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不覺黎明遠

  努力不覺黎明遠

  文/素素

  “劉老板,來上課啦。”每次回到教室,同學們打招呼時,劉恒總是羞赧地笑著。劉恒—我的舍友,一般考試前,他會準時出現在教室裡,在宿舍住上一陣。

  大二時,同學們都開始叫劉恒“劉老板”。宿舍哥幾個私下偶爾也會叫“劉老板”,他總是嚴詞厲色說不要開他玩笑,他更喜歡我們親切地叫他老大。在周圍人眼裡,一個大學生,自己創業到擁有近百萬資產絕對算是成功瞭,尤其我們這種理科院校中的文科生,畢業後能找到份工作就不錯瞭。所以同學們稱呼他“劉老板”時多半帶著點羨慕和嫉妒,他不讓宿舍的哥們叫是因為隻有我們知道他這一路走得多艱辛。

  對劉恒來說能上大學簡直是奇跡。他的傢在大山裡,主要收入來源靠父親打工。7歲那年,父親因車禍離開瞭。失去經濟支柱的母親帶著他們兄妹3人,生活從此陷入絕境。一次吃飯,劉恒輕描淡寫地說起過去:“我上小學在山下,大傢都在學校吃飯,為吃免費的午飯我幫食堂幹活,幹完去山上挖草藥賣,大一點便在附近建築工地當小工。”劉恒幾乎沒有童年,從記事起他就想著如何養傢糊口、幫媽媽分擔傢庭負擔。

  中學的劉恒用打零工賺的微薄收入維持學業,但捉襟見肘的日子持續到高三,母親不得不讓他放棄學業,因為即使考上大學也無力承擔高額的學費。17歲輟學後的劉恒,來到城市開始打工生涯。什麼活累、賺錢他幹什麼,經常渾身是傷,第二天仍然出工。“有次,我在XX大學幹瞭整整一天活,晚上坐在大學的草地上休息,從我身邊走過年紀相仿的大學生,他們向我投來鄙夷的眼光。我既羨慕又不服氣,覺得自己總有一天也能成為一名大學生。”於是,打工兩年後劉恒又回到高三課堂,他格外珍惜失而復得的學習機會,最終如願以償,還成瞭我的舍友。

  大一時,劉恒也循規蹈矩地上課、學習,隻不過比我們刻苦些。但到大二,打工賺的錢已所剩無幾,他又得想辦法賺錢瞭。

  最後,劉恒把目光鎖定在建築工地的挖掘機上。施工的挖掘機多是租用的,租金也頗豐。劉恒打工時曾認識幾個老板,他們很欣賞這個吃苦耐勞、踏實積極的大學生。劉恒請教他們,他們慷慨地答應劉恒,如果他有機器他們肯定會租用。受到鼓勵的劉恒決定嘗試。可一臺挖掘機的價格幾十萬元,資金從哪裡來?大二伊始是劉恒最痛苦的一段時間,本來瘦弱的他愁得吃不下飯,沒有人知道他背負瞭多大的決心和壓力。末瞭,他和母親、舅舅商量想用兩傢的房子做抵押,貸款10萬元。母親聽後堅決反對。劉恒反復勸說,給舅舅寫借條,向母親做保證……就這樣,籌得首付款,分期付款買下一臺機器。

  起初,劉恒順利地拿到瞭幾個工程。可朋友幫助畢竟有限,往後把機器租出去還要靠自己。劉恒其實一直很靦腆,和同學交流他都害羞,更別提和形形色色的商人打交道瞭。一位老師建議,劉恒可以去公共場合演講提高自己的口才。於是,整整兩個月時間,劉恒在我們大學食堂裡旁若無人地高聲朗誦他的講稿,內容從三國人物到現代企業管理。此後,他的語言表達能力突飛猛進。

  大三時,為瞭方便談生意,他買瞭小轎車,並規定自己每天必須跑3個工地、見10個老板,推銷業務。到瞭大四,他已經有兩部機器,月收入上萬元。隻是,大部分上課時間他都請假,然後快考試前,在通宵自習室裡整晚學習,四年的課程竟沒掛掉一科。

  畢業後,大傢各奔東西,我雖然和劉恒在一個城市,偶爾通電話,但很少見面。

  現在,他一邊繼續原來的生意,另外再找瞭份兼職賣保險的工作。每月他會回老傢一趟,那裡,他資助瞭10個貧困孩子,他說:以後有能力瞭會資助更多的孩子,他不願看著他們受自己小時候受過的苦。

  • 黎明是世上增值最快的一塊土地
  • 勵志成功誓言:面對黎明,我不再茫然
  • 努力到讓自己滿意,才會有奇跡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