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子,不漂亮也沒關系

  女孩子,不漂亮也沒關系

  文/老楊

  我一直都知道自己不漂亮。

  初中英文課上給自己起瞭和班花同樣的名字Angel,在班上做自我介紹時遭到哄堂大笑;高中時給暗戀兩年的男孩子寫字條,男孩子竟然笑著把字條揉成一團扔進瞭垃圾桶,後來逢人便把我指給他們看,“瞧,就是那傻妞喜歡我”;大學時交往的男朋友,總是嫌棄我的胸部平平和超過平均值的大腿尺寸,經常旁敲側擊地教育我,“女孩子還是瘦一點好看啊!”就連後來男孩子跟我表白,說的都是,“我喜歡你,因為你長得很樸實,看起來很單純,應該是個好姑娘。”

  因為先天不占優勢的基因,我一直自卑,很介意別人對我的評價,多少次我心情難過地看著鏡子裡的自己,失望地打量著那張沒有任何閃光點的臉,塌鼻子,厚嘴唇,帶著淺淺褶皺的大額頭,還有一顆發育不完全的小小牙齒,擠在門牙邊,讓我連笑的時候都很難看。更可怕地是,我從青春期開始,用一頓晚餐能吃掉三碗飯的速度,迅速地發胖。於是在那個女生都開始介意身體是否苗條的年紀裡,我把吃當成發泄自卑的渠道,大腿背後隆起脂肪粒,腿彎處攀爬過皮膚漲開的紋路,讓班主任在每年運動會前都會毫不猶豫地對我說,“xx,你代表班級去撇鉛球吧!”而我也記得十六歲時的冬天我穿著厚厚的羽絨服走在路上,後面追來一個二十多歲的小夥子,禮貌地問我“大姐,您知道xx路怎麼走嗎?”

  這種不漂亮,對於一個青春期的少女,簡直是一場毀滅性的災難。那麼好的年紀,不敢穿暴露皮膚的衣服,連悶熱的夏天都把運動服披在身上,好像這樣就不會有人知道我有厚厚的手臂和肥肥的下巴。我害怕出醜,不敢在課上發言也不願在集體中講話,下課時也隻是靜悄悄地去廁所。我拼命嫉妒班花,以及班花受到的各種優待,甚至希望從回傢的巷子口撿到一隻神燈,可以讓我鄭重地許願,拿我一切的好東西去交換班花的那副好外表。

  那時候的用功讀書,是唯一一件可以讓我用來對抗自卑的事,班主任的大力贊揚和同學們的羨慕眼神,忽然給瞭我灰暗的生命裡,一個向往的緣由。空蕩蕩的生活裡,出現可以為之努力的光點,我非常用力地,用這種方式讓自己成為班花一般的發光體。除瞭努力成為班級裡的第一名,我嘗試寫作,投稿給雜志和報社,每一封寄來的稿費單裡都藏著一個青春期少女的自信心。我代表班級參加競賽,站在操場中央成為升旗手,也組織同學參與各種社會活動。一個人在年輕時候得到的鼓勵,往往會有長久的作用,在我之後的人生裡,我也習慣用這種創造優異成績的方式,來維護自己的自尊,雖然沒有受到同班花一樣的優待,卻也得來很多尊重。

  這種靠成績維持自尊的方式,一直到我的大學時代,還在發揮效用。可是後來,我戀愛瞭,就像張愛玲愛上胡蘭成時寫下的,“見瞭他,她變得很低很低,低到塵埃裡,但她心裡是歡喜的,從塵埃裡開出花來。”我也把自己埋進深深的塵埃裡,像是朝拜神明一般,甘願把鼻尖貼在他的腳底下。於是,我的自卑,又神不知鬼不覺地回來瞭。

  我的生活重心從課本上的ABC轉移到瓶瓶罐罐的化妝品和減肥藥。我學著室友的樣子在臉上刷刷抹抹,又喝著減肥茶半夜蹲在廁所裡嘔吐呻吟。你大概可以想象得到,一個不太好看的女孩子,把臉刷地跟白粉一樣,還要在小胖腿上套上黑絲襪,穿著高跟鞋一瘸一拐,這是多麼滑稽的形象。我東施效顰的做法,很快遭到男友嫌棄,我歇斯底裡地哭鬧過挽救過,也最終敵不過一個美貌大胸女子的挑釁。很遺憾我沒有把那時的自己活成“你有大胸我有大腦”的架勢,我把睡眠和薯片當做失戀的解藥,任由身材和悲傷一同膨脹,隻要一想到前男友和大胸女從此過上瞭幸福美滿的生活,我就用眼淚把自己淹沒,室友把紙巾遞給我,勸我,“別哭瞭假睫毛都掉瞭”,我怒吼,“活都不想活瞭,還管美幹什麼。”

  後來真正開始意識到自己的不美,不僅僅是因為我那塌鼻子和厚嘴唇,而是自己對這副不美的身體還要氣急敗壞地作踐下去,這種行為實在不美。那時我媽去參加小學同學聚會,見到分別瞭三十幾年的夥伴,回傢後惋惜地說,“天哪,當年xx那麼好看的一個人,怎麼能胖成那樣?”“哎,本來特別賢淑的人,現在臟話連篇,罵起自傢老公簡直出口成章!”卻也有這樣的感觸,“對瞭,當年我班一個其貌不揚的女生,也不知道怎麼保養的,身材和皮膚都挺好的,說起話來輕聲細語,句句在理,很有氣質,一看就是活得特別有質量的那種人!”

