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潦草地決定,也不輕易地妥協

  不潦草地決定,也不輕易地妥協

  文/婉藝

  在我的初中時代,有過一段灰暗的時光。

  那時的我,因為跳級跟不上初中的課程,多門功課亮起瞭紅燈。本來因為會畫畫,老師選我當瞭宣傳委員,也因為成績太差而被撤職,不僅如此,還多次被任課老師請傢長——雖然這些事情現在看來都是無足輕重的小事,可對於當時還是一名初中生的我來說,都是超級丟人和傷自尊心的“大事”。

  清晰地記得,生物老師和地理老師先後找我談話,告訴我,你的分數簡直低得不可思議,全年級比你分數更低的人屈指可數;數學老師在我作業本上的證明題後面寫著大大的四個字“邏輯混亂!”;英語成績從來都在及格邊緣徘徊……那幾年的我最討厭傢庭聚會,因為飯桌上的話題永遠都是我的學習。傢裡的親戚都覺得我的父母不應該僅僅為瞭想要我念重點中學的初中部,就匆忙決定要我跳級,大人們都覺得這孩子考大學沒戲瞭可怎麼辦。那時候的我,還完全沒有長大,也從來沒想過自己將來要做什麼。隻覺得自己好笨,為什麼別人能考一百分的卷子,自己卻連一半的分數都拿不到?

  我覺得自己一無是處,對課上的東西也完全沒興趣。唯一喜歡的,就是自己在一邊瞎寫寫、瞎畫畫。還記得那時候的班主任李老師,常常用每個班主任都運用嫻熟的“瞬間移動超能力”,悄無聲息地出現在我的身後,從我手裡沒收掉那些被我畫滿塗鴉的紙和本。很多年後,我在北京大興區的一個郵局裡,寄給他一張畫著他Q版頭像的明信片。我感激他,感激他從沒有阻止過身為“差生”的我喜歡畫畫。那些班級裡的“差生”被老師揶揄和諷刺的橋段,從來沒有在我的身上出現過。

  那位戴著黑框高度近視眼鏡,因為和教室裡掛著的“名人名言”上的“方志敏”很像,而被同學們戲稱為“方老師” 的他,總是淡定地對我說道:“這些事,你拿到傢裡去做就好瞭。” 那時的我,唯一能引以為豪的事情,就是自己的作文分數。在我的初中畢業冊裡,好幾位同學留言說,祝你長大以後,成為一位作傢。他們不知道,其實我最喜歡的,是畫畫。

  到瞭高中,雖然經過瞭幾年時間的適應,我的成績比初中好瞭許多,但在那個高手雲集的重點中學裡,我也隻是位於一個中等偏下的位置。以湖南省可憐的高考招生比例來算,當時的我能不能考上大學還是個未知數。直到遇上瞭立體幾何。命運的神奇之處就在於,你永遠都不知道你的人生會發生怎樣的變化。也許是小時候就畫石膏的緣故,我的立體幾何學得出奇的順利,也因此,激發瞭我的學習興趣和潛力,從此數學成績一飛沖天,高二的一次考試,竟然考瞭滿分。當時理科班的同學遇到我,驚訝地對我說:“這麼難的卷子,你竟然可以考滿分,你還是人嗎?” 這一切,都是初中那個“邏輯混亂”的我,做夢也想不到的事情。

  那一年的傢長會,班主任要我在會上給同學們分享數學這門學科的學習經驗。不知不覺地,數學成績也帶動瞭別的科目,我的各科成績慢慢都好瞭起來,竟然也成瞭班裡排名靠前的“好學生”。高考臨近,因為怕學專業而耽誤文化課,傢裡人本來也不希望我走藝術這條路,高一的暑假之後,我離開瞭畫室,正式踏上瞭“文化生”的道路。

  2005 年的夏天,我擠過瞭湖南省“高考”的獨木橋,考到瞭北京,開始瞭我真正意義上的“獨立生活”。因為一直以來,都是寫作在帶給我自信,我選擇瞭編輯出版專業。那一年,我第一次離開傢住集體宿舍,那一年,也恰好是新浪博客在校園中流行起來的一年。

  還記得當年剛開始寫博客的時候,有位高中閨蜜說:“這年頭不寫個博客什麼的,別人都覺得你‘不入流’。”那段時間,我身邊的許多朋友同學,都紛紛加入瞭“博主”的行列,“寫日志” 成瞭那時候大學生裡非常流行的一件事。

