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人就像賽車手:功力不是體現在油門上,而是體現在剎車上

  做人就像賽車手:功力不是體現在油門上,而是體現在剎車上

  文/王路

  我見過很多用功的人,他們看似“勇猛精進”,事實上卻不是,“用功”和“勇猛精進”並非一碼事。

  R是牛人。那年聖誕節,期末考試考完最後一門,大傢聚餐,聚完餐後R回到宿舍上自習上到凌晨3點。他不僅修我們經濟學專業的課程,和我們相關的所有數學課程他都會上,哪怕是隻有一點兒相關,他也要把那門課整個學下來。做畢業論文那陣子,他桌上堆瞭一堆關於C語言的書,我問他為什麼看這些書,他說寫論文時遇到一個問題,而計量軟件沒有解決這個問題所需的功能,所以他打算自己學編程。R有志於學術,一心想出國讀博,但直到今天都未能如願,仍然在一傢銀行做小職員。他現在每天下班後仍然看書學習。R雖然牛,但不是精進的人,這是“躁進”。

  躁進的人,沒有魄力把不太相幹的東西丟掉,進取對於他們而言,不是理想,而是夢想。

  T是牛人。不僅是因為令我們頭疼的課程,他能輕松玩轉,還因為他各種遊戲打得都比我們好。他花在學習上的時間比我們多,花在遊戲上的時間也比我們多。我們班十幾個人同時申請“三國殺”賬號,隔瞭一陣,大傢聯機時發現別人都隻有10級左右,T已經30級瞭。不僅如此,他的應酬也比我們多得多。隻要有朋友叫他喝酒,他必然會推掉手邊的事情去陪朋友。他的一天仿佛有48個小時,我們不知道他的時間是從哪裡來的。T雖然牛,但不是精進的人,這是“狂進”。

  狂進的人,有著廣泛的興趣,卻不清楚對自己最重要的是什麼。進取對於他們,不是追求,而是遊戲。

  F是牛人。某年夏天,他對我說:“暑假沒事,背GRE單詞吧。”我說:“你要出國?”他說:“不一定出國,閑著沒事,總不能浪費時間吧。”接下來找工作,他每天投10份簡歷,參加每一場面試。在手裡已經有一堆好單位的錄用聘書時,他還早上5點爬起來坐動車到深圳去參加一個小咨詢公司的“群面”。我問他何須如此,他說:“閑著沒事,就積累一些經驗。”他手裡的錄用聘書太多,不知道該去哪傢,反而過期瞭好幾個,最終也沒有去成那傢最好的單位。F雖然牛,但也不是精進的人,這是“亂進”。

  亂進的人,不是真的要進取,他們隻是閑不下來。進取對於他們,不是目的,而是手段。

  但是,在諸如躁進、狂進、亂進之外,還有精進的人存在。他們也在耗費自己的生命,但是他們耗費掉的每一秒生命,都像一把“架在咽喉上的刀”一樣。他們犧牲最少的棋子,去擒住對方的“帥”。

  我和K有一年時間是室友。K挺懶,愛拖延,好像沒有什麼事情會讓他著急。有一次,他的某篇論文收到瞭二審意見,審稿人提出不少修改之處,要求最遲下周一早上交稿,再晚就不能發表瞭。接下來的幾天裡,我完全沒看到他有任何動靜,他每天都和往常一樣。到瞭周日,我問他:“你的論文改瞭沒?怎麼沒見你改過?”他說:“等於改完瞭。”我驚訝:“什麼時候改的?我怎麼沒看見。”他說:“審稿人提的那些意見,我預計用兩個小時能解決。他們明天早上10點截止,我早上8點起床,用兩個小時,就改完瞭。”我覺得他是在開玩笑,結果第二天他果然8點起床就開始修改,將近10點改完,然後發瞭過去。不久,那篇論文順利發表。

  他改論文的那天早上,我就坐在他旁邊,他從上網搜集最新的數據,到修改模型,再到增加檢驗過程,其間很多繁難復雜的地方,竟然沒有發生一丁點兒的意外。我問他:“學校的網絡這麼差,你就不怕找數據時突然斷網嗎?”他說:“那是不可控因素,不過即使斷網瞭,我也能想出應對的辦法。”他似乎對那些可能發生的意外一點兒都不恐懼,他相信自己有應對意外狀況的能力,但他好像又特別吝惜這種能力,以至於在意外並沒有發生時,他根本不會去動用它。

  看起來一點兒也不精進的K,其實是個很精進的人。受K影響,我也養成瞭兩個習慣:第一,無論多忙,都不會犧牲必要的睡眠時間;第二,無論多忙,每天都拿出兩個小時來浪費,幹什麼都可以,就是不幹“正事”。

  多年過去,這兩個習慣讓我受益良多。回想自己花在“幹正事”上的那些時間:學地理、學經濟,考各種證書……這些對我完成今天手頭上的事情毫無幫助,反倒是在那些拿來浪費的時間裡做的事情、冒出來的想法,讓我收獲瞭許多寶貴的經驗。K大致這麼說過:“越是十萬火急的時候,越需要放松下來。”一個好的賽車手,功力不是體現在油門上,而是體現在剎車上。精進不是錙銖必較,精進的要義是不疾而速。

  • 做人的最高境界:抱樸守拙
  • 改變你一生的30個做人智慧
  • 十八個做人的硬道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