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最完美的,隻有最合適的

  沒有最完美的,隻有最合適的

  文/輝姑娘

  親愛的朋友,首先要感謝你今天請我去你的新公司做客。公司雖然不大,但五臟俱全,可以看出你對它傾註瞭全部的心思。

  你問我:對你的公司有什麼樣的看法。我想對你講述的,是我觀察到的一些細節和一些想法,僅供參考。

  你的辦公室寬敞明亮,裝修得體,門窗的隔音質量很好。可是大概正因為太好的緣故,你聽不到門外兩個女孩的嬉笑聲,她們從指甲的顏色談論到網店的促銷,不亦樂乎。你走出門的時候,剛好她們聊得累瞭開始對著電腦敲文件,她們微笑著沖你打招呼,你也微笑致意。

  然後你訓斥瞭那個在旁邊吃蘋果的女孩,說上班怎麼能吃東西呢?你沒看到在你出來之前,她剛剛打過一個長長的電話,說得口幹舌燥才成功幫公司做成一單大生意。

  不要貿然對某一個員工下定義,你不知道的事多得是。觀察日久,方見人心。

  我們出門的時候,看到的那個在樓梯間哭泣的女孩,真的哭得很慘。你心軟瞭,走過去問她發生瞭什麼事。她抽噎著說是因為工作失誤被主管罵,你安慰瞭她,又親自把她送回工位,女孩破涕為笑,連聲說謝謝老板。你也很高興,可你大約沒註意到,她主管尷尬的臉色。

  “越權”不僅是下級對上級可能出現的問題,而且上級對下級也一樣。

  你自認體恤下屬,卻沒想過挫折是每個人成長的必經之路。在像她一樣的年紀,你也蹲在樓梯間哭得上氣不接下氣,可是如果沒有那樣的你,也沒有今天的你。

  那位主管未必不這樣考慮問題,隻是你橫插一刀的安慰,讓她頓時陷入瞭兩難的境地,仿佛父母教育孩子,祖母跑出來心啊肝啊地呼喝,孩子得意於逃過一劫,教育卻就此失敗。父母更是失卻威信,不再有說服的底氣。

  再來談談你那天從牙買加帶回的極品藍山咖啡吧。端咖啡進來的小秘書手腳太過毛糙,灑瞭一小半出去,還弄臟瞭我的牛仔褲。你當時就皺起眉頭,訓瞭她幾句,女孩的臉漲得通紅,低著頭出去瞭。

  後來出門上衛生間,我路過她的辦公桌,她不在,電腦開著,我無意間看瞭一眼,居然發現她在寫小說。我很好奇,就坐下來讀瞭一段,出乎意料的是,她文風清新,構思奇巧,頗有幾分文字功底。

  我回來後對你提起,你卻嗤之以鼻。說這個文秘一天到晚不務正業,連咖啡都端不好居然還有閑情寫小說,就應開除為妙。

  我卻想起前些天你還在跟我抱怨,說缺少一個得力的文案專員。我說這個女孩不是剛好嗎?你搖頭,她?她才高中畢業,都沒上過大學。再說,小說寫得好不代表文案也寫得好。

  文憑論早已過時,不拘一格降人才這種話,在社會的每一個角落裡被充分實踐著。你又焉知那女孩沒有考上大學不是因為閱讀瞭太多的課外書籍?她的內心世界,是否比那些上過大學卻連自己喜歡什麼都不知道的人還要豐富精彩?我們眼中的“不務正業”,也許正是不為人知的特長與驚喜。

  何妨給她一次嘗試的機會,也許就此改變她的人生與你的事業,亦未可知。

  至於誰來給你沖咖啡,不必著急。我在洗咖啡杯時,美麗的前臺小姐正巧也在洗手,僅僅是聞到瞭杯裡殘餘的咖啡香,她就用驚喜的表情看著我說:“今天老板沖的又是藍山?”然後我們探討瞭一下煮咖啡的正確水溫,以及口感的變化。我想,她最擅長的並不是在前臺接電話,也許,她很樂於再增加一份與愛好相關的工作。

  我旁聽瞭一場你召開的公司會議,公司的幾位高管都是外聘回來的精英,講話引經據典,滔滔不絕。

  然而連我這個外人都有所感覺—他們並不瞭解這個公司,更沒有感情可言。他們所講的都是在舊公司的經驗;他們所希望的,是在這傢新公司拿到更豐厚的薪水,得到更高的晉升;他們中間的大多數人,把這份工作,僅僅當做一份工作—這當然不是他們的錯。

  因為他們並不是陪同你創業的那些人,你經歷的那些坎坷他們未曾親見,你四面楚歌時他們一無所知,他們在最輝煌時為你錦上添花,卻不知錦繡背後的針針刺痛。

  最關鍵的是,你是否看到,當宣佈這些新高管的名字時,那些陪你一路走來的老員工們,眼裡黯然的神色。

  他們也許沒有著名學府的畢業文憑,也沒有讀過 MBA;他們沒有當過大公司的主管,隻是陪你在創業初期東跑西顛,兢兢業業。他們忠於公司,並樂於為公司奉獻自己的青春、熱血和激情,他們很少對你抱怨和要求過什麼,然而他們未必沒有在心裡暗暗希冀過,可以在公司有更好的發展。

  但你總是覺得不放心,因為彼此太瞭解,所以你熟悉他們所有的優勢和劣勢,你會下意識放大那些劣勢,然後你會想,也許會有“更好的選擇”。可是你似乎忘記瞭,這個世界從來就沒有完美的人選,隻有最合適的人選。

  一個好員工最關鍵的並不是優勢比別人多,而是在面對工作時,願意為瞭公司,竭力克服自己的劣勢,並努力把自己也許並不豐沛的優勢發揮到最大,進而讓集體利益最大化。

  馬雲在2001年,告訴他的十八位共同創業的同仁,他們隻能做小組經理,而所有的副總裁都得從外面聘請。然而十年過去瞭,他從外面聘請的人才都走瞭,而他之前曾懷疑過其能力的人都成瞭副總或董事。

  現在,馬雲說,他相信兩個信條:態度比能力重要,選擇同樣也比能力重要。

  做一個管理者,就像每天拿劍上班的人。高手用劍,出神入化,不但保護自己,也可以見血封喉,遊刃有餘。笨蛋劍客用劍則從來傷不瞭人,搞得自己遍體鱗傷還破口大罵劍的質量太差。比笨蛋更笨的一種劍客,則把燒火棍當做劍,舞得呼呼作響,還自認天下無雙。當然,這些都不是最糟糕的結果。如果把一把好劍活活用成瞭燒火棍,才算暴殄天物。

  我親愛的朋友,我們都在職場上浮沉,幸運的是,長劍才剛剛出鞘。更幸運的是,你是拿劍的那個人。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中,總比被別人握在手中要好得多。

  • 追求成功,但不必完美
  • 給生命一個完美的備份
  • 30字的完美個人簡歷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