  說者無意,聽者有心,在這一瞬間,我忽然就特別想成為“那種人”,想成為在歲月中越變越好的那種人。之後的日子裡,我用不同的方式讓自己成為好一點的人,發展固定的讀書時間,慢慢重塑身材,磨練粗糙的性格,培養生活技能,陶冶女人情懷,學會用能力講話……這一切的後天努力都讓我意識到,上天給予人們的資源並不公平,可是你卻可以有權利決定把它運用到何種程度。

  隨著年齡的增長,我也漸漸發現身邊這樣一個現象,在我所認識的顏值較高的優秀男性朋友中,十八歲時大多喜愛貌美的大胸女子,隻要對方有一張明媚的臉龐,就甘願做二十四孝男朋友,而後來到瞭談婚論嫁的年齡,結婚對象卻往往是一個樣貌普通的女子。這常常引起人們“鮮花插在牛糞上”的感慨,可是一場婚姻,最重要的不是一張絕世的容貌,而是那些不容易被時光帶走的東西。這些美好婚姻中的太太們,大多有在工作中獨擋一面的精幹,也有燒得一手好菜的柔情,能夠為伴侶作出適當的犧牲,也會為自己保持讀書學習的熱情,可以穿著禮服和高跟鞋得體地出席一場聚會,也能夠穿上跑鞋在清晨跑上五公裡……就是這些長得不漂亮卻活得很漂亮的太太們,讓我停止對上天的埋怨,心安理得地接受自己的平凡,保持內心的質量,把外在維持在最好的狀態,做一個勤奮善良樂於分享的人,這才是一個不漂亮的女孩子,應該有的美麗。

  有人在網上發起過這樣的問題,女孩的相貌到底有多重要?我見過的最聰明的回答說,外在決定兩個人是否在一起,內在決定兩個人在一起多久;外在決定你接觸男人的廣度,內在決定你瞭解的男人的深度。嚴歌苓寫下讀書與美麗時說,“美化靈魂有不少途徑,但我想,閱讀是其中易走的,不昂貴的,不須求助他人的捷徑。”美瞭一個世紀的女神奧黛麗赫本講,“若想紅唇誘人,請多講善意的話語。若想明眸善睞,請多看他人的優點。若想身材苗條,請將食物分給飽受饑餓之苦的人們。若想擁有美麗秀發,請讓小孩子每天撫摸你的頭發。若想儀態優雅,走路時要銘記:你不會獨行。”我曾經認為,一個女人的美麗,是完美的臉頰,緊致的皮膚,高挑的個頭和傲人的胸脯,然而看看身邊的女性朋友,那些能夠被稱為歲月美人的姑娘,大多是這樣的人——她們懂得用讀書去豐盈內心,用智慧和理智講話,在工作中努力上進,對朋友樂善好施,堅持健康的生活方式,用欣欣向榮的人生告訴我們,美麗若在歲月中長存,完善內在是比美化外在更持久的方式。

  我不常看電視,卻發現瞭這樣一條規律。人們可以記得住的明星大多不美,而當人們記得一個美貌的明星時,大概又不僅僅是因為她美。我十八歲時,愛張柏芝,因為《喜劇之王》裡的她美到不可方物,二十五歲時,我依舊愛張柏芝,是因為她經歷艷照門和離婚的打擊後,還能夠堅強樂觀地帶著兩個孩子好好地活在正面的人生裡。我還愛洪晃,愛她說“我心眼有點小但不缺,我脾氣好但是不是沒有”的幽默和睿智;愛金星,愛她“我一直是女人,隻是在男人的世界臥底28年,僅此而已”的坦率和灑脫;愛徐靜蕾,愛她的才氣,愛她的電影,愛她小人物的壯烈愛情裡,藏著有情人才看得懂的包袱。

  在我最近十年的人生裡,美貌的缺乏,使我錯身很多東西,公主般受寵的待遇,忠貞的愛情,唾手可得的工作機會,以及那不曾意識到的更多。但是曾經耿耿於懷的自己,對於“首先你要長得美”的言論,也終於可以一笑而過。如今依舊會有輿論在探討女人的容貌在生活與社交中有多麼重要,也有糊塗的姑娘們前赴後繼地把整容當做一種重生。可是,對於有能力去改變生活的女人來說,美貌怎麼可能是唯的一出路?

  前一段時間看非誠勿擾,居然看到當年的班花站到瞭相親的舞臺上,她穿著Bling Bling的短裙,露出白皙筆直的長腿,依舊是同齡女孩中最漂亮的那一個。站在舞臺中央,耀眼的班花和男嘉賓跳瞭一段撩人的拉丁舞,我守在電視機前,剛剛和男友分享掉一個大西瓜。看著鏡頭裡的班花嬌羞地講,“我想要一個能和我一直走下去的人”,那份青春期時心馳神往的美貌,讓如今的我依舊還有很多羨慕,卻不再會有“拿我一切的好東西去交換那副好外表”的蠢主意瞭。我還是塌鼻子,厚嘴唇,小牙齒擠在門牙旁,大額頭上的皺紋更深瞭一點,鼻尖上又多瞭幾點雀斑,笑起來仍舊很難看,可是站在鏡子前的這一刻,我發現自己沒什麼可埋怨上天的。我被人拒絕過,挑釁過,也舍棄過,但是卻終究沒有辜負時光,我找到一個深愛的人,讀懂瞭他深邃的內心,並且活出瞭自己最美的模樣。

  任何一種相貌,都來自靈魂的修行,我相信讀書的力量,相信奮鬥的力量,相信善良的力量,就像我相信,那未知的未來中一定會有更美的自己。

  女孩子,不漂亮也沒關系。

  • 致年輕女孩子:人生隻有一次機會,不能倒帶
  • 一位老總的感言:沒有事業的女孩子
  • 楊瀾給80後女孩子的14個忠告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