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夢,你隻能想想

  有些夢,你隻能想想

  文/舒心

  我隻有高中學歷,這是多年以來我一直羞於啟齒並深感自卑的事情。當圖書策劃人找到我,問我要作者簡介的時候,我內心的復雜程度無以言表。別的任何作者能信手拈來的學歷、專業、已取得的榮譽或是從事文字工作多年的經歷,我一樣也沒有。有的甚至已留學歸來或是正在國外深造,那更是我不可企及的高度。畢業幾年,我隻收獲瞭磕磕絆絆又曲折不堪的工作經歷,但是這些,是羞於做“作者簡介”的。所以,直到我拿到“勵志”選題開始寫樣稿的時候,我都是沒有“作者簡介”的一名作者。

  關於有些夢想,我是到瞭再也無法實現的時候才意識到,我曾經是那樣深切地渴望過。高考前的最後一次動員會,班主任讓一位連續復讀五年的同學做演講,同學隻說瞭一句“我最想當兵,但我已超齡”就突然哽咽,再也說不下去——即便能在第六次高考時金榜題名,也無法彌補此生不能手握鋼槍的遺憾,有生之年他再與軍旅無緣。彼時正在為心中摯愛的大學夢苦苦奮鬥的我,並不能完全體會直面“夢想永遠無法實現”時那種力不從心的感覺。從小接受的教育都是在講“鍥而不舍,金石可鏤”的人生良言,讓我一直堅定地以為:隻要永不放棄地努力奮鬥就一定會得償所願。甚至我還篤定這位復讀五年的同學一定會像愛迪生發明燈泡一樣,最終取得傲人的成績。然而,生活總是能不費吹灰之力地輕輕彈碎我們當初的那些“堅定不移”。

  在第六次參加高考後,同學依然與本科院校擦肩,最終平靜地讀瞭大專,再沒復讀。據說,他的分數比第一次高考時還要低。畢業聚會上,他醉得玉山將崩,酒言酒語,一直反復說著他錯瞭,不該復讀,該去參軍。他趴在酒桌上淚眼婆娑又頹廢無力的樣子,多年後的今天仍是異常清晰地印在我的腦海,揮之不去。復讀五年的異常壓力,為讀本科放棄參軍的艱難割舍,無不讓當時那顆年輕的心無處安放。不懈的付出後,誰能料到結局會是如此荒涼——與軍營永無交集,與直招本科生也失之交臂。如歌的青春,到底該怎樣度過才不算是對歲月的辜負,五年的奮鬥,在赤裸裸的結果面前變成瞭對歲月的蹉跎。無人不佩服他敢於復讀五年的勇氣,但是高考時“勇氣”是不能加分的;無人不替他惋惜參軍夢的遠去,但是歲月是不能回頭的。

  生活最大的魔力就在於,他能讓你原本稚嫩的心變得溝壑縱橫,他也能無聲無息地撫平你心上所有傷痕。再次偶遇這位同學,已是幾年之後瞭,問及現狀,他笑著說自己已經專升本,日後還打算考研。通往夢想的路從來都不隻一條,可惜我們都是許久之後才懂得這個道理。無關於堅持,在曲折的人生道路上,我們總要學會迂回前進,學會轉彎。與其傾盡全力復讀五年,讀專科看似是無奈之選,卻也不是沒有後路可走。隻是“專升本”的這條路,雖能最終成為本科生,但卻也永遠錯失瞭曾經夢寐以求的“直招本科”的夢想。即使放棄最想走的參軍路來為之奮鬥,也沒能換來生活的稍稍垂憐。

  我從來不否認隻有奮鬥才能離夢想更近,人定勝天這樣的詞語被無數人驗正過,也激勵著無數正在為夢想努力奮鬥的年輕人。但是,不是你付出瞭比“成功人士”多幾倍的努力,就一定能取得他們的成績。沒有回應,往往才是生活的常態。當我們開始平靜地接受生活的沒有回應並依然不放棄努力,這才是成長。在朋友圈看到一則勵志的標題——生活不隻是眼前的茍且。的確,茍且與幸運,是交替出現的。我們都無比渴望幸運之神的垂青,是因為茍且的時光特別長。學會在諸多“茍且”的夾縫中艱難紮根,才是生活最想教會我們的本領,哪怕最終到達的那片土地,不是你最初的夢想,也要面向太陽,努力生長。

