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是甜的種子

  苦是甜的種子

  文/路勇

  中國好聲音(第三季)冠軍張碧晨,是個年輕漂亮的天津女孩兒,一直在父母的呵護下生活。可是,她為瞭自己的音樂夢想,隻身前往韓國當練習生。她說,“我去韓國就是很想過練習生的生活,真的真的想吃那份苦。”

  事實上,練習生的苦比張碧晨想得更可怕,不僅高強度的訓練讓她吃不消,疲憊後沒有傢人陪伴的寂寞也讓她傷感。但她還是咬牙熬過瞭那段日子,不僅加入瞭韓國女子天團,還獲得粉絲的喜愛並得到重要的獎項。回國後,張碧晨參加《中國好聲音(第三季)》,頂著盲選的壓力、選手的競爭和輿論的紛擾,一步步走向輝煌的頂點,顯然每一步、每一天都沾著苦。相信大多數喜歡她的觀眾,不僅是被她的歌聲和美貌吸引,更是被她那份離夢想很遙遠卻不放棄的堅持所折服。

  成功的滋味人人都想嘗,可是通往成功之路上的苦,卻是很多人避之不及的。然而,苦是甜的種子,如果沒有植入那些苦,就很難有苦盡甘來的時刻。沒有人能夠隨隨便便成功,沒有苦的洗禮,甜也不會無緣無故地出現。很多有著音樂夢想、向往娛樂圈的年輕人,都恨不得自己成為張碧晨,可是沒有多少人願意吃苦,更沒有人願意像張碧晨那樣“找苦吃”。

  在我熟悉的撰稿圈,有一些頗有名氣的寫手。他們有大量的追隨者,有粉絲,也有愛好寫作的文友。許多文友常常會說,“你們到底是如何做到的,每天都有作品發表問世,過兩三個月就有一本書出版?”有寫手就說瞭,“我們不過是每天都在寫作,從來都沒有間斷過。你們在聊天時我們在寫作,你們在旅行時我們在寫作,你們去看足球賽或音樂會時,我們仍然在寫作。”還有一個寫手毫不隱瞞地說,“我每天都會創作一萬五千字,不管這一天是無事打擾還是百事纏身,我創作的計劃絕對不會被打亂。我寧肯晚上不睡覺,也要完成自己的創作計劃,絕不將寫作推到第二天。”“每天一萬五千字?不睡覺也要寫作?”文友們聽瞭,個個吐舌頭,“這哪裡是創作,分明是在幹苦力,我可吃不瞭這個苦。”

  拋開那些抄襲的爭議不說,郭敬明應該算是成功的寫手。在一次訪談中,郭敬明說自己每天隻睡四五個小時,沒有時間陪父母看電視和外出旅遊,甚至從來都沒有享受假期的權利。有人就說瞭,“為瞭在寫作上獲得成功,難道郭敬明真的每天隻能睡四五個小時,要像機器一樣除瞭工作還是工作嗎?”很多人沒有獲得驕人的成績,但向往獲得驕人的成績,可是他們要閑聊、旅行或者娛樂,也不願意睡得少一些,簡而言之,就是不願意離苦太近,卻巴望著把甜留住。可是,苦是甜的種子,如果連種子都沒有種下,怎能期盼開花結果的時刻。

  其實,事業就像一場馬拉松比賽,不僅要跑得快,還要堅持得久。也許我們無法每一次都最先抵達,然而“千裡之行,始於足下”,體驗過汗水滑落臉龐的滋味,甚至感受過傷和痛的那種苦,才能享受最後沖線的那份甜。我們總是帶著一路的抱怨前行,總是感慨幸福是多麼難以捉摸,卻不知一切其實可以盡在掌握之中。我們總是在品嘗瞭甜才感謝苦,卻不願意把苦當成甜的種子,讓一切美好的發生成為必然。

  苦是甜的種子,甜在苦的盡頭等著我們,苦過的人生才有力量,而最後的甜是人生最重的分量。

  • 每棵大樹都曾是種子,但不是每粒種子都能長成大樹
  • 一粒種子,可以無聲無息地在泥土裡腐爛掉,也可以長成參天大樹仿寫
  • 你的一生,總有適合自己的種子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