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侖:看得見未來才有未來

  馮侖:看得見未來才有未來

  原來我一直以為,活到一定年紀,就會變成有高度、有深度、有廣度,但沒有溫度的人。因為凡是有高度、深度、廣度的人,溫度一般都比較低,遇事比較沉著,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無故加之而不怒,猝然臨之而不驚,沉得住氣,不輕易發表意見。

  現在我發現,隨著互聯網時代社會的日益開放,高度沒上去,大傢反而越來越喜歡低俗。這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就像臺灣歌手鄭智化說的,他總是從底下看人生,看到的人生更精彩。一般人往高處看,看到臉,往下看,看到瞭腰,再往下,看到瞭腳後跟。鄭智化看到瞭大傢沒有正視的東西。我50歲以後看到的東西,比20多歲時想象的更讓人開心,因為這個世界更加真實瞭。

  而且,事兒也越來越小。原以為我們可以管大事——傢國情懷,現在看不能,為什麼?社會各有分工,藝術傢管藝術傢的事,官員管官員的事,在商言商,我自己要守本分,看管好屬於自己這攤兒的小事。

  另外,時代似乎變得更淺顯瞭。所謂深刻,其實非常簡單,就是把痛苦像醃咸菜一樣醃著,最後拎著兩根黃瓜出來,這叫深刻。凡是痛苦的、沉淀而又不能流動、不能瞬間用感覺器官化解的東西,就是深刻的。像陜西、山西、河南的很多作傢都是深刻的,為什麼呢?

  你看路遙當年寫作,桌上這兒擱一碗白水,那兒擱一個饅頭,最後寫出《人生》,很深刻。但是深圳、香港的作品為什麼不深刻呢?因為再多的痛苦,晚上去酒吧、夜總會一泡就沒瞭,深刻不瞭。

  現在的小時代,跟我原來想象中的情況正好相反。第一變低瞭,第二變小瞭,第三變淺薄瞭。

  小時代和大時代的青年,最大的不同是詞匯不一樣。

  賈平凹有篇散文,講兩個年齡和我差不多的陜西人,蹲在茅坑裡大談伊拉克問題,國際大事談瞭一圈,最後才發現沒帶手紙。上廁所帶手紙這麼大的事都忘瞭,還在關心國際局勢。這當然是個笑話,不過陜西人大體屬於這種大時代的人,他們的情懷都是五千年的。

  “80後”和“90後”一般都是說自己,最多說說同事,說說北上廣就算是談大事瞭,另外就是研究房貸、談對象、上班這些事兒,再一個就是琢磨玩、旅行、買什麼。這種區別,實際上是思維方式的差異,是管自己的事還是管閑事。大時代的人就是管閑事,“80後”“90後”最大的優點就是開始管自己的事。在這個社會,我覺得如果連自己的事都管不好,別人的事肯定也是管不好的。

  另外,信息的獲取量也有很大差異。大時代的人基本用眼睛閱讀,最多用點耳朵。現在大傢感知信息幾乎是“五感”調動,信息量非常大。這帶來兩個好處:第一就是所謂的素質在提高,適應性也在提高;第二個就是創造性在增強。到現在為止,獲取知識的成本是越來越低。原來獲取知識的成本高到一個村裡得供一個老爺爺,這個老爺爺一死,這個村裡的人就都可能成文盲瞭。現在知識的成本低到鼠標一點,什麼都有。但是創造的成本卻越來越高,你知道的大傢都知道,所以創造和創新的壓力會比以前大。

  再者就是個人的權利意識在增強。做房地產客戶服務,你會發現,70歲左右的客戶是“大敘事”,遇到分歧或問題,從來不知道找律師,你給他花錢請律師他都不相信。40歲左右的業主就要好溝通很多,再年輕的,30歲以下的客戶,連見面談都不用,直接找律師打官司就行瞭。這說明,現在的年輕人權利意識、規則意識開始增強,這一代人變得具體瞭,瞭解自己瞭,知道疼自己瞭。

  “80後”“90後”是中國未來20年的希望——這是廢話,我幹爹以前老諷刺我,說我總說那些永遠正確的廢話,但是我不能不這麼說,我得罪不起後來人。

  但這的確是真心的肯定,看得見未來的人才有未來,為未來歡呼的人才能創造未來,站在未來看今天的人才有快樂。

  • 馮侖:一直努力做,直到成功為止
  • 馮侖:賺錢要靠錢以外的功夫
  • 馮侖經典語錄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