  教瞭我三年的語文老師說,我是最不會寫文章的學生,總能用自己的論據推翻論點,還說得煞有介事頭頭是道。當接到“勵志”的選題起,就隱約覺得做不好,我並沒有讓頹廢的人振作起來的強大力量。最終,策劃人對樣稿的評價是——沒有閱讀意義。寫得確實是蒼白無力,通篇都在胡言亂語,所以這也在情理之中。他給出的建議是,要盡量寫得高大上一些,不要寫沒讀過大學。我盯著聊天記錄,愣瞭好久好久。

  我想起幾年之前的一次應聘,對面那個胖胖的男人溫和地微笑著,他說我很真誠,但是學歷真的不達標。生活最現實的一面就在於此,沒有人會因你缺少某個標簽歧視你,他們隻是設定個門檻將你拒之門外。能力大小決定瞭工作後的優秀與否,但是最基礎的全日制學歷會決定你能不能得到工作的機會。

  前不久加瞭一個興趣群,群主以學歷為界,分瞭幾個小群,大意是相同層次的人會有更多的共同語言也更易相處,反復強調沒有歧視的意思。甚至有個軍校生姑娘大膽提出自己的婚戀觀,說自己隻願嫁軍官。有人問士官行不行,異常幹脆地回答:“不行。”一個女同學,如願嫁瞭本科生,偶爾通電話說起擇偶問題,亦是斬釘截鐵地表示:“讀過大學的人,就是不一樣。”幾乎所有人都不反駁“學歷不是絕對的”,但有意思的是,他們又願意以學歷為標準來大致衡量人的層次。

  而讓我遺憾至今的,不是自己沒能戴上眾人眼中高大上的學歷帽子,而是我窮極一生,再也不會有在青春年華肆意揮霍時光的體驗。每一個遠去的且再也無法抓住的夢想,都會被懷揣很久,像復讀五年的同學錯失參軍的感覺一樣,他說,參軍是他一輩子的夢。沒有目送過夢想遠去的人,不會懂得那種心被挖空的感覺。閨蜜大一時給我發信息:“在上課,很困。”心中立刻風起雲湧:我不困,我將再也沒有在課堂上犯困的機會。

  後來不甘心的我,報瞭兩次成考。第一次考試是下夜班去的,頭昏腦漲的我困得不能支配自己的手,從座位上直直地倒下來,右臂一時不能動彈,被送出考場休息。第二次考試順利,但是傢中突有變故讓我變得外債連連,連1700塊錢的學費都交不出。一次跟同學提起這些,他說,最勵志的故事不是讓你渾身充滿雞血,而是讓你覺得自己從未被世界拋棄。那些下夜班後硬撐著看書做題的日子,那些滿懷希望最終卻狗血淋頭的結果,都是我自己一點一點熬過來。

  表姐復讀一年後,與我同年高考,她以低於我200多分的成績,去瞭法國留學。五年後學成歸來,曾指著報紙上的“饕餮”問我怎麼讀。那一刻,忽然一下子就釋然瞭,很多東西最終得不到也沒關系,因為它未必如你所想的一樣有價值。現在我時間寬裕,反而不是那麼迫切考學歷瞭,工作之餘寫點東西,也算樂得其所。即便沒有簽下書稿掙得足夠多的稿費,但能讓焦躁不安的情感找到出口,也於願已足。

  生活會一次次擊潰那些曾經炙熱的夢想,顯現出醜陋、猙獰、無情的一面,請你一定要在暗無天日的歲月中學會苦中做樂,一如繼往地相信生活的美好。笑納那些不能實現的夢想,借當年義無反顧的熱血來鼓勵一下眼前焦頭爛額的自己,也未償不好。

  我還是頂著高中生的低學歷默默無聞地工作,離眾人眼中優秀的標準很遠很遠,甚至對策劃人提出的“高大上”無處下筆。但我漸漸能坦然直視這樣的現狀並努力讓自己變得更好。歲月的洪流最終會將我們推到某處,也許不是期許已久的世外桃源,也許僅僅是賜你一片荒山,那麼就請在荒山上頑強紮根,“世外桃源”的夢,想想就好。

  有人告訴我,生活要過得寵辱不驚。如果一個人總能夢想成真或是一直生活在任何東西都“唾手可得”的順境,那麼這隻算“寵”而已。你首先要被“寵”過,爾後必須要被“辱”過,才能慢慢學會在生活不斷拋來的寵辱之間沉淀出波瀾不驚的氣質。

  有些夢,隻能想想。平靜地接受自己的徒勞,算成長;能在撲空後重拾心情輕裝趕路,才是修行。

  • 一年又一年:還記得最初的夢想嗎?
  • 他們的20歲,離夢想有多遠?
  • 不要讓這4件事瞭阻礙你實現夢想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