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見殺人的電影錄像帶 是什麽意思?

這是十一月一個寒冷陰沉的下午。三個男孩從上午起就在這商業區裡轉來轉去。中午他們吃瞭炸土豆片,凱文又請大傢吃瞭兩條巧克力糖,因此都不餓;直到從伍爾沃思商店被趕出來為止,他們也不冷。但是到瞭三點半的時候,他們已經無處可去,沒有東西要看,一下子覺得又冷又餓,甚至都後悔今天逃學瞭。

“我們到底還要等到多少時候?”最小的戴維終於忍不住問最大的馬丁說。

馬丁十四歲,比另外兩個孩子瘦,但是機靈能幹得多。他看看手表,說:“好,來吧,我們去看看準備好瞭沒有。”

他把皮外套裡緊身體,帶著兩個同學離開商業區,順著一條通到河邊的老街走去。冷冽的風把他們腳邊的紙袋和舊報紙吹得嘩啦地響。

他們拐過兩個街角,在一傢很小的報刊雜貨店外面停下來。這店的一個櫥窗裡陳列著許多錄像帶。

“凱文,”馬丁說.“你進去看看裡面有人沒有。”



凱文推開店門進去瞭,門上響起瞭一陣鈴聲。兩個人在外面等。這時街上沒有其他人,隻有一輛被人扔掉的破汽車。汽車已經沒有輪子,一半停在人行道上,車底下滿是碎玻璃。

過瞭一會兒凱文出來瞭,說:“裡面有人,進去吧。”

兩個孩子跟著他進去。這店裡的氣味和其他報刊雜貨店的氣味沒有兩樣——有點巧克力味,有點煙味,也有點舊連環漫畫雜志味。店裡說不出有什麼特別之處,但是戴維一進來就覺得胃裡有點難受。不過他裝得若無其事,隨手拿起一本書看。書名《藍寶瓶座–算算你一九九四年的命運》。他不知道自己的生辰屬不屬於寶瓶座,就把書擱下瞭。

一位老人從店堂後面走出來,手裡捧著一杯茶。他在櫃臺裡面看看三個孩子,喂瞭一口茶,然後開始說話:“有什麼事啊,小朋友們?”

馬丁走到櫃臺前問他:“你那盒錄像帶準備好瞭嗎?就是上星期你跟我說過的。”

老人又吸瞭一口茶,瞇起瞭眼睛,一邊想一邊問:“你說的是什麼錄像帶呀?我一下子想不起來瞭。”

“你說今天有的,所以我們來瞭。《死亡地帶》,你說的是這個名字。”

老人的目光像是認出他來瞭。他神秘地笑笑。“不錯,我想起來瞭,”他說。“不過這盒東西你得小心點。好,你們等一等。”

他把茶杯放在櫃臺上,轉身拖著腳回到後面去。

凱文皺起瞭眉頭,那雙近視眼在糖果上瞟來瞟去。馬丁抓住他的手臂,對他搖瞭搖頭。大傢都不說話。

過瞭一會兒,老人回來瞭,手裡拿著一盒錄像帶,把它放進一個棕色的紙袋裡。馬丁把錢遞給他。

“再見,小朋友們,”老人看著三個孩子轉身要走,說道,“希望你們喜歡這盒錄像帶。”

三個孩子一踏出店門,凱文就提議:“我們看看到底是怎樣一盒錄像帶吧。”

馬丁把錄像帶從紙袋裡拿出來。它不像別的錄像帶,盒子上沒有圖畫,隻貼著一張白標簽,中間用打字機打著:“《死亡地帶》,——一二分。”

“分是什麼意思?”凱文問道。

“分鐘啊,你這笨蛋。這盤錄像帶可以放一百一十二分鐘,”馬丁說著把錄像帶仍舊放回紙袋裡。“走吧,我們去喝杯茶、我渴死瞭。”

“我們不能這就上你傢嗎?’

