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振宇:人到三十,必須換個活法

  羅振宇:人到三十,必須換個活法

  讀書考學是人生的登天之梯,這個觀念打小就在我心裡根深蒂固瞭。我父母特別有先見之明,大概在我三四歲剛記事的時候,他們就天天在我耳朵邊念叨,你得先考取個本地最好的中學,這算是中瞭秀才;然後得考取個大學,這算中瞭舉人;接下來還有進士,現在叫研究生,那時才算踏上整個社會的登天之梯,也就是到瞭金字塔頂端的小房間。

  但是,你不要以為到這個小房間就完事瞭,小房間裡面還有一個保險箱,它的名字叫博士,打開這個保險箱才算是人上人。可是這個保險箱裡面還有一個小珠寶盒子,打開它才叫珠光寶氣,它叫博士後。

  前半生,我基本上就是按照父母告訴我的這條路,一步一步往上爬。我們這代人想脫離原來生活的小城市和鄉村,除瞭這一條登天之梯,也沒有別的道路可以選擇。

  我一直到前年(2011年)才拿到博士文憑。記得那天給我老爹打電話,說我拿到博士文憑瞭。老爹說:“趕緊送來讓我看看!”我給他送去後,老爹拿著那個文憑,老淚縱橫地說道:“終於把兒子培養成才瞭!”

  我站在旁邊,覺得他那時候的表情很荒誕,心想:“這東西有這麼重要嗎?博士現在都快車載鬥量瞭,你幹嗎還這麼重視?”我其他的榮譽、成就,在他眼裡好像都不算什麼,掙一萬塊錢也不過是一萬塊錢,博士文憑才是真才實學的標志。

  其實,不隻是老一代人,即使年輕一代也有這樣的情結,雖然自己不願意去讀博士,認為太苦。但是如果對方遞過來的名片上面印著“Doctor”,不是大夫而是博士,自己還是會肅然起敬。

  博士們的生存現狀分析

  現在我們來做一件煞風景的事情,幫大傢還原一下如今真實的博士生活,瞭解一下讀書人的舊活法是什麼樣的。

  先說理工科,理工科博士相對來說處境比較好,但是他們基本的生活狀態就是給導師打工——導師接項目,掙銀子,幾乎把他們當作免費的工人來用,最後給他們仨瓜倆棗。因為畢業證在人傢手裡掌握著,所以拿到的津貼也相對較少。

  這部分理工科博士生畢業之後,如果是學IT、電信的,華為、騰訊這種大公司可能會要,收入也還不錯。但是理工科專業林林總總、多如牛毛,絕大部分博士生畢業後的收入是不盡如人意的。

  普通人對於理工科博士生活的想象,都是穿著白大褂,陪著留白胡子的科學傢老爺爺攀登人類科技文明的高峰。可現實並非如此。舉例來說,比如學化學的,在畢業前兩年,最重要的任務就是在實驗室裡幫導師刷試管,這種體力勞動會占據生活的絕大部分時間。

  再來看文科,真的是比較慘。《羅輯思維》欄目有一個知識策劃叫李源,現在在中國人民大學清史研究所讀碩士。我曾經問他:“你們那兒的博士混得怎麼樣?”

  “哎喲,好慘,有幾個數字可以證明。如果你在我們人民大學讀博士,國傢每個月給你的補貼,也就是所謂的工資,是800大洋;當然這不算完,如果跟導師做項目,每個月還能拿到800大洋的補助。這1600塊錢,就是一個博士能夠在人民大學拿到的全部收入。”

  “如果你是博士後呢?會不會好一點兒?因為你歲數也大一點兒嘛,應該掙得多一點兒。”

  “沒錯,如果你在人民大學讀博士後的話,每年要交10000塊,學校會返給你30000塊,也就是說你每年凈得20000塊,平均下來每個月的收入不足2000塊錢。”

  也有相對來說好一些的,比如北京大學國際發展研究院,也就是林毅夫教授所在的那個學院。那個地方的博士後收入優厚,每個月的收入居然達到瞭5000大洋!扣掉住宿費1500塊,還剩3500塊錢。這就是目前博士後最好的生存狀態瞭。但是要知道,如果按部就班地讀完全部課程的話,博士後大概都已經32歲瞭。

  鄭也夫先生的《吾國教育病理》一書裡有一段分析,說一個男性如果到32歲的時候,還沒有為傢庭、社會盡到過任何責任,還在拿著微薄的收入,這種人還有什麼用?

