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夢夢到暗戀的男孩子

今天,起床很晚。
夢到瞭那個很久不聯系的人,那個,暗戀瞭很久的人。
他開瞭傢奇怪的飯店,黑夜裡從外面看上去,白色的霓虹標牌像一隻航行在藍色大海裡的白色小船。那麼像,甚至在夢中將那景色畫瞭下來,想送給他看。小小的一幅畫,和其他幾幅別的畫放在一起,豎排,每個都像是原始幻燈機放映的那種片子,有一個白色的硬邊。
這傢飯店似乎是他與別人合開,飯店的名字有很多人的名字拼成,看到其中一個字,那是一個女孩子的名字,於是夢中也感受到失落。店中隻有他一人,也在吃飯,仿佛普通顧客一般。於是坐下吃飯,給他捧場,點瞭很多很多菜,直到付賬才看清楚有些菜是什麼,一點未動。
坐到他那邊,和他說瞭幾句話,仿佛是要分別,有些話總不想永遠放到心裡。
我喜歡你。

夢境到這裡,似乎又轉入瞭更深的夢境。
她輕輕湊過去,吻瞭他的嘴角。她的背後,突然一片白色如雪,巨大的翅膀張開,白色的羽毛閃爍星星的光芒。他一震,將飛起的她猛地拉回懷裡。仿佛在那一瞬間改變瞭什麼,她已然知道,他願意和她在一起。她想到,這是夢吧。並非因意識蘇醒感受到夢境的存在,隻是,能夠和他在一起,怎麼想都依然隻會是,一個終將會醒來的夢。
於是,她在夢中寫下,做瞭一個好美好美的夢,如果夢可以成為現實,那該有多好。

夢的神,將這二重夢境揭開,回到瞭最初那個夢。
於是微笑,果然是夢。
乘地鐵離開,在晃來晃去的車廂中,晃來晃去。他從另一節車廂出項,繞過擁擠的人群,擠到這邊。一隻手挽住他的胳膊,輕輕靠著,車廂依然晃來晃去,低下的臉微笑明亮,原來夢真的可以成為現實。於是兩個人一起上課,一張神秘的圖,有各種奇怪的圖形,各種奇怪的角度。平行四邊形,直線,仿佛星盤儀的正六邊形,還有以奇怪方式排列好的八臺古留聲機。很多已不記得,隻是遵照老師的要求,努力將那圖精確畫在自己的紙上,隻是聽說,那代表瞭一個人夢中的世界,心中理想的世界。終於下課,起身去接水喝,他也起身一起。捧著水,走在樓道裡,便有同學八卦,怎麼不通知,你們就在瞭一起。那時,心裡隻是甜蜜。

夢做瞭很久,唯自己不願清醒,於是起的很晚。
醒來微笑,果然是夢。
微笑,果然,夢不會成為現實。
一切隻是想念與不甘。

(責任編輯:www.share4tw.com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