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有時隻差一個臺階的距離

  幸福,有時隻差一個臺階的距離

  文/小蘇蘇

  那年,她剛剛25歲,鮮活水嫩的青春襯著,人如綻放在水中的白蓮花。唯一的不足是個子太矮,穿上高跟鞋也不過一米五多點兒,卻心高氣傲地非要嫁個條件好的。

  是相親認識的他,一米八的個頭,魁梧挺拔,劍眉朗目,她第一眼便喜歡上瞭。隔著一張桌子坐著,卻低著頭不敢看他,兩隻手反復撫弄衣角,心像揣瞭兔子,左沖右撞,心跳如鼓。

  第一次吵架,她任性地摔門而去,走到外面才發現無處可去。隻好又折回來,躲在樓梯口,聽著他慌慌張張地跑下來,聽聲音就能判斷出,他一次跳瞭兩個臺階。最後一級臺階,他踩空瞭,整個人撞在欄桿上,“哎喲哎喲”地叫。她看著他的狼狽樣,終於沒忍住,捂嘴笑著從樓梯口跑出來。

  她伸手去拉他,卻被他用力一拽,跌進他的懷裡。他捏捏她的鼻子說,以後再吵架,記住也不要走遠,就躲在樓梯口,等我來找你。她被他牽著手回傢,心想,真好啊,連吵架都這麼有滋有味的。

  第二次吵架是在街上,為買一件什麼東西,一個堅持要買,一個堅持不要買,爭著爭著她就惱瞭,摔手就走。走瞭幾步後躲進一傢超市,從櫥窗裡觀察他的動靜。以為他會追過來,卻沒有。他在原地待瞭幾分鐘後,就若無其事地走瞭。

  她又氣又恨,懷著一腔怒火回傢,推開門,他雙腿蹺在茶幾上看電視。看見她回來,仍然若無其事地招呼她:回來瞭,等你一起吃飯呢。他攬著她的腰去餐廳,挨個揭開盤子上的蓋,一桌子的菜都是她喜歡吃的。

  她一邊把紅燒雞翅咂得滿嘴流油,一邊憤怒地質問他:為什麼不追我就自己回來瞭?他說,你沒有帶傢裡的鑰匙,我怕萬一你先回來瞭進不瞭門;又怕你回來餓,就先做瞭飯,我這可都下瞭兩個臺階瞭,不知道能否跟大小姐站齊瞭?她撲哧就笑瞭,所有的不快全都煙消雲散。

  這樣的吵鬧不斷地發生,終於有瞭最兇的一次。他打牌一夜未歸,孩子又碰上發瞭高燒,給他打電話,關機。她一個人帶孩子去瞭醫院,第二天早上他一進門,她窩瞭一肚子的火噼裡啪啦地就爆發瞭。

  這一次是他離開瞭。他說吵來吵去,他累瞭。收拾瞭東西,自己搬到單位的宿舍裡去住。留下她一個人,面對著冰冷而狼藉的傢,心涼如水。想到以前每次吵架都是他百般勸慰,主動下臺階跟她求和,現在,他終於厭倦瞭,愛情走到瞭盡頭,他再也不肯努力去找臺階瞭。

  那天晚上,她輾轉難眠,無聊中打開相冊,第一頁就是他們的結婚照。她的頭親密地靠在他的肩上,兩張笑臉像花一樣綻放著。從照片上看不出她比他矮那麼多,可是她知道,他們之間還隔著一個臺階。她拿著那張照片,忽然想到,每次吵架都是他主動下臺階,而她卻從未主動去上一個臺階。

  為什麼呢?難道有他的包容,就可以放縱自己的任性嗎?婚姻是兩個人的,總是他一個人在下臺階,距離當然越來越遠,心也會越來越遠。其實,她上一個臺階,也可以和他一樣高的啊。

  她終於撥瞭他的電話,隻響瞭一聲,他便接瞭。原來,他一直都在等她去上這個臺階。幸福有時候隻需要一個臺階,無論是他下來,還是你上去,隻要兩個人的心在同一個高度和諧地振動,那就是幸福。

  • 為什麼年輕的我們不幸福?
  • 有毅力的人無論怎麼樣都會過的很幸福
  • 冷暖自知:不敢曬的才是真幸福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