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種成長叫大話西遊

  有一種成長叫大話西遊

  文/佚名

  世界是巨大的枷鎖,你不得不重復自己或是別人的生活。

  記得長輩說過:“年輕是一種罪過。”他們說我們不成熟。

  真切地為自己的不俗喝彩,在深切的鬱悶中,突然就看懂瞭《大話西遊》的開頭:一位才華橫溢又無法無天的青年(孫悟空),根本不喜歡世人攤派給他的大事業(西天取經)。他尤其受不瞭師父(唐僧)的嘮嘮叨叨,可世俗條規(觀音)又不放過他。為瞭讓他悔悟,心甘情願地去取經,唐僧和觀音達成妥協:讓他五百年後重新做人。 這真是一個宿命的開始。

  一位師兄說:“大學裡的孩子都是玻璃罐裡養蛤蟆,前途光明出路不大。”大鬧天宮無非是大學四年的黃金時光罷瞭,找到工作走上社會,任你蓋世的才華渾身的個性也自有翻不出的五指山來壓。隻有戴上金箍取經去,歷經九九八十一難,做一個奇奇怪怪的佛。除此,你別無選擇。

  五百年後的悟空叫至尊寶,在五嶽山從事一份很有“前途”的職業——山賊。命運卻要他扮演孫悟空,至尊寶隻是個過渡罷瞭。蜘蛛精來瞭,白骨精來瞭,菩提老祖來瞭,牛魔王也來瞭……都是棋子,安靜地立在命運棋盤的中央。

  他的路線是早定好的:一個人給他三顆痣;戴上金箍;打敗牛魔王;西天取經。可憐的至尊寶什麼都不知道,認認真真做山賊,還愛上瞭白骨精,想和她結為百年之好。所有的事都瞞著他接二連三地發生。

  給至尊寶三顆痣的人是紫霞仙子。是誰說過的:總有一個女孩出現,讓男孩最終成為男人。而男人永遠都不可能得到她,那簡直是一定的。

  非常喜歡紫霞的開場白:“現在我鄭重宣佈,這座山上所有的東西都是我的,包括你在內。”那樣氣貫雲霄,像一個童話故事。而現實是: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麼屬於你,包括你自己。也許我們就是為瞭創造屬於自己的東西才來到這個世上,因為年輕,所以押註於愛情。

  至尊寶拒絕瞭紫霞,他以為自己還愛晶晶。見到晶晶,他又發現紫霞才是真愛。命運一直在同他開玩笑:至尊寶忽然成瞭孫悟空,千辛萬苦找晶晶又愛上瞭紫霞。而抉擇是那樣殘酷:要打敗牛魔王救紫霞,就必須戴上金箍做回神通廣大的孫悟空;而戴上金箍就不能有半點情欲,隻能取經去。

  為至尊寶不平:不明白在這樣的故事裡為何愛情總要成為犧牲品,幹嗎不讓至尊寶攜紫霞纖纖小手——走先!我曾無數次糾結這個問題,把自己搞得很累。愛情是那樣美麗而脆弱,無法直面生活的瑣碎和堅韌。哪段感情又沒有絢爛的瞬間和艱難的長久,在一起就會幸福嗎?未必。

  至尊寶挖開自己的心,看到瞭紫霞留在那裡的一滴眼淚,畢竟曾經過滄海。五百年又五百年,兜瞭一個大圈又回到瞭原地。人沒能戰勝命運,而人的尊嚴卻在抗爭中得到瞭肯定,人的情感也必將不朽。 “生亦何歡,死亦何苦。”大徹大悟。

  金箍圈,圈住昔日的夢想,圈住棱角分明的個性。

  成熟是一個很痛的詞,它不一定會得到,卻一定會失去。激情四溢的花樣年華,神采飛揚的青春歲月,永別瞭!至此後,漫漫長路,我獨行。

  • 大話西遊經典臺詞
  • 大話西遊經典語錄
  • 大話西遊臺詞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