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給老想辭職去旅行的你

  寫給老想辭職去旅行的你

  文/趙星

  周末在犀牛會做關於旅行的分享,關於臺灣旅行,抑或別的地方,我並不是旅行達人,因此甚為苦惱。我不願給大傢再去講關於臺灣的風景和美食,也不願意講旅行的意義瞭,很多話說瞭太多遍之後,會讓人陷入一種極端的誤區,以為這就是該有的生活,但是好像不是這樣。

  第一個演講的姑娘講述瞭自己辭職去旅行的故事,講瞭很多內心的糾結,以及因為偶爾的經濟困難造成的困窘。姑娘還小,估計89左右,工作一年半攢瞭3W,獨自旅行精神可嘉,但是在那些尼泊爾、泰國等國傢笑臉照片的背後,我突然想起我上一個公司的老板跟我在前段時間的簡短對話:

  老板:最近怎麼樣?
  我:不怎麼好,我又想去旅行瞭,不想上班。
  老板:能afford麼?
  我:你說錢麼?
  老板:我說的不是錢,我是說你一次次出去,終究每次要回來,你如何處理一次次的與現實再次融合。




  我很突然地想起瞭這段對話,在那個姑娘講故事的時候,然後我瞬間改掉瞭預想好的講話內容,換成瞭這段話的思考。

  在目前這個人人苦逼,壓力巨大的時代,每個年輕人都自命不凡,都覺得自己有兩把刷子,不該苦逼地坐在小格子間裡填破表,做沒完沒瞭的PPT。要做,那也必須是高額的加班費,無限制的打車費,一年20天的帶薪年假,外加各種誘人的誘惑才能體現出自己牛逼哄哄的價值。如若不然,便覺得生活是黯然苦逼的,沒有希望的,自己的光芒是不被發現的。

  於是,每當有人環遊世界,或是出去個半年一年,還能幸運的紅極一時的,便覺得自己也該擁有那樣的生活。媒體的越來越多的極端宣傳,比如人活著就是要看看這個大世界,不去旅行你會覺得世界就是你眼前的這個樣子等。這些話都沒有錯,但是到瞭還沒有經歷過歷練,沒有一點點事業和成就的小年輕人身上,便滋生瞭蠱惑的味道。

  今年5月去臺灣簽售回來,我換瞭更好的工作,所有人都覺得我太幸福瞭,要什麼有什麼,但是我發現,在過去長達四個月的時間裡,我沒有辦法將註意力放在工作上,或者說我沒辦法把眼前每天的苦逼與旅行在外的各種豁達、自由、無拘無束串聯在一起。收放自如,能屈能伸這樣的話對我顯然失去瞭作用。

  開始我以為是工作本身的原因,可是仔細想想,目前的工作比起以前輕松很多,環境也更加自由開放,這都是我以前想要的,但是到手之後我為什麼會變得不快樂?現在我突然明白,是我沒有afford起旅行的自由與現實的束縛,並且一意孤行地認為現實也應該是自由的,且我的價值就應該是旅行時展現的那樣。

  於是,我一次次動瞭再出發的念頭。於是,四個月裡,我去瞭四川、貴州和雲南,每次離公司出走一周,但是每次回來並不覺得這些旅行緩解瞭什麼,反而是更加加重瞭些什麼。看起來,我依然沒能平衡這一切。

  旅行,實在是一個容易讓人心智渙散的方法,跟散瞳孔似的,十分鐘散出去,收回來可就久瞭。所謂的旅行的意義,看看世界的意義,真的有那麼大麼?

  Afford的似乎並不隻是這些,對於年輕人,特別是工作前5年的年輕人,afford的還有自己的職業生涯。說起職業生涯,似乎是個很俗套的詞匯,很多新新人類唾棄之,覺得自己玩回來一樣可以繼續工作,於是有一個詞gap year備受推崇。每次我想到這個詞,我總會有些緊張,大概是我身在一個朝夕變化太快的行業裡,且有很強的緊迫感。

  對於間隔年,我想說其實我更喜歡“間隔月”的方法,因為一來沒什麼大刺激讓你用年來調整;二來對於工作五年以內的人來講,一年不斷花錢還沒收入,不用一年,三個月你就慌瞭;三來對於職業生涯來講,過長的斷層會讓身心不在狀態,對行業的人脈關系與業界動態發生嚴重斷層與陌生感。

  這背後有一個隱秘但很犀利的邏輯在於:工作開始時候月薪平均是稅後3k左右,好不容易歷練瞭一兩年可以升職加薪一點點瞭,但是你離開瞭整整一年,或者三個月,市場會讓你之前的努力幾乎歸零。當你再次回來的時候,好的話能加1000塊錢,壞的隻能找一個3K的工作繼續做。攢瞭半年不吃不喝一萬八,一出門機票簽證先幹掉六千。

  如此循環,你的旅行永遠是窮遊,這沒關系。問題是你是否有夢想帶上養育你二十多年的父母也來一趟旅行?但是你舍得讓他們也跟你去1美金的旅館,還是吵吵鬧鬧的青年旅舍六人間?Oh,no!再遠一點,如果有一天父母有什麼願望,你是否有多餘的人民幣,來做一個哪怕小小的支援?

  我記得以前我看到小S圍脖的一句話,大約是她從哪裡奢華的帶著全傢人旅行回來,她說:“我每天很努力地工作,所以我值得擁有這樣美好又溫馨的旅行!”這句話對我感觸很深。

  前幾天的百度大人大講堂上,有一個人叫郭怡廣,1966年出生於美國紐約州,自幼酷愛音樂,曾學習鋼琴、大提琴和小提琴,16歲開始練習吉它。1989年,他和丁武、張炬一起組建瞭後來轟動中國搖滾樂壇的唐朝樂隊,2010年6月21日出任百度國際媒體公關總監。他說瞭一句話“人應該有一個vocation(事業),更要有一個advocation(愛好),最最重要的是,要知道兩者的區別!”

  我想,這才是我們應該推崇的人生。不是非A即B的極端,也不是放棄A奔向B的逃避。有一天,我們都要回來。你並沒有甩掉這個讓你不滿意的世界,而是這個世界甩掉瞭喜歡逃避的你。

  至於日復一日那些苦逼的生活,我想引用周傑倫的稻香來做個結尾:對這個世界如果你有太多的抱怨,跌倒瞭就不敢繼續往前走,為什麼人要這麼的脆弱墮落!

  請你打開電視看看,多少人為生命在努力勇敢的走下去,我們是不是該知足!珍惜一切就算沒有擁有!

  • 誰沒寫過幾封辭職信
  • 在別人惋惜聲中辭職的人會取得成功
  • 我為什麼要辭職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