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前走,就算你被奪走什麼

  向前走,就算你被奪走什麼

  文/蘇心

  是的,我又看到他瞭。

  幾乎是每個早晨的同一時間,他都會騎著電動自行車,穿梭在滾滾車流中,從我等車的公交站牌前經過。他應該不認識我吧,反正從來未曾和我說過話,偶爾目光對視一下,也是呆滯的。可是,我認得他,談不上熟悉,但絕不會認錯。

  他老傢和我老傢是一個村的。他在上大學之前住在那裡,我也是。不過,他上大學那年我最多十歲。我隻記得母親不止一次和鄰居們議論起他,都是滿臉的羨慕。那老誰傢的小誰,考上瞭大學,真瞭不起,以後前途無量。當然,“前途無量”這個詞是我總結的,一群農村婦女說的話太散,大意就是這幾個字。

  我和他雖然是一個村的,卻不是一個姓,也不是同齡人,所以也不熟,但也不至於陌生。估計他是不認識我的,在他眼裡,那時的我也就一個小屁孩兒。

  夏天的時候,我們全傢經常在有過堂風的大門過道裡吃飯。他有幾次從我傢門口路過,父母總是望著他的背影對我說:“你要好好學習,以後像他一樣有出息。”

  日月如梭。一晃,三十年過去瞭。

  記得去年一天,我正站在路邊等公交上班,他騎著電動車從我眼前“刷”得一下過去瞭。我一眼認出,他曾經是我少年時的標桿呢。可是,他眉眼依稀的臉上,滿是滄桑,滿是麻木。他的皺紋,他的花白頭發,他木然的表情,告訴我,他的日子應該是一潭死水。起碼,他連一輛汽車都沒有,這可是讓我最想不通的。現實的狀況是這樣滴,如今幾乎傢傢戶戶都有瞭私傢車,可是,他怎麼還是騎著一輛電動車呢?

  我並不是勢利眼,我隻是根據他的外形判斷一下他目前的生活。或者,他這三十年的生活,有著怎樣的軌跡?而已。他畢竟是我曾經的學習榜樣呢。

  聽說,他大學畢業後分配到一個事業單位上班。鐵飯碗,公傢房,足以羨煞臉朝黃土背朝天的小夥伴們。

  記得十年前姐姐還提起過他一次,說他一直在那傢單位工作,很穩定。想不到,我們再見面竟以這樣的方式,我對他的崇拜像個紮破瞭的氣球,噗的扁瞭。

  當然,不一定要發達瞭才能讓我崇拜。而是,通過他的模樣,我知道他的大學白讀瞭,他這些年一直處在剛畢業時的起跑線上,從未移動。這才是令我泄氣的地方。一個偶像,竟然一生庸庸碌碌,渾渾噩噩,懶惰不前,怎不令我失望。我希望的是一個,哪怕曾經目不識丁,但通過努力已有豐盈人生的榜樣。

  當然,他隻是很多人的一個縮影。不單單是這種年少得志,青年生活優渥的人一生無為,其實就連很多生而貧困的人,也是懶惰湊合著走過一生,從不去想改變現狀。

  我愛人的一位遠房哥哥,我認識他有十六七年瞭。從認識他那天起,滿耳朵聽的就是他怎麼窮,怎麼懶,怎麼有點錢就去買酒;實在沒錢,就去借;借不出來瞭,就去小賣店賒賬;沒人賒賬瞭,還去做三隻手,差點進瞭看守所。他從未想過怎麼努力幹活,通過勤勞過上好日子,他就那樣過一天算一天的懶到瞭五十多歲。

  當然,他也是很多人的縮影,跟他一樣窮,跟他一樣懶惰混日子的人,絕對不是個小數字。

  我不喜歡這樣的人生。

  我有一個親戚,二十多歲時領著幾個民工組建瞭一個小隊伍,給人蓋房搭屋。慢慢的有瞭些實力,便來到城裡承包大工程。卻不想工程款打瞭水漂,自己把多年的積蓄也搭瞭進去。那時,他已經三十多歲。他改行走鄉串戶收糧食倒賣,從小本小利的生意做起,日子慢慢緩起來。豈料他兒子竟得瞭不治之癥,經過一年多的東奔西走,借瞭一屁股債,孩子也沒治過來。

  眼看他再次被命運打倒在地,又踏上一隻腳,真心為他捏一把汗,怕他破罐子破摔。可是,從喪子之痛中掙紮出來的他,和媳婦商量著又生瞭一個胖小子。自己動手在村裡臨街的地方蓋瞭幾間簡易房子,開起瞭超市。由於他為人厚道實誠,生意幹得是風生水起。如今,他已經還清瞭所有的債,還買瞭一輛面包車,天天凌晨來城裡的批發市場進貨。一頭花白頭發下面,洋溢著激情澎湃的一張臉。

  我喜歡這樣的的面容,這樣的人,讓人看瞭就覺著日子過得有勁,有奔頭。

  其實,命運就像一條心電圖,彎彎折折才有生命力。如果一輩子懶懶地磨蹭,一生的歲月就拼成瞭一條無力的直線,那麼,掛不掛的也沒多大區別瞭。

  長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懶。

  唉!

  • 寫給畢業季的大學生們:向前走,別回頭
  • 無論如何,都請記得一直一直向前
  • 向前走,能走多遠走多遠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