“還不到時候。我告訴過你們,六點鐘他們才出去。我們要在外面近到這個時候。”

他們經過那輛破汽車的時候,車門咯吱一聲打開,戴維連忙向後一跳。汽車駕駛座上坐著一個和他歲數差不多的男孩,瘦瘦的,穿一條破牛仔褲,一件運動衣和一件皮外套,兩腳伸到人行道上。他輕輕地說瞭聲什麼,馬丁停瞭下來。

“你說什麼?”他問。

“你拿著的是什麼錄像帶?”那孩子問,那音調就像腳踩在枯葉上時所發出的聲音。 “你問這個做什麼?”喝瞭問道。

那孩子聳聳肩。戴維聞到他有股特別的氣味,很臟,而且有種寒氣。凱文把手放在車門上。

“《死亡地帶》,”馬丁停瞭一會兒說。“‘你看過嗎?”

那孩子又聳聳肩。“看過。”他誰也不看一眼,隻看著人行道,用一隻腳撥弄著地上的碎玻璃。
沒有人再開口說話,於是馬丁轉過身來走瞭,另外兩個同學跟著他。戴維回過頭去看破汽車裡那個男孩。男孩仍舊坐在那裡一動不動。就在他們走到路口要拐彎的時候,他關上瞭車門。

在咖啡館裡馬丁付瞭三杯茶的錢,把茶端到窗邊的一張桌子上。凱文和戴維早已在那裡找好瞭位子。

馬丁一邊放糖一邊攪拌著茶,看著窗玻璃上自己的影子。外面已經差不多黑瞭。

“《死亡地帶》是講什麼的?’”凱文門道。“名字聽起來不怎麼樣。”

“可那是部真正的殺人電影。”

“什麼叫殺人電影?”

馬丁看看凱文,嘆瞭口氣。“戴維,你告訴他吧。”他對戴維說。

戴維聽馬丁叫他給凱文解釋,頗為得意。

“殺人電影,就是在電影裡殺人。”他說。

“電影裡殺人,這有什麼大不瞭的?”凱文聽瞭說。“殺人的電影我看得多瞭。”

“這種電影你不可能看過,”馬丁說,“好多年前就禁止瞭,你不可能看過這種電影,除非你有辦法,就像我這一次向熟悉的老頭弄到一樣。

“可我真的看過各種各樣的殺人電影,”凱文說。“電影裡殺的人可多瞭。比方說,你看過《鋸木廠》嗎?”

“那不是真正的殺人電影,你這個笨蛋。我們這盒錄像帶上的才是真正的殺人電影,裡面殺人不是演戲,是真把人殺瞭。你在電影裡可以看到真正的殺人的過程。這種電影你絕對沒有看過。”

戴維聽瞭他這些話,又覺得胃裡難過起來瞭。他希望到時不會在馬丁他們面前嘔吐起來。但現在哪怕想想都……

“那小傢夥又來瞭。”凱文說。

他指著路對面一傢照得通亮的電器用品陳列室。破汽車上那個瘦男孩正站在陳列室門口看室內的烤面包爐、微波爐、冰箱……接著他們看見他離開那裡,到隔壁去看一傢超級市場的櫥窗。

馬丁不再看那瘦男孩,轉臉對凱文說:“如果伽m看,你完全可以不看。”

“我當然不怕,”凱文說。“《鋸木廠》裡殺瞭那麼多人,我一點也不怕。”

“不過這是完全不同的。”馬丁說。

戴維又抬起頭來往窗子外面看。路那邊的那個瘦男孩已經走瞭。

馬丁轉動鑰匙打開瞭自己傢的門。屋裡很黑,充滿炸土豆片和香煙的氣味。戴維一進這黑屋子,由於從來沒有到過馬丁的傢,感到有點恐怖,臉都發熱瞭,但是等到馬丁把燈開亮,他向四周一看,看見地毯十分鮮艷,有一面鏡子圍著金框,還有一架電視電話,他這才放下心來:這裡太美瞭,根本想像不出在這種地方會有可怕的事情《死亡地帶》不一定就那麼恐怖。必要時他可以閉上眼睛不去看。

“你這就放映嗎?”凱文問。“電視機在哪裡?”