  從那時開始,我告別瞭小時候記日記的習慣,從此不再用筆在紙本上寫日記,而是逐漸養成瞭用鍵盤記錄生活的習慣。時至今日,8個年頭過去瞭,剛開博客那會兒加的好友們,幾乎都已停止瞭博客的更新,而我的寫作陣地,也由原來的新浪博客,慢慢拓展到瞭人人網、網易之類的其它社交網站上。去年的時候,因為一篇在微博等各大網站廣泛傳播的文章,竟然有好幾傢出版公司的編輯找到我,問我有沒有興趣出書。作為一個學編輯出身的傢夥,我從沒想過,自己有天也會被編輯找上門來。寫作,本來隻是我一個小小的愛好而已,從未想過要因此而得到什麼。而現在,我竟然也成為瞭一個有固定讀者的寫作者,我覺得自己很幸福。

  “任何一件事,隻要堅持十年,一定會有意想不到收獲。” 在我很小的時候,我媽對我說過這樣一句話。因為堅持用寫作記錄生活,也因為保持思考的狀態,我在念大學的那幾年,成長得很快。大三的時候,我做瞭一個自己都覺得非常不可思議的決定:跨系別、跨專業考研。因為我知道,這麼多年過去瞭,自己仍懷揣著一顆熱愛繪畫的心。記得當時我去藝術設計學院找一個教素描的老師蹭課,當我告訴他我準備考中央美術學院,想來聽聽課、練練手的時候,他很鄙夷地哼哼笑瞭幾聲:“你們文化生,別以為畫畫這條路很好走,不是那麼容易的… …”

  可是現在,我不僅早已從央美畢業,而且還順利地成為瞭一名視覺設計師,每天的工作,就是用電腦畫畫。所以,你看,當你被他人嘲笑的時候,你不會知道誰能笑到最後。

  2011 年,我的文章《行走世間,全是妖怪》在人人網上被三十多萬人閱讀,好幾萬人分享,並且被很多其它網站轉載的時候,我發現,原來自己的觀點能被那麼多同齡人認可,自己的文章能被那麼多人轉發和分享。我非常開心,我幻想著,會不會有一天,自己能出一本寫給同齡人的書。

  現在,我的那些文字真的集結成瞭一本書,書裡還有我自己畫的插圖。這本書裡所包含的,是我從大學到現在成長的點滴,有我自己和朋友的故事,也有陌生人的悲歡。這八年,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八年。現在的我已經遠離瞭美好的校園,走入瞭社會,但是我依然覺得自己很快樂,很幸福。因為我每天都在做著自己喜歡的事情,每天都在學習各種有用的“新技能”。我還會繼續寫下去。八年前的我怎麼也不會想到,當時的專業,會成為我現在的業餘愛好,而原來的愛好,會變成我後來的專業。感謝繪畫和寫作,讓我能用這麼多的方式去感受生活,記錄生活。感謝父母的培養,感謝在人生道路上,曾經拉過我一把的老師,感謝我的讀者,感謝我的責編,感謝現在我所擁有的一切。

  前不久我換瞭一份工作,一名面試官在看完我的簡歷和作品之後對我說:“我知道瞭,你就是傳說中的‘學霸’吧?” 你看,從兒時的“學渣”,到如今別人眼裡的“學霸”,也就這麼回事。我所做的,不過是在每一次選擇中,都選擇瞭自己內心最想走的那條路。而這些抉擇帶給我的,遠比我預期的要豐厚得多。曾經有一位老師對我說,人不可能總是做自己想做的事。我很慶幸,自己沒有相信他。

  所以,也請你們,我的讀者,永遠別忘記夢想,永遠別潦草地決定對現實妥協。永遠別因為當時的一點點阻礙,就放棄追逐自己內心最真實的想法。總有一天,你愛的人,你愛做的事,全都會圍繞在你身邊。

  隻要你想,隻要你做。

  隻要你做,隻要你堅持。

  隻要你相信,你配得上這世界上,一切的美好。

  • 你隻是輸給瞭自己的不妥協
  • 寫給所有不妥協於世俗生活的女孩
  • 每一寸贅肉,都是對生活的妥協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