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笑的人命運總不會太差

  會笑的人命運總不會太差

  文/肖金

  春節剛過,我突然從手機中看到朋友謝海英發的微信說,兒子發燒剛好,就陪人去探訪的路上接到老公在佛山工地出事的消息。當時正逢春運,班車已經發瞭,電白義工波仔、少俠驅車追趕大巴,雖然客車已滿座,隻能鋪塊報紙坐走道連夜趕到佛山中醫院。

  看到這樣的消息不由得心頭一緊,心中暗想,在薄情的世界真夠海英受的瞭。這對經常愛笑著給我講故事的她該有多大的打擊啊!我立即一個電話打過去,問她需要不需要幫助,我有朋友在那裡工作,(其實看到她信息時,我已經與佛山中醫院的朋友在網上溝通好,對方讓我把患者姓名發過去,會關照的)。我將信息告訴海英時,她說不需要瞭,老公目前情況她還不知道,說話時很無助!

  謝海英愛笑在志願者中是出瞭名的,她是茂名草根志願者,沒有錢,卻通過網絡創建“月捐”助養、助學、助醫QQ群,幫助當地幾十名貧困傢庭孩子和重大疾患貧困傢庭患者籌到幾萬、甚至幾十萬元的治療費用;她隻有小學文化,卻在一年內通過創建QQ群幫助幾十多名留守兒童、失獨傢庭的孩子重新走進學堂;她為瞭救助陷於絕境的傢鄉父老,廢寢忘食地上網轉發資料,經常含淚向記者述說一個個真實的案例… …她的網名叫“海邊的蒲公英2”,但在傢鄉人眼中,她卻是一名扶孤助貧的活菩薩。

  她沒有什麼收入,“茂名-佛山-廣州”三點成一線的善行路線所需的車馬費,全是在建築工地打工的老公按月一千的標準提供的。面對許多好心人的資助,她拒絕瞭,實在沒有辦法拒絕的,她就會記下來或轉給更有需要的患者身上。我想想著她老公的情況,當晚一夜沒有消息。第二天起床我就趕快看微信,隻見她寫道:致朋友們,我已經順利到達佛山中醫院瞭,老公的病情穩定,腦部沒有再出血瞭,能與我簡單交流,大傢勿擔心,感謝生活帶給我的經歷,我們很好,謝謝人生路上遇到的朋友。

  我再次與海英聯系時,她說:“目前老公情況不錯,昨天的電話把她嚇死瞭,當時聽說老公受重傷,頭爛瞭,放下電話腿都軟瞭。老公頭部縫合瞭25針,並發照片讓我看,真傷的不輕,醫生診斷共五項,前三項是腦震蕩、額部皮膚挫裂傷和左眼眶內板骨折等”。她告訴我,打她電話的人不懂得亂說,當時以為老公完瞭呢,看到老公情況不是想像的那麼嚴重,她說自己是笑著走進老公的病房的,老公還勸她做自己的事,別操心,她看望老公後,還要去幫助另一個遇到的吃垃圾女孩,我勸她好好照顧老公,這麼嚴重陪陪老公,別再公益公益的。她說大傢都這麼幫助我傢鄉的人,特別是看到她在微信或空間中發的情況都願意幫助,不能辜負大傢的信任。還有這麼次她老公的情況發生後,南方醫院的骨科專傢李致涵給她留言隨時可以出發幫助她,還有廣州、茂名等地的志願者的幫助,讓她很欣慰。她說,在這個薄情的世界裡我看到瞭許多親情,心裡很溫暖。

  說心裡一直在醫院工作,對多麼嚴重的傷勢都已經麻木,但這個朋友老公的病卻讓我掛心,因為有她老公的支持她才能走下去,如果她傢的頂梁柱倒瞭,不要說她做志願服務,連自己生活可能都成問題的。在這個薄情的世界裡她能否微笑著面對?

  她曾經面帶笑容地給我講過她自己的故事,她妹妹傢的女兒患地中海貧血後,當地高州人民醫院的專傢勸她們放棄,她曾經發誓爬也要爬到廣州,三年過去瞭,妹妹傢女孩的情況越來越好,她經歷瞭太多的痛苦,初到南方醫院老傢有人曾經向她介紹一名鄉黨是一名護士長,在她見面時,對方看著她的穿的很寒酸,不僅露出蔑視的嘴臉,電話中的那份熱情蕩然無存,指著她,讓她滾!那一刻讓她痛苦到極點。帶著地貧的外甥女噙著眼淚站在南方醫院內,在治療無望時,她拿著最後的五百元準備為流浪漢送點溫暖然後回傢等死時,錢卻被騙子騙走瞭,她竟然不覺,另一位相同命運孩子的父母看著她於心不忍地提醒她,並將治療無望後的善款轉捐給她們;在她面臨絕望時,廣州和香港的好心人伸出緩手,在她為省錢租房時差點遭遇不測,她說:“這些,包括自己的老公都沒有講過,怕他們擔心!”她的講述時是那麼的淡定,好象講得是別人的故事。