“先別急。我想我們應該首先吃點東西。你不覺得餓嗎?”

“你有什麼吃的?”凱文又問。

“不知道。吃點魚柳和炸土豆片就行。錄像片你最好吃瞭再看,等到看完你就吃不下瞭。你說他看完瞭還吃得下東西嗎?戴維?”

“吃不下,”戴維附和著說。“等到看完,他就連吃也不想吃瞭!”

“把這個拿去,”馬丁對戴維說著,拿出一張十鎊鈔票。“去買些炸土豆片回來。鯉魚柳和炸土豆片各三份,好嗎?”

“行,”戴維說。可是他臨走時加上一句:“我沒回來,你可別放。”

賣炸土豆片的鋪子就在路口。戴維捧著熱烘烘的幾袋食物回來時,破汽車上那個孩子正站在馬丁的傢門口。戴維一下子停下瞭腳。

“你來幹什麼?”戴維不客氣地問他。

“你們是要看那盒錄像帶嗎?”那孩子問。

戴維好容易才聽懂他在說什麼。他猜想這孩子一定得瞭感冒,或者和他妹妹一樣有哮喘病。

“是的。”戴維回答說。

“也能讓我看看嗎?”

“我不知道。錄像帶是我的同學的。”戴維回答他說。

兩個男孩互相對望,站著不動。

“好吧,我去問問他。”戴維最後說。

他上前伸手接瞭按門鈴。馬丁打開門時他說:“我把鯉魚柳和炸土豆片買回來瞭。可是這小傢夥站在外面,他說他也想看錄像帶。”

馬丁歪起瞭嘴。他後面的凱文說:“他會受不瞭的。那氣氛他會受不瞭的。”

“那就讓我們來看看他是不是受得瞭,他要看就讓他也來看吧,”馬丁說。“叫他進來。”

那陌生男孩跟在戴維後面走進來。他們吃魚柳和炸土豆片的時候他站在起居室裡。戴維叫他吃一點,他隻是說:“不,我不要吃。”過瞭一兩分鐘他坐下來瞭。其他人沒有說什麼,隻顧趕緊吃,吃完把紙袋都扔進瞭壁爐。這時戴維又聞到瞭那陌生男孩的奇怪氣味。房間很熱。戴維脫下皮外套,扔在紅色的厚地毯上。但那陌生男孩仍舊穿著他那件皮外套,雙手插進衣袋,坐著一動不動。

“好瞭吧?”馬丁問大傢。“我這就把錄像帶放到錄像機裡去瞭。”

他把錄像帶放進瞭錄像機,拿著遙控器轉身回來坐到一張皮的大扶手椅上。戴維和凱文坐在沙發上。那孩子獨自一個坐在餐桌旁邊的椅子上。馬丁開瞭電視機。

“電視機挺不錯!”凱文說。

電視機有個四十八英寸的大屏幕,屏幕上的顏色十分鮮艷。

“你看過殺人電影沒有?”馬丁轉臉問一動不動地坐在那裡的陌生男孩。

“看過。就看過這一部。”大傢要很費勁才聽懂他在說什麼。

“看過這一部?”馬丁顯然不相信。“你知道片子裡發生的事情嗎?”

“知道。我看過幾百遍瞭。”

“看過幾百遍?真不明白你在說些什麼。”

“好瞭,”凱文打斷他們的話說。“讓我們把電燈關掉看吧。”

“坐著別動,”馬丁說。“你瞧我的。”

他在遙控器的一個按鈕上一按,他們頭上那盞大燈便熄滅瞭。現在隻有熒屏上的光。

“真新奇!”凱文說。

他們在熒幕上看到的是一條郊區街道,鏡頭從一輛開著的汽車的擋風玻璃拍出去。那是個大晴天,四周有很多樹木,樹上蓋滿瞭葉子。一路上的房屋很漂亮,相互間離得很遠。

旁白開始瞭。

“這是一個普通的英國城市的一條普通的馬路。”說話的是一個男人,聲音低沉渾厚,非常親切。“這也是一個普通的夏天日子。但是對於某一位女士來說,一切都不會再一樣瞭。對於她來說,再也不會有另一個夏天日子瞭。”