  這話說得可能有點兒過,但事實就是這樣。如果一個人到瞭30多歲,還沒有對傢庭和社會承擔起任何責任,還抱著一種我要先學習、然後磨刀,磨完刀再去砍柴的心態,恐怕真的是有點兒遲瞭。

  博士畢業以後怎麼活

  可能有讀者會說,中國古人不是有兩句話嗎?“磨刀不誤砍柴工”“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也許等博士或博士後畢業後就好瞭。

  其實未必,就拿文科生來說,如果你想到一傢報社或者雜志社當記者,就需要先問問總編和社長,他們想要什麼樣的人?人傢才不管你是博士還是博士後呢,就看你能不能寫稿子。能寫稿子就要,不能寫稿子就不要,你的工資收入跟一個碩士甚至本科生都沒有太大區別。可是要知道,你的生命在求學的過程中,已經又過去三到四年瞭,你的投入劃算嗎?

  也有讀者可能會說:“你這個算法太市儈瞭,總有些人一心向學,就願意去做一個苦寒的讀書人,可不可以?”

  錢鐘書先生說得好:“大抵學問是荒江野老屋中,二三素心人商量培養之事,朝市之顯學必成俗學。”有人願意過苦日子,當然可以。但是,我們來看看那種一心想留校、終身都在做學問的人,是不是可以邁上登天之梯呢?

  我問過李源:“你將來考博士嗎?”
  “不考不考不考。”
  “為什麼不考呢?”
  “不劃算嘛。”
  “你是一開始就知道不劃算嗎?”

  “那倒不是,一開始我真打算這輩子就不掙錢算瞭,看你們吃香喝辣的,哥們兒就玩學問。大學一年級的時候看到,原來好好學習讀完博士可以留校當教師,行,哥們兒就走這條路;大學二年級發現,博士留不瞭校,博士後才能留校;大學三年級發現,博士後也留不瞭,需要排隊,需要撞機會。”

  你知道李源給我算的賬是什麼?就是如果你是985、211這種名牌院校的,讀完博士後,基本上能夠找到的比較好的工作,就是在一個外地的二本高校當教師,留在好學校的可能性非常非常之小。

  《羅輯思維》節目在北京的一個錄像地點是建外SOHO,樓下有傢小餐館在招服務生,每月底薪3000元,加上獎金、全勤獎、提成等,幹得好的月收入能達到4000元。請註意,這4000元可是包吃包住的,也就是說,一個在餐館裡端盤子的服務員——這個城市最底層的勞動人民的收入,和博士生剛開始能夠期望的收入是差不多的。

  三個當代人的新活法

  難道真的是這個社會不厚待知識分子嗎?也不是。過去十年,讀書人當中發生過這麼幾件事。一個研究美學的教授講三國出瞭名,他叫易中天;一個研究廣播電視媒體的教授講《論語》出瞭名,她叫於丹;一個海關的公務員寫明史出瞭名,他叫當年明月。有媒體采訪當年明月:“你這麼小的年紀,20多歲就寫出皇皇七大本明史著作,雖然是通俗版的,你不覺得太容易瞭嗎?很多教授說,有些學問是要窮30年的精力才能開始做的。”

  當年明月就說這麼點兒東西還用得著30年?能有多少資料啊?花30年才做完的人,隻有兩種可能:第一,他太笨;第二,他在騙你們呢。

  我不敢說當年明月說得對不對,我也不敢否定所有明史教授的努力,但是至少我們可以從當年明月、於丹、易中天的例子中得到一點啟示,就是市場經濟下的社會並沒虧待讀書人。如果你做出瞭讓市場認可的學問,采取瞭在這個新時代應該采取的存活方式,它就會給你豐厚的利潤。

  據說於丹出的第一本書《於丹〈論語〉心得》的利潤,是中華書局自新中國成立後掙的所有錢的總和,於丹當然也掙瞭很多錢。至於當年明月,據他原來的一個同事講,到現在為止,他因《明朝那些事兒》拿到瞭上千萬的版稅。

  所以,你不能說這個社會欺負讀書人,正確的結論是:過去的活法不成立瞭,讀書人必須換一個活法。

  摘自《羅輯思維:成大事者不糾結》

  • 寫給三十歲還在路口張望的朋友
  • 人生的十門功課,送給三十而立的你們
  • 三十歲那年,我的夢想是年薪十萬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