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重強者之強,才能包容弱者之弱

  尊重強者之強,才能包容弱者之弱

  有位朋友剛剛做瞭初二年級某班的班主任,有一天街上遇見,她熱情的邀請我去她的辦公室做客,帶著一腔新官上任的激情和略微的惶恐,她說:“你可不知道瞭,現在的小孩哪像咱們那時候好管啊,一個個人精似的懂的可多瞭。”

  正說著有人敲門,他們班的數學老師氣沖沖的站在門口叫著我這位朋友的名字。“你看看你們班這兩個,上課倆人一直低頭看課外書,我都暗示三次瞭還裝著沒看見,多影響班裡的學習氛圍。”我一伸頭就看見辦公室門口耷拉著頭站著的兩個男孩,還稚嫩的像春天剛鋤完地長出的新草。

  好說歹說哄走瞭數學老師,青著臉叫門口的倆人進來,奇怪的是對其中一個比較和顏悅色,略微訓斥瞭幾句就放他回去,而對另一個卻毫不客氣,劈頭蓋臉一頓教訓。連回避在外面的我都不小心聽到瞭一兩句“你以為自己有什麼瞭不起…”和“你以後就會明白瞭…”

  那男孩出來的時候臉上沒有多少鬱悶,反而帶著一點尷尬和憤怒,他飛快的抬頭看一眼我,然後跑回教室。

  “看來做老師的還是逃不過以分取人啊。”我開玩笑道。

  她一挑眉“怎麼可能!我上學的時候就最討厭老師眼裡隻有分數瞭,我自己怎麼會這樣做。”

  “那是…傢裡有關系的緣故?”

  “你想多瞭…”她無奈的攤攤手,“一個學習一般,中遊水平。第二個全班第一,跟關系不關系沒有關系。”

  我徹底被繞暈,“所以你剛剛批的比較狠的,居然是學習好的那一個?”

  “對啊,現在的小孩子可精明瞭,自己知道學習好受老師喜歡,仗著這一點經常在課堂上看課外書或者跟同桌說話,影響得其他人也沒辦法學習,本來確實沒多大點事,就是趁這個機會要壓壓他的風頭,尾巴不要翹的太高。這個年紀的學生成績能差多少,跟大傢保持步調一致才是最重要的,讓大傢都知道別覺得自己成績好就瞭不起,不然我們還怎麼管。”

  我終於瞠目結舌,面對這這個邏輯感覺到自己貌似被這個時代淘汰瞭。

  河蟹這兩個字,原來早已經滲透到學校這一方凈土瞭。

  我想起之前在另外一個朋友傢發生的事,他有一對七歲的雙胞胎兒子,兩個小孩長得非常漂亮,甜甜的叫著你的時候像是江南的春雨一樣柔軟,哥哥個子較高,長得也比較結實,弟弟則看上去有些瘦弱,聽說是小時候比較多病的緣故。

  於是我拿出禮物,本能的準備讓弟弟先選,被朋友拉住“我們傢都是哥哥先挑的哦”,他笑瞇瞇的向哥哥眨眨眼,那個孩子興沖沖的跑過來左右翻看,而瘦弱的弟弟在一邊眼巴巴的看著也不出生催促,一看就是習以為常的樣子。

  忍不住跟朋友小聲說到“哎,你們傢怎麼這樣,沒有大讓小這一說嗎?”他擠擠眼“別急,你別急。”

  果然那哥哥挑瞭一會兒,回頭問弟弟“你是不是喜歡這個變形金剛?你要是喜歡我就拿奧特曼好嗎?”

  然後兄弟倆樂呵呵的抱著各自喜歡的玩具跑開,而我的朋友講給我這個故事:兄弟倆才五歲的時候其實很容易就分出強弱瞭,哥哥那時候已經比弟弟高瞭快一頭,而又瘦又小的弟弟自然得到瞭傢人更多的註意和疼愛。可這個時候他們卻發現這兩兄弟不對勁的厲害,比如哥哥會在弟弟睡覺的時候忽然在他耳邊尖叫,或者將花盆裡的土放在弟弟碗裡,而弟弟在獨立面對哥哥的時候像個受委屈的綿羊,但是每當有大人在旁邊的時候就變本加厲的欺負回來。

  “你知道動物界的原則是什麼嗎?”朋友問,“就是讓強者憑自己的本事成為強者,而當他們的地位得到認可的時候,才會放弱者一條生路”。

  除非是餓極瞭的時候,你什麼時候見過老虎和獅子捕捉青蛙?

  你什麼時候見過獵豹撕扯蝴蝶?

  就連兇狠的鱷魚也不會傷害小鳥。

  人和動物一樣,最介意的並不是地位差瞭很遠的物種,下手的總是讓自己感覺到地位不保的對象,尤其是當外力將原本是弱者的人扶上瞭強者的寶座,不甘,委屈,憤怒,尷尬會將強者撕扯的變態,然後不是自暴自棄,就是幹脆毀滅弱者。

  他摸摸他傢小子的頭“我才不想讓我兒子從小就生活在一個被大人扭曲的世界,哥哥強壯那他就是老大,當他意識到自己的地位不會動搖的時候他其實會主動關心弟弟,甚至有時候會保護他或者考慮他的感受,就像你剛剛看到他們選玩具一樣。弟弟如果想要變強,就不能依靠大人的力量,他要自己好好吃飯然後長得超過哥哥,他這一輩子太長,我們做傢長的能夠護他多久?哪天手酸瞭一把扶不住我傢小子還不被這社會吞瞭。”

  相反的則是那位老師的做法,或許不僅僅是她,而是中國的整個社會就是如此,綁住強者的腿讓弱者提前起跑,按著強者的肩膀讓弱者搶先攀爬。然後告訴他們,所有人都是一樣的,我們站在同一條起跑線上。

  造物之神奇,不就在於它給瞭我們不同的天賦,能力與性格,這些是我們天生就擁有的,並也應遵守大自然中代代相傳的法則。

  否則的話,當作者因為寫的文章因為智障看不懂而停筆,當畫傢畫的作品因為一個盲人而停展。當弱者的最低水平成為所有人行動的最高限,不敢想象這會是一個怎麼樣的世界。

  而我們的同情心憐憫心公理心,本身並不能扭轉強弱的地位,我們包容弱者,並不意味著我們需要強迫強者做出不必要的犧牲。

  這世界原本就殘酷,接納它,接納它的本身。尊重強者之強,讓這個世界以它本身的模樣呈現,同時也給予弱者一個自處的空間。

  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 父母已老請多包容
  • 開拓眼界,開闊包容的胸懷
  • 關於包容的個性簽名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