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會永遠比別人差

  你不會永遠比別人差

  文/楊海亮

  那一年,她還在農村裡插隊,瘦弱的身子承受著繁重的農活。一天,她正在西瓜地裡忙著,有人把她叫瞭過去,說工宣隊來招生,去試試。

  這一試,她就去瞭北京外語學院,成瞭英語系的一名工農兵學員。不過,還來不及歡喜,陰霾就籠罩瞭心頭。在班裡,她居然有兩個“最”:一個是年齡最大——老姑娘瞭;一個是成績最差——基礎太弱。

  一天上課,老師問瞭一個很簡單的問題,第一遍沒有聽懂,第二遍聽懂瞭卻不知怎麼回答,於是,僵在瞭課堂上。課後,她一口氣跑到後院的山坡上,大哭瞭一場。

  “有什麼大不瞭的,不就是比別人差,我努力還不行嗎?”終於想通瞭,她給自己許下諾言:“我一定要成為最好的學生!”她很勤奮,每天晚上學到深夜,凌晨四五點時又掀開瞭被窩。不管天熱天冷,在校園一角的那棵大樹下,常能見到她的身影。大聲地念,大聲地背,把頭一天學的東西翻來覆去,不記得滾瓜爛熟不罷休。

  一晃,四年過去。畢業的時候,她的確成瞭全年級出類拔萃的學生。那一代人,和今天完全不同,因為根本沒有擇業自主權,從英語系出來的她,被分到英國大使館做接線生。這份工作單調、乏味,很麻煩。在外人眼裡,還是一份很沒出息的活。起初,她能夠老老實實地幹,時間一長,心裡就越發鬱悶,越不平衡——一個堂堂外院的尖子生怎能這樣憋屈呢?終於,在和母親的一次見面中,她大吐苦水。

  慈祥的母親沒說什麼,而是叫她去洗衛生間、刷馬桶,她怏怏不樂地聽命。可是,她使勁地掃地板、費力地刷馬桶,反復幾次,感覺還是很不幹凈。她不由抱怨:“我沒辦法瞭,就這樣子瞭!”母親不說話,而是弄來一碗幹灰,然後將幹灰灑在又臟又濕的地方,讓幹灰將水吸幹,再掃,效果果然好瞭很多。不多久,馬桶裡的黃色污垢全不見瞭,猶如做瞭一次增白面膜。

  她沒做到的,母親做到瞭。她不禁誇獎母親,母親卻告訴她:“一件事情,你可以不去做;如果做瞭,就要動腦筋做好,就要全力以赴。你不能挑你的工作,但你可以有自己的選擇啊,那就是把工作做好。”站在一旁的她聽瞭母親的話,久久無語。

  回到單位後,她仿佛變瞭一個人。她把使館裡所有人的名字、電話、工作范圍,甚至他們傢屬的名字都牢記在心。不僅如此,使館裡有很多公事、私事都委托她通知、傳達和轉告。逐漸地,她成瞭一個留言臺、大秘書。工作之餘,她就讀外文報紙、小說,不斷提高自己的讀、譯能力。由於為人熱情,水平出眾,她在使館裡成瞭很受歡迎的人。

  一天,英國大使來到電話間,靠在門口,笑瞇瞇地對她說:“你知道嗎,最近和我聯絡的人都恭喜我,說我有瞭一位英國姑娘做接線生?當他們知道接線生是個中國姑娘時,都驚訝萬分!”英國大使親自到電話間來表揚一個接線生,這在大使館可是件破天荒的事!

  沒多久,她因工作出色被破格調去英國《每日電訊》記者處當翻譯。報社的首席記者是個名氣頗大的老太太,得過戰地勛章,被授過勛爵,本事大,脾氣也大,還把前任翻譯給趕跑瞭。當她調過去時,老太太不相信她的實力,明確表示不要,後來才勉強同意一試。沒想到,一年後,老太太經常不無得意地對別人說:“我的翻譯比你的好上十倍。”再後來,她被派往英國留學,在倫敦經濟學院攻讀國際關系,在裡茲大學攻讀語言學碩士,在倫敦大學攻讀博士學位。回國後,她到外交學院先後任講師、副教授、教授,還當上瞭副院長,並多次榮獲外交部的嘉獎。

  她就是任小萍。最近十年裡,她先後擔任中國駐澳大利亞使館新聞參贊和發言人,外交部翻譯室副主任,中國駐安提瓜和巴佈達大使。目前,她是中國駐納米比亞共和國特命全權大使。

  從一個黃毛丫頭到一個全權大使,任小萍的職業生涯中,每一步都是組織上安排的。但是,無論被派到哪裡,她都在積極地適應,都在努力地把工作做好,做得最好。任小萍的人生經歷告訴我們:一個人無法選擇自己的工作時,總有一樣可以選——好好幹!無論何時何地,把工作做好,成功也就不遠瞭。

  • 比別人多努力10%
  • 比別人多看一步
  • 不要以為自己比別人聰明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