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多一點點堅持

  再多一點點堅持

  文/希仁

  我相信,我們大多數都是普通人。

  普通人意味著什麼?意味著沒有多少錢,也沒有什麼權,除瞭背影,還是背影,特別是在剛剛步入社會的前幾年,生活還有點“天不遂人願”。

  實際上,在我們年輕人的內心裡,是多麼迫切希望通過自己的努力,證明自己已經成熟長大瞭,具備自由、獨立生活的本領瞭,甚至可以維系一些興趣愛好瞭。可是,最迫切的往往就是最難實現的。大學畢業的我們,月薪可能隻有三四千元,必須生活在城市的最外圍,一到月底就會非常慌亂,因為我們非常害怕有一個出價比自己高的人,進而讓房東把自己趕出原本就隻有十平方米的小屋。

  於是,慢慢地,我們收起瞭曾經的雄心壯志,也在興趣愛好面前變得猶豫,每天首先想到的就是埋頭苦幹,早些讓下個月的房租有著落。即便如此,我們還會焦慮,因為我們仍然不知道,付出瞭興趣愛好的代價,是否就真的能夠換回那份穩定?如此的堅持,究竟能給未來的生活帶來多大的意義?

  我想與大傢分享一段自己的經歷。2005年暑期,我成功拿到瞭大學錄取通知書,喜悅之情無法形容,可這種喜悅僅僅維持瞭幾周而已,因為我突然發現,在我背起行囊拼命擠上列車之前,還必須購買火車票;在我剛剛走進大學校園,還在忙著為學費申請助學貸款時,周邊的同學已經開始謀劃著考研、出國……一個人站在陌生的城市裡,沒有錢,有的隻是和別人的差距;不敢有太多的妄想,隻是默默祈禱自己千萬不要被現實打倒。

  那時候,我經常當傢教,路途奔波好幾個小時,然後費盡喉舌地給一個不太聽話的小孩講兩個小時課程,如果傢長檢查合格瞭,就可以得到兩百塊錢。還做過導遊,長途跋涉暫且不提,旅行團中總會有人提出七七八八的要求,而為瞭不被投訴不被罰錢不被解聘,我隻能拼命滿足。特別是一到假期,當周邊的同學都與傢人團聚時,我還是在找兼職,做兼職。

  苦過、累過、哭過。那時的我已經不知道是為瞭掙學費,還是為瞭求學成才的夢想,心中隻有一個想法——再多一點點堅持。其實,我並沒有攢下多少錢。隻是填飽瞭肚子,隻是在各種兼職的路途上,鍛煉瞭一下那張笨拙的嘴,順便帶著專業的眼光,看到瞭繁榮之中的“城中村”,註意到跨區域治理的復雜,還有觀察這座城市的諸多不同視角。

  緊接著,每次學期結束時,我總能為枯燥的論文作出鮮活的註解;每次專業辯論時,我能通過現實的案例找到與觀眾的共鳴;直到最後,我也和很多同學一樣,順利地取得瞭保送研究生資格。

  記得畢業時,一位亦師亦友的長者總是鼓勵我,“別看你現在隻是一顆小小的種子,即將要破土,但我始終相信你,將來必定會成長為一棵參天大樹。”這一句話讓我悄然發現,“悲催”的四年,真的沒有白過。

  其實,人生中有很多事情就是這樣。有時候我們非常渴望自由,卻發現自己被現實困在原地;有時候我們非常想要獨立,卻發現離開傢庭的支持,還真的有那麼一些費力。但是無論如何,請您相信,我們真的離破土而出的那一瞬間,隻差一點點的距離。如果你選擇瞭堅持,你真的就有機會破土而出,甚至成為一棵參天大樹。

  還是回到最初的那個提問,普通人意味著什麼?其實,它根本就是一個偽命題。相反,困難隻是暫時的,“面包會有的,牛奶會有的”,隻需我們在現實面前,再多那麼一點點堅持……

  • 大西洋遇險:再堅持一下
  • 不知所措的時候,堅持的就是對的
  • 堅持是點亮夢想的燈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