戴維看著那陌生男孩。他瞪大瞭眼睛全神貫註地盯住熒幕看,嘴唇不知不覺地隨著那些旁白在動。戴維覺得奇怪極瞭。他強烈地感到自己這會兒實在不想看這部電影。他雖然讓眼睛回到熒屏上,但竭力不使註意力集中,從而不使自己看清楚畫面。

幾分鐘後旁白沒有瞭,但大傢忽然聽到那陌生男孩說瞭一句話。

“你說什麼?”馬丁問他。

“我說那房子很漂亮,不是嗎?”

凱文皺攏眉頭專心看著熒屏,不再去管他。馬丁咕喀瞭一聲。但戴維又轉過臉去看著那孩子。他的眼睛總是不由自主地離開屏幕。不過電影裡什麼事也沒有發生。

“住在那裡一定很舒服,”那孩子說,眼睛仍舊盯住熒幕看。不過他的表情很古怪,戴維也弄不明白是怎麼一回事。

“是的。”他隨口回答瞭那男孩一聲。

熒幕上出現瞭一個女人。她做著普通的傢務,洗洗熨熨。她在對著攝影機講著傢務之類的瑣事。戴維突然感到異常恐怖,幾乎要嘔吐瞭,這是因為一切太正常,一看便知道她不是在演戲。要發生的事情是真正發生的,他們將要看到她真正被謀殺。

“太沉悶瞭,”凱文說。“她到底在幹什麼?”“太沉悶瞭,”凱文說。“她到底在幹什麼?”

“閉嘴!”馬丁說。“他們把攝影機帶進去,好使她放心。”

“但什麼事也沒有發生啊,”凱文說。“她隻是一個勁兒地在說話。”

“她很漂亮對不對?”那陌生男孩說。

另外兩個男孩不響瞭,轉臉看瞭看他。連戴維也覺得他說出這話來有點怪。

“你說什麼?”馬丁一定也覺得他說出這話來很奇怪,反問瞭他一句。

“我說她很漂亮。你們說不是嗎?她的確很漂亮。”

“你這話到底是什麼意思?”凱文忍不住又問他。

“她是我的媽媽。”那孩子回答。

又是一陣沉默。戴維感覺到一切突然轉變瞭,但他不知道究竟是怎樣變的和為什麼變瞭。

“你說什麼?”馬丁又問瞭一句。

“我說她是我的媽媽。她愛我,我也愛她。”

幾個孩子在他們的坐位上轉瞭轉身。熒屏上的畫面已經改變。現在變成瞭夜景。攝影機已經移到瞭戶外,鏡頭從廚房的窗外攝到室內去。房間裡面很亮,很溫暖,那女人一個人在屋裡走動,給室內培植的花木澆水。她在一張搖籃床旁邊彎下腰,抱起床上一個小嬰兒,輕輕地搖著他。但三個孩子都沒有專心在看電影,那陌生男孩剛才突然說的那句話使他們還在發呆。沒有人會說出那種話來的!

“他瘋瞭。”凱文不自在地說。

“喂,你叫什麼名字?”馬丁問道。

陌生男孩沒有回答。這時電影的旁白又開始瞭。

“她孤零零一個人。沒有人會來救她。她一點也不知道,一隻看不見的手已經割斷瞭電話線。現在……可怕的事情開始瞭……”

那孩子的嘴跟著這旁白的話一開一合,好像這旁白是他爛熟於胸地背出來的。在畫面上,一塊石頭從戶外的黑暗中扔破瞭廚房的玻璃窗。那女人猛地回頭,連氣也喘不過來。緊緊抱住手裡的嬰兒。她睜大瞭眼睛的臉正對著熒屏外的孩子們。這一下他們馬上看出她真是那男孩的母親,男孩和她太相像瞭。

她彎低瞭身子很快地把嬰兒放下。接著另一個玻璃窗也被打破瞭。她跳起來大叫……

戴維的心狂跳得像一隻被人捏住的小鳥。

“馬丁……”他正要開口叫,但是馬丁已經在椅子上緊張地坐直身子,向那陌生男孩說起話來,他說得很響。

“你要幹什麼?”他對那陌生男孩Uq著說。“你到底到這裡來幹什麼?”

