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受不夠好的自己

  接受不夠好的自己

  文/玥玥

  那一年,我辭掉瞭在傢鄉的穩妥工作,拎著行李前往北京,考學,進修,尋夢,過瞭好幾年著急慌忙的日子。

  我像每一個出門在外的年輕人那樣,感覺自己一剎那步入瞭璀璨的世界,放眼望去,到處都是看似金光閃閃的機會,每天都有一躍而起的年輕人。

  那時,我對未來有太多不切實際的憧憬。我渴望早日賺到大錢讓父母過上安逸的日子,渴望得到一份完美的幸福愛情,渴望擁有能互相扶持攜手並進的知己好友,渴望能有一部屬於自己的電影,渴望到世界各地旅行拍美照,渴望與眾不同……

  於是我馬不停蹄地去尋找機會,精神緊繃地面對工作,為得到肯定拼命對別人好,為抵達目標還做過不少傻事。年輕的時候,人總是篤定自己是最好的,也篤定隻要盡力瞭,就一定能做到最好。可偏偏就是懷著這樣的篤定,每一件事的結局,都和想象的不同。



  有一陣子,我連攬瞭三個活兒。不問名,不問報酬,白天拎著筆記本擠地鐵,去開一個又一個的會,每天夜裡加班,一稿接一稿地改。可人生不得意不公平之事,十有八九。三個項目,最後沒有一個談成。

  第一個項目,因為資金問題最後擱淺瞭;第二個項目,因為制片的朋友塞來熟人把我頂掉瞭;第三個,卻是因為一件現在回想起來覺得特別傻的小事兒,自己放棄瞭。

  那時,我在一個公司寫一個小項目。有個朋友讓我幫她把她手底下一個演員推薦給我認識的一個劇組。盡管那並不是我分內之事,而我又人微言輕,自己還在跟著學習階段,卻還是怯怯地把照片遞到瞭導演組。然而並沒有適合那個演員的角色,所以事情最後沒有成。

  我自然是回頭去跟拜托我的那個女孩作瞭解釋,她當時淡淡地說,沒事。而等我開完會剛走出公司,就聽見她轉頭對別人說:“玥玥既不成熟也不成事,換掉吧。”她是不怕被我聽見的。而當時公司裡的其他人,也沒有表現出任何反對,畢竟我隻是個連腳跟都尚未站穩的小蝦米。

  那天我回到傢時已是深夜,打開門看見屋子裡一地的水——洗手間的水管爆瞭。我一邊打掃狼藉,一邊止不住地想,為什麼自己已經很盡力瞭,卻還是一事無成、一無所有,甚至連一句別人的肯定都得不到?

  我的一個好朋友聽說瞭這件事,十分氣憤,她恨鐵不成鋼地看著我說:“你為什麼就那樣走掉呢?你應該跟她說理,你本來就沒有義務幫她!憑什麼因為這個刁難你?”我說:“我難過,是因為我的確覺得自己既不成熟也不成事……”

  那是我第一次認識到自己渴望得太多,也認識到,其實自己當時的能力根本就勝任不瞭自己的渴望。

  那個夜晚,我打掃完房間,站在第21層出租屋的陽臺上向外看。路上依然有夜歸的人在走,而不遠的寫字樓裡,還有數間辦公室亮著燈。我想,在那些燈下,一定也有人和我一樣。有人在開心地笑,也有人在委屈地哭,有人因為幸運而驚喜,也有人因為倒黴而絕望。

  我突然想起自己辭掉穩定的工作,來到遙遠的城市,是因為心有所願。不甘心乏善可陳的生活,就要付出代價;有一顆想要闖進陌生世界的心,就沒有資格抱怨路的黑。那一刻我發現,我的所有擔憂恐懼歸根結底,是因為我認識到自己還不夠好。

  我們害怕,隻是因為我們和想象中的自己相去甚遠。我們害怕,是因為我們追求的,有時候並不是真正的“夢想”,而是那些“別人都擁有的”。

  年輕的時候,誰都經歷過失敗,誰都有無法發泄的心事,偶爾有負面的情緒,其實並沒有什麼錯;看見別人的好就想要得到,看見別人能做到的,就以為自己也可以。這種想要變得更好的心,沒有錯。錯的,是我們在追逐夢想的過程中,會偶爾忘記自己究竟喜歡什麼,自己又能做到什麼;錯的,是我們沒能先去承認自己並不完美,就急切地想要去追求並不存在的完美。

  正因為如此,我們所謂的努力才看起來就像無頭蒼蠅在玻璃罐中亂轉,殫精竭慮卻可悲可笑。

  別人站在高處,必定有他的原因。無論外貌天賦,還是運氣機遇、出身努力,甚至那些看起來不那麼正確的代價,他一定有比你更好更強的地方。然而,並不是看瞭偉人傳記,你就能成為偉人,並不是看見別人成功的渠道,你就同樣走得好。

  當你開始承認並接受不夠好的自己,你才不會在做錯或失去的時候佯裝堅強地說“我不在乎”,而是懂得收拾好失望沮喪害怕的情緒,繼續向前走。走到某一天,你將明白自信與篤定的應該是什麼。

  到瞭那一天,你發現就算結局很糟糕,你依然不會倒下。而你經歷過的一切,哪怕看起來支離破碎微不足道,也是屬於你的獨特財富。

  • 成長是與不夠優秀的自己和解
  • 不停尋找,隻為遇見更好的自己
  • 相信別人的努力,看得起當下的自己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