如果我不肯妥協的話,就會立刻開除我,並且扣發我所有的工資。

  我當時真的想立刻掉頭就走,但腳卻是那麼的不聽使喚。算下來我已經有五十九美元的工資瞭,而我也早就算好瞭這些錢的用途。我要買蒙特森的毛衫,還有新的棒球棍,去參加學校的春季棒球比賽。天知道,到時班上會有多少姑娘對我尖叫。但如果我離開的話,這一切夢想可就都泡湯瞭。

  就在我忍著眼裡的淚水不知所措時,一個女人突然沖瞭進來,拉著我的手說:“孩子,不要跪,男兒膝下有黃金。這件事不是你的錯,就算他一分錢不給你,也不能承認你沒有犯過的錯誤。”我一抬頭,看到的正是我那瘦弱的母親。我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跟著母親走出瞭喧鬧的快餐廳回到傢的,一想到辛辛苦苦工作賺的五十九美元全都沒瞭,我真是太傷心瞭。突然,我沒來由地怨恨起母親來,要不是她的出現,也許我就能保住快餐店的工作瞭。

  這些話,雖然我沒對母親說,但我想,她一定是都感覺到瞭,因為那段日子裡,我天天把自己關在房間裡,哪兒也不去,就算是吃飯時面對母親,也是一副冷冰冰的面孔,我甚至都沒有正視她一眼。

  直到有一天,母親突然敲門進來,遞給我五十九美元錢,我才驚訝地抬頭看她。母親說,她到店裡找到老板理論瞭,還討回瞭我的工錢。捏著這些錢,我破涕為笑地抱住瞭母親。

  很快,寒假就過完瞭,我用這來之不易的五十九美元買瞭漂亮的毛衫,還有堅固的棒球棍,學校棒球隊已經郵寄給我春季的賽事時間安排表瞭。路上,我碰到瞭和我一起在快餐店打工的同學,他對我豎起大拇指說:“好樣的,約瑟夫,我真沒想到,你連那麼多錢都可以不要瞭。”我得意地告訴他,後來我母親已經幫我到店裡去拿到錢瞭,可同學一愣,對我說:“這不可能,你母親是去過店裡瞭,可老板並沒給她錢,因為老板已經把你的工錢賠給瞭那個小混混。”

  這下,我愣住瞭,我不知道母親給我的這五十九美元,到底是從何而來的。

  在父親的幫助下,我輾轉找到瞭母親工作的地方,那是個陰冷潮濕的地下停車場,一進去就聞到一股黴臭的味道,母親在那裡做清潔工人。我無法想像,當初坐在咖啡廳裡喝高級咖啡的高貴母親,如今竟然在這樣的地方做清潔工。我走瞭進去,正看到一輛小車從停車場裡飛馳而去,濺起的臟水灑在母親的臉上,母親追瞭上去,車廂裡甩出一張鈔票,母親沒有說什麼,彎下腰撿起鈔票,然後毫無尊嚴地將臟水輕輕抹去。

  我能感覺到自己的淚水正一滴滴地落下來,原來,母親一直是用自己的尊嚴買回瞭我的尊嚴,用五十九美元買回瞭我膝下的黃金。

  多少年過去瞭,我從一個不諳世事的少年成長為今天在商界馳騁的成功商人,而在這個路途中,每當我的尊嚴受到挑戰時,母親在停車場抹去臉上的臟水的那一幕就會出現在我的眼前。而事實也證明,母親是對的,一個沒有尊嚴的男人,也不可能擁有成功的事業。我的很多客戶正是基於對我個人的欽佩和敬意,而選擇瞭和我合作。母親用這五十九美元買回的尊嚴,將使我一生受用不盡!

  • 一篇在網上瘋傳的妙文:中國式尊嚴
  • 路一直都在,而我們都應該有信仰有尊嚴的活著
  • 彎腰拾起的尊嚴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