凱文緊靠著戴維,使自己看起來又小又不引人註意,就像他平時在教室裡那樣。馬丁歪著臉,氣極瞭。

“我隻是來看……”那陌生男孩剛開始回答,但他那幹枯嘶啞像線一樣的聲音被電視機上一聲尖叫淹沒瞭。

戴維用眼角瞟瞭一下屏幕:一個頭上蒙瞭長襪子的男人已經沖進廚房。聲音忽然含混起來,就好像兩個電影膠卷疊到瞭一起。接著攝影機忽然和那男人一起進入瞭廚房。

“馬丁!”戴維終於忍不住叫起來。

“什麼事?”馬丁大叫著說。他渾身在發抖,緊緊地抓住遙控器,極其緊張地看著熒屏。“你害怕瞭嗎?你看夠啦?”他接瞭按遙控器的按鈕,卻按瞭放大音量的按鈕,可怕的聲音響徹瞭整個房間。戴維捂住瞭耳朵,閉起瞭眼睛。凱文還在看,但把身體蜷縮得更小,兩手握住的拳頭堵住瞭嘴。

隻有陌生男孩仍舊牢牢地盯著熒屏看。那女人還在狂叫。那陌生男孩的眼睛在跟著她移動,嘴唇也跟著她聽不清的狂叫開合,發出嗡嗡的聲音。

“閉上你的嘴!”馬丁拼命地向陌生男孩大叫。“快閉上你的嘴!”

他一下子跳起來,扔下瞭遙控器,畫面馬上消失瞭。在熒屏關閉前的一剎那,戴維最後看到的是馬丁的臉:他一頭大汗。

房間裡一片漆黑。

沒有人移動半步。

戴維聽見馬丁咽口水和喘粗氣的聲音。他又害怕又感到羞恥:他直想嘔吐。

隻聽見那陌生孩子在黑暗中說:“片子還沒有完。”

“閉上你的嘴!”馬丁狠狠地叫道。“出去!”

“不看完我不能走。我總是看到結尾的。”

“你幹嗎要看?”

“我一有機會就看。隻有看這部片子的時候我才能看到她。我愛看我的媽媽。”

在黑暗中他的聲音聽來更遙遠、更冰冷、更古怪。戴維的皮膚起瞭雞皮疙瘩。每樣東西都變得異常可怕。一整天他都在提心吊膽,但現在比起任何時候來更可怕。他想到瞭自己的媽媽。他差不多要哭出聲來瞭,但他終於忍住。

“那嬰兒,”那陌生男孩又說起來。“是個可愛的孩子,對不對?看著真可愛。被那樣抱起來,被他的媽媽那樣抱起來,一定很舒服。我希望我永遠不會忘記。”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馬丁連聲音都嘶啞瞭。

那陌生男孩的聲音現在更加輕,甚至不比枯葉從樹上落下來的聲音更響。

“他們殺死瞭她,然後放火燒房子。所有的東西都燒掉瞭,所有的東西和嬰兒都燒掉瞭。那嬰兒就是我,我就是那嬰兒。我和我的媽媽都被燒掉瞭。但是我沒有停止長大,你們已經看到瞭我現在的樣子。那一定是錄像帶的緣故。它使我一直存在下去。我看過幾百遍瞭。最好的一段就是我母親把我抱起來的一段。我想她一定非常愛我。我要看到她就隻能看錄像帶,沒有別的辦法……”

他停瞭口。

馬丁跌跌撞撞地走到房門口摸索著找電燈開關。房間一下子亮起來。但房間裡除瞭他們三個以外,沒有別人。屋內隻留下一陣強烈而遙遠的氣味,這氣味變得越來越淡薄,再保持瞭一會兒,那完全消失瞭,好像從來沒有過一樣。

那陌生男孩早已經不見瞭…………

註:此文為轉載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