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沒有“賞味期限”

  夢想沒有“賞味期限”

  文/莊薑薑

  真正的夢想不是糖果,不該有所謂的賞味期限。

  【一】

  2004年夏天,遠房姨媽的兒子,也就是我的遠房表哥——小安,正坐在我傢的客廳裡接受著長輩們的思想教育。

  小安當時正值大學畢業,傢裡為他安排瞭一份專業對口的工作,他卻屢屢拒絕上崗。

  而這次談話的主旨,大約就是長輩們認為大學畢業就要趕緊工作,老老實實就業,不要想東想西,“沒個正經”。

  我一面在自己的房間寫作業,一面將小安給我帶來的漂亮糖果打開品嘗。

  客廳裡長輩們有些生氣的教訓聲、苦口婆心的規勸聲不斷交替著,在夏蟬嘶鳴的背景音裡,仿佛一幕對白冗長的話劇。

  我漸漸被那裡的熱鬧吸引瞭註意力,不由得豎起耳朵傾聽。

  我期待著男主角——小安的發聲。可他始終隻是“嗯嗯啊啊”地答應幾聲,任憑長輩們一個個輪流發表著大同小異的見解。

  終於,爸爸的聲音傳來:“小安,大傢能說的都說瞭,現在你說說你的態度吧。”

  小安的聲音從容而真誠:“我知道大傢都是為我好,但我已經下定決心瞭,無論怎麼樣,我都要去外面走走看看——我隻想要給自己一年時間。”

  沉默片刻後,爸爸問:“為什麼你一定要耽誤這一年?一年的時間裡,你覺得你自己究竟能夠完成什麼?”

  小安迅速回答:“我想要四處走走,一年就是我給自己的期限。期限一到,我就必須工作。”

  姨媽忍不住又提高瞭音量:“好好的工作機會你不要,偏要用一年大好時光去旅遊……”

  我在自己的房間,將一枚小安帶給我的糖果放進嘴裡。

  我將糖果盒子翻到背面,看到瞭上面印著的“賞味期限”:十二個月。

  恰好同小安要求的一年一樣長。

  一年之後,期限一到,這甜美的糖果也許就面臨著變質的危險。

  而小安呢?

  他現在努力爭取的自由旅行,應該也就到瞭他的“賞味期限”瞭吧。

  【二】

  一年過去,也許他也隻有回到他並不喜歡的工作裡來,安心過上普通平凡的生活。

  而真的當一年過去後,我才發現我當初的傷感是多麼多餘。

  小安告訴傢人,他決定接下來向旅遊業發展。接著,他便掏出瞭自己在一年時間內考取的導遊證,表達瞭自己要繼續“遊山玩水”的決心。

  “你一個法律專業的高才生,為什麼要去當導遊?”電話這邊,姨媽對他嘶吼。

  但也許是法律專業的出身造就瞭他能言善辯的優勢——

  最終,小安又與傢人順利定下瞭“三年之約”:

  “再給我三年時間,假如我在旅遊業混得不夠好,我就收起心來,找一份讓你們滿意的工作。”

  三年呀……媽媽跟我說起這件事的時候,我的第一反應就是:那是很久很久的時間啊。

  在那時年少的我看來,三年的時光,似乎可以造就許多不可信的改變。

  我不由得看瞭一眼角落裡放著的漂亮糖果盒。

  那是一年前小安帶來的。如今賞味期限已過,糖果早就被我提前吃完,剩下精美的盒子舍不得扔,用來存放些零散的小玩意兒。

  後來的後來,聽說小安又說要再等三年,然後又是三年……

  直到他在長輩口中,已經成瞭一個“特別會談條件的固執小孩”,而他認真地向傢裡要求一年時間的情景,也已經成為大傢笑著提起的有趣往事。

  小安這個人,似乎也與我越來越遠。

  直到前不久我計劃著一場出國旅行,由於語言不通,還是考慮聯系旅行團。

  媽媽不經意地說:“去找小安好瞭,讓他好好給你介紹介紹,再拿個內部價。”

  我有些震驚:“小安哥哥?他現在在哪裡?”

  媽媽輕松地說:“不還是在開那個旅行社嘛,搞得挺不錯的。”

  我連連追問細況,媽媽也迷糊起來:“都開瞭好幾年瞭呀……沒跟你說過嗎?我以為你知道……”

  原來,在我不知道的後來,小安已經有聲有色地開起瞭自己的旅行社,一切踏上正軌,欣欣向榮。

  【三】

  在這一刻,我突然恍然大悟:

  也許從一開始,小安就從來沒有把那一年或者三年當作自己的“期限”。他將追求夢想的藍圖,規劃成瞭一段段的短期目標,好讓自己更加踏實地奔向正確的方向。

  從取得資格、順利入行到升至管理層甚至創辦自己的公司,一切都是在一段段“期限”般的時間裡完成的,卻最終拼出瞭一個完整的夢想。

  我突然想起十年前的那個夏天,我送小安和姨媽出門。

  他情不自禁地在我傢門口的旅遊掛歷前駐足瞭好一會兒,差不多將每一頁都翻瞭個遍才罷休。

  這些世界上美好的景致,終究會被他一一踏遍。

  這是他一開始,就打算為之奮鬥的美好未來。

  有時候我也會忍不住想,如果那一年的時光裡,小安沒有考出導遊證,還會有接下來的三年嗎?

  或者,在後來的時間裡,他始終都沒能進入管理層,更遑論有朝一日能開創自己的旅行社——那麼,他最終還是會放棄嗎?

  我更願意相信答案是“不會”。

  對於小安來說,掛念著萬水千山,從來就不是為瞭將每一段旅途“完成”,而是為瞭享受不斷在路上的喜悅。

  每一次的抵達,都在向下一次的出發靠近。

  每一次的馳騁,都開闊瞭心裡那片向往自由的草原。

  後來,我曾經聽很多人說過“給我幾年時間”這樣的話。

  他們中的有些人,目光猶疑,疲憊不堪——或許,這幾年的時間隻是讓他們理所應當選擇放棄的一個借口。對於這些人來說,所謂的“夢想”,不過也隻是一種帶著“賞味期限”的渴望。

  而其中的另一部分人呢?

  縱使歷經辛苦,眼睛裡依然在發著光。他們明白自己心中夢想的價值,所以毫不懼怕地踏上一段漫長而艱辛的旅途。

  對於他們來說,時光的流逝永遠都無法改變夢想的重量。

  所謂真正的夢想,應當堅定、持久、安靜而富有力量。

  它絕不需要激情與幼稚來作為自己維持新鮮的防腐劑。

  它應當永遠存在,並且歷久彌新。

  ——真正的夢想不是糖果,不該有所謂的賞味期限。

  【編輯手記】

  “人的一生應當這樣度過:當他回憶往事的時候,不會因虛度年華而悔恨,也不會因碌碌無為而羞愧……”這樣的追求,因其高大上而容易被人當作放棄的借口。而小安的到來,讓我們看到瞭夢想的意義——堅定、持久、安靜而富有力量。如此,方不愧夢想二字。夢想永遠是現在時,而絕非將來時!

  • 一年又一年:還記得最初的夢想嗎?
  • 那些被無限推遲的夢想
  • 所有的夢想都會開花
`;Q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