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同:工作不是用月薪買斷生命,而是用錯誤糾正人生

  劉同:工作不是用月薪買斷生命,而是用錯誤糾正人生

  對於很多年輕人而言,工作似乎與生活是兩個格格不入的概念。

  比如:“校團委的老師又找我們部門的茬。”再比如:“公司周末非得要開活動的總結會議。”這是我在校園宣講會中聽到的來自於大學生以及剛參加工作的年輕人的部分抱怨。我長瞭一張無公害的臉,所以他們看不到我燃燒內心的熊熊火焰。

  抱怨老被老師找茬的男孩二十出頭,是學生會的部長。我問:“你說老師又找你們的茬,你抱怨的到底是老師總針對你們,還是因為你們總是有茬讓自己很尷尬?”

  聽完我的問題之後,男孩支支吾吾回答不上來,然後硬著頭皮說:“在學生會工作本來就已經是我業餘時間的付出瞭,老師還老看我不順眼,總是把精力花在讓我難堪上,我每天都被整得很尷尬。你說她難道不是故意的麼?”

  你看,很多人都是這樣,一旦覺得人與人之間的信任出瞭問題,就無所謂事件本身的正確與否,全被轉移到瞭人際交往的層面上瞭。

  我問他:“首先,你會尷尬,證明你確實被抓到瞭把柄。那麼為什麼你總是能被抓到把柄呢?隻能證明你總是會出問題。其次,如果老師不找你的茬,你自己依然過得很快活,證明你自己壓根就沒有意識到自己有問題。第三,你活在自己的世界裡,覺得自己特完美,但有一個人每天把時間花在你的身上,讓你知道自己的問題在哪裡。連你自己都不在自己身上花時間,憑什麼別人還要在你的身上花時間?老師欠你的嗎?第四,不要認為你花瞭自己的業餘時間在學生會,你就達到要求瞭。在學生會工作的過程,就是一個你對自身素質測試的過程,如果你本身出瞭問題,要考慮的是如何改變自己,而不是想著如何阻止別人發現自己的問題。也許至今你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有什麼問題,因為你根本沒有把心思花在解決自身的問題上,隻是在想老師為什麼要讓你難堪。 ”

  男孩被說得很尷尬,但是我相信這種尷尬純粹是一種醒悟之後的尷尬。其實很多問題都是類似的,如果每一個人都能把自己的工作當成生活的一部分,或許就不會那麼排斥工作瞭。就拿活動總結會議來說,如果你認為這一份總結不僅僅是工作的總結,還有自己對於某個事物判斷的總結,或許你就能很好地接受它。

  小王剛參加工作一年,完全沒有辦法接受公司加班。她認為公司加班就是在占用她的個人時間。我問她:公司之所以急著開總結會,是因為出現瞭問題嗎?小王說是的。但是她又補充道:反正周一就上班瞭,也能總結,為什麼非得周六總結呢?我問她:那究竟是出瞭什麼問題?她說:我們去機場接活動嘉賓,司機的時間、嘉賓改簽機票之後的時間都沒對接上,現場很混亂。我問:那你知道是什麼原因造成的嗎?她說:這不是沒有開總結會嗎?我暫時還不清楚。

  看著她一張特別無所謂的臉,我有想沖上去把她打一頓的沖動。每個人解決問題的能力,是無法在工作與生活之間分開的。在工作中無法協調一系列的變動,難道在生活中就能協調瞭嗎?缺乏的就是一種預警的意識,沒有想到有人會自己改簽,沒有想到改簽會產生的票務,沒有通知安排調度的同事,一系列的“沒有想到”不僅僅證明工作做得不好,也證明這個人在生活中就缺乏基本的判斷能力。

  我把自己的想法表達之後,問小王:“如果你生活中把傢人的聚會安排得一塌糊塗,你會第二天再說,還是馬上跟所有親戚把事情說清楚?”小王說:“當然會立刻解釋清楚。”

  我說:“這與工作完全一樣,你身上已經出現瞭問題,你不解決,還企圖第二天再解決,不能證明公司對你太苛刻,隻能證明你對自己壓根沒什麼要求。”

  她又問:“那你認為周末公司加班就是對的咯?”

  “如果你把工作中發生的所有問題都能當成是自身的進化,你根本就不會先計較公司是否加班。隻有當一份工作隻是變成單純的體力活時,你才要思考是否需要個人休息的時間。”

  有人曾問:愛情與事業究竟哪個比較重要?我覺得好的愛情一定能包容於事業。正如工作與生活沒有沖突一樣,所有反映在工作中的問題,都是關於這個人的成長問題。真正的工作不是讓你用自己的生命去交換每個月的月薪,而是讓你用犯過的錯誤去糾正你的人生。

  • 劉同經典語錄
  • 劉同的“青春”:也曾迷茫,也曾孤獨
  • 劉同:如果一輩子隻能重復某一天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