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貝取名的八法寶 【手機版】 

  名字是每個人的代號,國人對取名向來慎重,名以正體,字以表德。作為現代人,為瞭寶寶更健康、活潑地成長,融入到高速發展的信息社會中,對寶寶取名理應認真考察一番並多加留意。下面姓名網為大傢介紹,寶貝取名的八大 法寶!

寶貝取名的八大 法寶
點擊進入大師起名
  1、提前準備。
  我們最早想給孩子取名是在1998年(孩子出生於2002)。一次散步,站在車水馬龍的二環路立交橋上,愛車的老公無限感慨地說:“什麼時候能擁有自己的車呀?”愛孩子的我說:“什麼時候能擁有一盞屬於自己的燈,自己的窗戶和自己的滿床爬的孩子呀!”那時單位同事常在晚飯時分在樓下叫孩子,“叮當——”“豹子——”拖著尾音,幸福自在其中。我的想法是充分利用國策,生一對雙胞胎,最好是男孩,成天在傢劈裡啪啦,活力四射,小名就叫“大乒小乓”。如果有本事生三胞胎,就再加個“光光”,意思是傢有男丁,動靜小不瞭。懷孕時,有經驗的媽媽們一致判斷我是懷男孩,剖腹產我聽到孩子洪亮的哭聲後問醫生是男是女,他卻反問我:“你想要男孩還是女孩?”手術臺下來後進到病房才知道是個寶貝姑娘,所以大乒小乓和光光這三個男孩子名字都沒用上。
  2、查字典——最基本常用的辦法。
  聽說過有人取名時嫌麻煩,翻開字典隨手在某頁上一指,就這個字。我沒有這樣隨意,但也查瞭好幾本字詞典。因為老公姓王,我在給孩子取名時就想帶個斜玉邊,翻遍字典,挑瞭自己喜歡的、涵意深刻又讀來朗朗上口的十多個,如:玥(音yue,美玉)玨(音jue,合在一起的兩塊玉),珙(音gong,大璧玉),瑯(音lang,瑯琊山),琦(音qi,不平凡的美玉),琰(音yan,雕飾的美玉),琪(音qi,美玉,福氣)等等。還一一解釋給學理工的老公。可他的反應是:孩子還沒影呢,急著取什麼名字?
  3、引經據典。
  我很崇尚中國傳統文化,看瞭臺灣學者南懷謹著的《論語別裁》,啟發很多。其中中國古代對男子品德的五個字概括為“勇智清藝禮”,形容一個成功男子應該具備勇敢,智慧,高潔的品性,多才多藝又知書達理。因為老公的名字已經占瞭“勇、智”二字,貪心的我想把美事全部擁有,給夢想中的雙胞胎兒子取名“清藝,清禮”。隻可惜生出來的是個漂亮姑娘,兩個男孩名字先存著吧。
  4、群策群力,集思廣益。
  缺點,在最終定奪時備選答案太多,難以取舍。
  姥爺是個學究,能自己擬對聯並寫得一手好毛筆字。為取名,專門買瞭一本書《取名大全》,根據孩子預定的出生時間(2002年7月29日盛夏)和地點(陜西西安),擬瞭幾個不俗的名字,夏欣(夏天出生的新生命欣欣向榮),夏筠,鳳朝(百鳥朝鳳,鳳鳴朝陽),驪君(馬年出生),驪欣(驪是驪龍頜下的珍珠),一驪(出自成語一串驪珠)。可惜都被一一否決。夏欣,聽著好象是廈新電視VCD;鳳朝,還雀巢咖啡呢!驪君,跟鄧麗君重名;奶奶信周易八卦,托專業取名按照生辰八字和五行,什麼第一個字12畫第二個字5畫,取名王賀生,被老公一句話就否定瞭“怎麼象姓王的和姓賀的人生的孩子?(我姓戚)”。奶奶再接再厲,繼續提供高見,說菡(音漢,古人稱含苞的荷花為菡)高潔,又是夏天的時令花卉,“琪”字表示有福氣,取名“菡琪”好。爸爸又說諧音不好,象是“旱旗”。
  姥爺很推崇喬冠華和章含之夫婦,對“含之”這個名字也喜愛有加。想照搬給外孫女。但奶奶反對,理由是作為女人,章含之的命運太坎坷,太不幸瞭,用同樣的名字怕給孫女帶來不祥。 {易名網:起名|取名|測名
  6、奇思妙想,異想天開。
  我的一位同事預產期和我差一個禮拜,說到取名時開玩笑說:“把我和老公的姓氏一旦組合就是絕妙姓名,且絕對不會重復。”——她姓王,她老公姓蔣,準備給孩子叫蔣(傢)王朝。受到啟發,我將自己夫婦的姓氏組合,可沒有直接叫“王戚”的吧,總不能用陳毅的革命詩歌“城頭變換大王旗”當名字吧。經過苦思冥想,媽媽用瞭個很巧妙的諧音“含”字將兩人姓氏組合,王含戚,這也正好印證瞭那個著名的婚姻比喻:孩子是婚姻這道拉鎖的拉鏈,讓孩子來見證父母的和諧吧。
  7、讀音很重要。
  名字是顯示父母學問的舞臺,綜合反應瞭父母的學識,追求和品位,但是應該避免取名的字太難,太偏。試想,如果一個孩子從幼兒園起直到大學,凡是點名都被老師叫錯,那種尷尬和沮喪心情是多麼糟糕!老師也不是完人,不可能認識所有的漢字。如果老師為瞭避免叫錯而不讓你的孩子起來回答問題或者壓根不答理你的孩子,那父母的好心不是白搭瞭嗎?媽媽原本很得意地給龍鳳胎取名為“依褘(讀音是“一一”),怡琰(讀音是“一言”)”,女孩子小鳥依人,男孩有一傢之言。但小范圍地調查以後,十有八九的人都將“褘”讀成“偉”。“褘”字本意是美好,但總被人讀錯的滋味可不好,於是忍痛放棄。
  8、常規做法。
  根據女孩子特征和社會角色,將常用字組合。如:靜怡(雅靜怡樂之意),怡然,秀潔(秀美高潔),如晶,如嫣,妍晶,姿晶,妍妮……。這些字詞雖然很好,但是都太普通,一看就知道是女孩。爸爸媽媽還想將名字取得中性一些,不能太陰柔。所以都被放棄。
  考慮到雙方老人的心情,我們夫婦兩人隻好采用折中方案,用姥爺提議的“琦”字(不平凡的美玉之意),用奶奶提議的菡字的諧音“涵”,加上媽媽 的精心解釋,“王含戚”才算通過。
  最終結果是歷經漫漫長時間,花費長途電話無數,以我――孩子他媽、姥爺、奶奶為代表的兩地三方七八口人群策群力,在申報戶口的最後截止時間,折中選用瞭“涵琦”這個名字。具有戲劇效果的是,報戶口時電腦統計王姓用“琦”字的當年新生兒僅西安就有五百多個!看來每傢在取名時都經歷瞭大同小異的過程。本想別出心裁,誰知道還是不能免俗。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