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歲月:你終於對我下毒手瞭

  致歲月:你終於對我下毒手瞭

  文/宋小君

  歲月:你好。

  當你看到這封信,能否暫且放下手裡的殺豬刀,少在我臉上留一道疤,慢慢地聽我把這些話說完?

  這麼多年,你已經把我從人見人愛的小正太變成瞭略有些猥瑣的猛大叔,還美其名曰:成長。

  你看,你長圓瞭我的臉,搞大瞭我的肚子,帶走瞭我身邊的姑娘,就連跟著我的狗都被你整死瞭兩條。

  咱倆不是有言在先嗎?人生在世,八九十年,你緩緩來,我慢慢老。可現在我發現你的腳步越來越快,胃口越來越大,有事兒沒事兒就愛砍我一刀。我招你惹你瞭啊?

  是,我承認,青春期那會兒我壓根不把你放在眼裡,總是忽略你, 好像你跟我完全沒關系似的。十八歲的時候,我從來不想自己什麼時候老去,也從來不覺得你有什麼矜貴。時間嘛,多的是,就跟太陽光一樣取之不盡用之不竭。據說太陽能燃燒五十億年,我就想你應該也可以陪我五十億年吧。既然這麼久我們都在一起,我才不管你是黑是白,是快是慢呢。

  所以後來你就像一個得不到關心的姑娘一樣,一臉傲嬌地來報復我瞭是吧?

  你先是把我從學校帶到社會上,把我的同學分隔到天涯海角,然後像個上帝一樣,開始左右我的生活,磨礪我的性格,折騰我的人格。我離開瞭傢,離開瞭父母,來到瞭陌生的大城市,你搞得我多愁善感,動不動就懷舊,想念女生宿舍的樓管大媽和圖書館的看門大爺。最後,終於對我的愛情下毒手,把我拿命喜歡的姑娘變成別人孩子他媽。

  上個禮拜天,我去參加瞭米小姐的婚禮,米小姐穿著長長的拖地婚紗,把酒店的地板擦得鋥光瓦亮。新郎沒我長得帥,可看起來比我穩重靠譜。

  米小姐作為我少年時期的女朋友,跟我分手的最初三個月裡,我差點沒絕望致死。那段時間,我看見所有的雌性動物都會想到她,經過女廁所的時候都忍不住一陣陣傷感。可那天婚禮進行曲響起的時候,我竟然一點都不傷心,甚至還跟著其他賓客開瞭新郎的玩笑,說新郎看起來比新娘的爸爸還老。

  我想這下你應該滿意瞭吧?

  我們有過不成文的約定,年輕的時候盡管談戀愛,我負責受傷,你負責療傷。你說甭管我是被姑娘踹瞭、被情敵蹬瞭,還是被老爸老媽棒打鴛鴦瞭,這些感情留下的傷口你都能治,不但能治好,還能順便提升我的氣質,強大我的內心。我當時不相信,覺得你他媽就會說風涼話敷衍我,什麼“時間是最好的良藥”這種屁話,騙鬼呢吧?

  可是現在,我相信你瞭,你確實不動聲色地治愈瞭我。愛情有保質期,傷心有衰退期,傷心衰退到零的時候,開心終於屁顛屁顛地趕來瞭。

  那天我喝瞭很多酒,心裡比新郎還高興。還有什麼比看著愛過的女孩身心都有所屬更讓人想喝酒的?

  我猛然發現,我必須得辯證地看待你。

  你看,在生理上,你無疑是傷害我的,你不光傷害我,還傷害我身邊的人。

  你帶走瞭鄰居張大爺,張大媽哭瞭三天三夜,見到人就說起張大爺曾經怎麼怎麼壞,怎麼怎麼好。

  我小學同學小梅你還記得吧?小時候多標志的蘿莉。現在呢?生瞭兩個孩子之後,身寬體胖,橫向發展,一張大臉像草原,當著我們的面給孩子喂奶,你說你都幹瞭些什麼?

  米小姐就更不用說瞭。米小姐和我在一起的時候,拉拉手都全身發抖,親她一下要跟我生氣半天,那天在婚禮上說葷段子說得花枝亂顫,我聽瞭都有生理反應。

  但是,在感情裡,你確實又是保護我的。

  我的感情史是一部血淚史:米小姐給瞭我一砍刀,王小姐給瞭我一棒子,還有不知道什麼小姐正在人生路上的拐角處等著要給我一記飛踹,要是沒有你這個醫生,不惜花幾年時間為我運功療傷,我早就對世界失去信心,決心叫東方不敗一聲師傅瞭。

  我對你的感情真的非常復雜。

  一來,我恨你恨得牙癢癢。你手裡拿把殺豬刀,冒充殺豬的,照著我的容貌下狠手。你模糊瞭我清澈的眼神,DOUBLE瞭我瘦削的下巴,害得我一天不刮胡子就像山頂洞人。就連我臉上的青春痘你都一顆一顆帶走,搞得我每次長一顆痘痘都要趕緊拍下來發微博作紀念。

  你用大把大把的時間磨平瞭我的棱角,讓我對年輕時無比興奮的很多事物無痛無感無反應。緊接著,你又對我的精力動刀,我變得又胖又懶, 下班回傢隻想對著電腦賣萌發呆,周末整天在傢死宅。晚上熬個夜第二天沒精打采、見到沙發就想自動睡成一個“太”。要知道,幾年前,通宵上網唱歌看電影,第二天裹著羽絨服看日出,中午吹著口哨滑旱冰,晚上還能召集兄弟們組隊打CS。

  二來,我又怕你怕得打哆嗦。怕你來得太快,不由分說地帶走我的青春,我怕還來不及做好喜歡做的事情,錯過瞭年少時的愛情,錯過瞭在小樹林等著我對她做壞事的姑娘。

  三來,我又心甘情願地對你感恩戴德。你把沿途經過的人和事變成我的記憶,連第一次和女同學玩過傢傢拉瞭人傢小手都記得一清二楚,更不用說“第一次解開女朋友的紅肚帶”的那個情人節瞭。

  這些記憶經過你的打磨,糟粕盡去,隻留下最好的、最幹凈的,激勵我向前,鞭策我努力,去尋找新的理想,遇上更好的姑娘。

  你拓寬瞭我的眼界,讓我知道翻過這座山還有一座山,蹚過這條河還有一條河。你把我變成樂觀主義者,讓我知道橘子不是唯一的水果,吃不著橙子還可以吃西瓜。

  你真他媽好,你真他媽壞。

  你好起來讓人五迷三道,你壞起來讓人咬牙切齒。

  我離不開你,你也不會放過我,你在我身上留下烙印或者疤痕,我一天天長大,一年年變老,雖然中途可能變得更壞,但慢慢都會變得更好。

  我們都是時間的函數,人生這個方程式,不求結果,隻要有意義而又歡喜地度過,這就很好。

  所以,你不用有所顧忌,該怎麼來就怎麼來。

  我等著你把我變成更好的人。

  書短意長,我不廢話瞭。

  你忠誠的宋小君

  • 那段歲月,母親用愛喂飽我
  • 歲月支付瞭誰的青春?
  • 歲月,經得起多少等待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