  我清楚地記得,她為瞭地中海貧血患者陳柳妃的求助過程可謂震撼人心、驚心動魄。陳柳妃是茂名高州人,6個月大時,在當地醫院查出重型地中海貧血,必須靠輸血維持生命。傢裡隻有幾畝薄田,父母勞碌一年,隻能勉強應付一傢老小的衣食。與地貧糾纏多年,沒多少文化的母親也知道女兒在輸血的同時也需要排鐵,但這一筆更昂貴的費用,他們根本無法承擔,柳妃在血袋中浸泡瞭13年,生命雖得以維系,但因鐵元素沉積,面貌與臟器都變形瞭。“肚子越來越大,眼看著肚皮上的血管快爆出來,卻沒有一點辦法… …”當地人找到謝海英時,她手裡隻有兩百元,當時謝海英聯系上廣州一位好心人,對方讓她把患者接到廣州後再聯系自己。謝海英邊走邊發微信、微博,可是到瞭廣州後,那名好心人連電話也不敢接。因為這孩子實在太嚴重瞭,花一二十萬也未必能好!風險太大,換做誰都沒有把握都不敢幫,所幸海英借瞭同鄉5000元作為押金,海英連續三夜沒有合眼,將陳柳妃的故事和圖片發送到網絡上,這一事件立刻引來瞭廣州眾多媒體的關註和報道,短短半月時間就籌到瞭23萬善款。其實每一筆善款都有謝海英付出的心血和汗水,但她對自己卻有著明確而嚴格的要求:善款自己一分錢都不能花,必須全部用於患者治療。孩子得救後,她又邀請媒體,在媒體監督下,傢長把剩餘的善款捐給其他患者和慈善組織。事後,她告訴我說,當時太緊急,沒有來得及告訴我,怕我擔心,她講得那麼輕描淡寫!對此,記者采訪她時,因為她面帶微笑,怕觀眾有意見,不得不重新錄制,讓她錄像時不要微笑,她淡淡一笑說:“習慣瞭,改不瞭!”

  那年我去她傢鄉走訪,許多當地人說,海英又帶好心人來幫咱傢鄉瞭。在她的娘傢,她指著鄰居傢的三姐妹講起自己幫助她們的故事。她說,那是2013年從廣州回老傢,她發現鄰居三個女孩已經到瞭上學的年齡沒有人管,原來女孩們的父親精神病,母親患尿毒癥去世瞭,三個孩子隨爺爺奶奶生活。她立即將這傢情況發到網上,引來全國各地的熱心人士及香港藝術扶苗慈善基金會主席李志雄先生關註。她雖然沒有什麼文化,但每一筆善款她都認真登記並在網上公佈,她的這一做法引來瞭更多網友的幫助。如今,每月愛心人士直接匯款到每個受助人的賬號上,她的手機綁定瞭每個受助人的賬號的短信通知,以便於及時把收到善款的信息告知愛心人士。她通過這種方式,目前在當地已經資助瞭65名孤兒和傢庭非常貧困的孩子走進瞭學堂。

  她告訴我,開始做公益時許多人不理解,甚至公公婆婆罵她,老公雖然對她很好,可公公婆婆不認可,老找她的毛病。如今,她在當地公益做得越來越好,一個人幹的超過瞭一些公益團隊的工作量,經常自己帶廣州、深圳的好心人到老傢幫扶,公公婆婆也改變瞭態度。特別是前段時間,她利用微信為傢鄉兩所小學籌課桌,非常成功,當地電視臺等媒體爭相采訪她,學校還給她送瞭錦旗呢!

  真正深刻認識她,還是去年底我們幫助河南拾荒夫妻的時候,當時拾荒老人帶著三個4到6歲的有病棄嬰在廣州流浪,最先帶到天河好人尚丙輝愛心工作室時,因為他們長年沒有洗澡,味道很大,大傢都躲閃著,隻見謝海英挽起袖子,脫瞭鞋子拉起最臟的四歲棄嬰程文星洗澡。在洗屁股時才發現,這個孩子大小便失禁,屁股上兩個洞裡全藏著股屎,聞著孩子身上的陣陣惡臭,她用手給孩子將屎從爛的洞裡摳出來擦拭幹凈塗上藥水。自己卻在衛生間嘔吐瞭起來。事後,她告訴收養棄嬰的夫妻倆,一定要培養孩子幹凈的習慣,這麼大的味道,愛心人士想幫助也會被熏跑的。為此,她連續三天幫助三個棄嬰洗澡。事後她還為這一傢從網上捐到瞭一批新衣服呢!其實,她這樣視患者如親人的事很多,去年8月,當她得知高州根子鎮的孤兒張意偉患強直性脊柱炎,再不治療一輩子就完瞭,她立即與我和尚丙輝聯系,把意偉接到廣州送到瞭南方醫院治療。她像親媽媽一樣時時刻的照顧。謝海英原本準備陪張意偉參加9958的免費求助到揚州手術,她準備陪伴他一個月,但張意偉的情況太復雜無法去揚州,隻能在廣州治療,但無法立刻進行手術,在她不斷呼籲下,張意偉很快得到瞭愛心人士的關註和治療。

  提起幫助別人的事,講到興奮處,她眉飛眼笑、手舞足蹈、激情四射。沒有多少文化,幹的卻全是有文化人幹不瞭的事,謝海英全身心地幫助別人的事情太多。我經常拿她對比,感覺自己無論經濟條件、人脈資源和平臺都是她無法比擬的,但她卻做的是那樣的精彩,活得是那麼愜意。

  是的,我們常說:有一種生活你沒有經歷過,就不知道其中的艱辛;有一種艱辛你沒有經歷過,就不知道其中的快樂;有一種快樂你沒有經歷過,就不知道其中的純粹。特別是在這個薄情的世界裡,沒有錢還能活得有滋有味,需要什麼樣的境界,需要什麼樣的能力?當我們面對這個物欲橫流人心淡薄的社會,如何才能微笑面對?

  這個沒有什麼文化的農村婦女卻能在薄情的世界裡深情的活著,在幫助別人中快樂、幸福的生活著!這時,我總能想到謝海英甜甜的笑靨!也不由得想起一句話:會笑的人命運總不會太差!

  • 命運不回應你的請求,是想給你更好的
  • 命運永遠掌握在自己手裡
  • 命運如此殘忍,他們不曾抱怨
`;Q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