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夢夢見女電視人的雜亂夢境

女電視人的雜亂夢境
夢境內容:
一臺特別大的晚會的彩排現場,我在樓上。總導演L特意到樓上找我,帶我到瞭一個特別僻靜的地方,擁抱我。周圍有一兩個人,我吻瞭他的脖子,摸瞭他。他特別高興,說:“以後讓我們換個地方吧。”說完這句話後發現周圍一大片人,全是民工。

我回到現場,發現我的包丟瞭。L很冷漠地說:“你為什麼自己不看好,丟瞭我也沒辦法。”我很不愉快。當我回到彩排現場的樓上後,發現包回來瞭,而且多瞭一個。我覺得是L給我拿回來的,心理特別感動。多出來的那個包是我多年未用的一個包,特別貴。

第二天,我又到彩排現場,在正式錄像。L對我使眼色,約我出來。我們開著車離開瞭很長時間。 我問:“你是總導演,能離開嗎?出瞭問題怎麼辦?” L說:“你真傻,已經排到這份兒上瞭還能出什麼問題呢?再說,還有小導演呢。容易出問題的時候是,你要盯著稿子,同時又有你自己的節目。” 說著我們已經開車到瞭一座山下,L抱著我上山。山很陡, 但L爬得特別輕松,像在飛一樣。

我們到瞭山頂,L要同我做愛。他把我的褲子脫瞭,很奇怪還要脫我的襪子,我也由他脫瞭。他將要開始做愛的時候,我表示反對,怕有別人來。就在這時,真有人來瞭。這個人是我爸,他是騎車來的,穿著平常穿的衣服,還戴著帽子。我把臉埋到L的懷裡,怕被我爸看到。我爸騎過去瞭,沒有註意到我。

好像換瞭一個場景,我爸變成國王瞭,我成瞭他的女兒。一個外國人在場,我驚異地發現他就是剛才同我在山上做愛的L。在一座山上要舉行盛大的慶典晚會,許多人往山上爬。山路擠得不行。我發現自己會飛,飛得特別高,飛在別人頭上。這讓我感覺特別好。 不知為何出現瞭殺人案,與那個同我做愛的外國人有關。我在上山的人群中碰到瞭電視女主持人A,她正在梳頭。我告訴他,B說要給她做頭發。A高興地跑到山上去瞭。在山頂的晚會現場,我爸坐在看臺上。他看到那個外國男人正在地上與別的女孩兒打鬧,認出瞭他就是殺人兇手。

我去廁所,男同事Y也去瞭。廁所是一個個隔開的小閣子,男女廁所間用的是毛玻璃,透明的。Y用水籠頭澆我,我全身濕透瞭。 我換瞭衣服,晾上牛仔褲。我出去瞭,穿著新買的牛仔褲。 我坐到最前面看演出,我爸在主席臺上坐著,前排都是我原單位的同事。我又看到瞭外國人在同女孩子打逗。

(責任編輯:www.share4tw.com )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