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對夢本質的認識-中醫對夢的認識章2

中醫對夢認識的記載最早見於《黃帝內經》,是歷代醫傢在形神、陰陽、臟腑、氣血等理論指導下借鑒歷代思想傢以及夢占的經驗,結合生活經驗和臨床實踐,對夢的本質和特征進行的探索。中醫學認為,睡眠與覺醒的交替發生是人體陰陽交替消長變化的表現。這種交替的變化模式是人適應自然界晝夜陰陽消長變化的結果。《靈樞·口問 雲:“衛氣晝日行於陽,夜半則行於陰… 陽氣盡,陰氣盛,則目暝,陰氣盡而陽氣盛則寤矣。”在人體,陰陽體現為營衛之氣的運行與消長,衛氣行於陽,人處於覺醒狀態,衛氣行於陰,營衛相合,則人進入睡眠狀態。陰陽營衛這種規律的離合,維持人正常的覺醒— — 睡眠周期。營衛之氣的運行,在外受天地陰陽消長的影響,在內受臟腑氣血陰陽及精神神志的調節。覺醒— —睡眠周期的狀況,是臟腑陰陽氣血平衡與否的具體表現。夢是睡眠時神志活動的特殊表現。中醫認為,夢的產生與魂魄尤其是魂密切相關,因此古代文學中夢又稱“夢魂”。《靈樞·淫邪發夢》日:“正邪從外襲內,而未有定舍,反淫於臟,不得定處,與營衛俱行,而與魂魄飛揚,使入臥不得安而喜夢。”認為“魂魄飛揚”是夢產生的機理之一。神、魂、魄、意、志是人的五種高級精神意識活動,分屬於五臟。其中,心神為人體生命和精神活動的主司。魂、魄、意、志等精神意識活動,無不在心神的控制之下。魂藏於肝,魄舍於肺,二者又同歸心神所統帥。

“隨神往來者謂之魂,並精出入者謂之魄”(《靈樞·本神》),魂指夢幻活動,魄指人的本能感覺活動。《類經》指出:“魂之為言,如夢沒恍惚、變幻遊行之境,皆是也。魄之為用,能動能作,痛癢由之而覺也。”由此可見,魂魄飛揚,實際上是指有意識的心神活動之外的特殊志活動,即夢幻狀態下所出現的如臨其境的感覺。魂魄何以能飛揚不定? 總結歷代對夢因的認識,可歸納為如下三個方面。其一,心臥則夢。即睡眠時,心神相對處於安靜和松弛狀態,心神對魂魄制約緩解,魂魄易於飛揚不定而成夢。故《荀子·解蔽》日:“心者,形之君也,神明之主也? ?心臥則夢。”朱熹所謂“寤而有主而.寐無主”(南宋·朱熹《朱子大全集·答陳安卿》)的“無主”指睡眠時“心臥”而魂魄無主的狀態。其二,魂魄飛揚亦與其及所屬的臟腑氣血乃至全身精氣盛衰有關。如肝血不足,肺氣虧虛,則不能藏魂舍魄,致使魂魄不定而發夢。其三。夢也與心神本身的靜謐與否密切相關。心為五臟六腑之大主,精神之所舍,心動則五臟六腑皆搖。心神的波動必然引起魂魄動搖不定而發夢,因而歷代也有“夢為心動”的觀點。清·沈金鰲在《雜病源流犀燭》中說:“若夫夢者,亦神不安之一驗耳。”由此可見,夢是睡眠時神志活動的特殊表現,是心神處於不同狀態下的“魂魄飛揚”。睡眠時人體陽入於陰,營衛相合,此時心神雖處於一定程度的安靜狀態,但並非完全絕對的陰平陽秘。夢發生於陽盡陰盛之時,盡管具有動的特點.但屬於靜中之動,陰中之陽,並不是一種獨立於陰陽之外的狀態。誠然,引起“魂魄飛揚”的原因有來源、強弱之不同,但所產生的夢境、夢象及其意義亦千差萬別。若為心臥而夢,則此時的“魂魄飛揚”乃為心神安靜、休息的體現。其夢境亦多愉快,醒後精力充沛。若因臟腑氣血虧虛,使魂魄無處舍藏而飛揚不定,或心神受擾使魂魄不定者,此時的“魂魄飛揚”則為精神不安、氣血失和的表現,其夢境亦多驚險悲傷,多夢紛擾,醒後不忘,精神疲憊。

(責任編輯:www.share4tw.com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