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恤:流動的標語-[標語大全]

都說時勢造英雄,這句話放在時尚界也不無道理。遠的如可可·香奈兒、迪奧·克裡斯丁,老一輩如卡爾·拉格斐、伊夫·聖羅蘭,新生代如湯姆·福特、馬克·雅克佈——他們無不是在潮流遭遇瓶頸時找到突破口,成為時尚界的英雄而為人崇拜。而這些時尚英雄剪刀下的標語T恤,不僅在時尚的風頭浪尖揮舞旗幟,更不會錯過任何一個時勢交錯下為其打造的舞臺——因為標語體恤本就誕生在時勢的風雲變幻之中。

今年,國際上的新聞事件層出不窮,令標語T恤的出場機會再次暴增。而這其中規模最大的一股浪潮,莫過於優衣庫為日本地震而推出的標語T恤。“名人參與、獨傢經銷以及限量版銷售對標語T恤的風靡起瞭推波助瀾的作用。”優衣庫市場總監艾米·霍加思(Amy Howgarth)如是說。
這傢日本連鎖店邀約超級名流與時裝設計師聯袂推出10款形式各樣的標語T恤,旨在幫助日本地震受災地區。優衣庫從熱銷的標語T恤之款項中向日本紅十字會(Japanese Red Cross)捐贈瞭1億日元,以此宣揚博愛與希望。在這當中,卡爾·拉格斐設計瞭胸前印有“愛、希望與變革”(LOVE, HOPE AND CHANGE)字樣的T恤,阿爾伯·艾爾巴茲(Alber Elbaz)、Lady Gaga以及妮可·基德曼(Nicole Kidman)也參與其中。
對名人而言,這是一項既有慈善意義又能顯示個人創意的行動;而對那些花上12.99歐元買下這些T恤的消費者來說,在追逐時尚的同時,亦能或多或少地沾染一絲名人氣息。

由內至外的演變
T恤最初隻是以內衣的保守形象問世。這種樸素單調的純棉衣物最終衍生為潮流、個性與時尚的代名詞,其由內至外的演變過程本就蘊含著驚世駭俗的深意。
還記得年輕的馬龍·白蘭度在電影《欲望號街車》中穿的那件總是略有破損的白T恤嗎?就是這件臟兮兮的暴露著二頭肌的緊身T恤,混合著下層人民的反叛、挑釁與直率,成為上世紀50年代最著名的銀幕性感標簽。從這部電影開始,原本隻能作為內衣的T恤開始擺在百貨公司作為時髦外衣出售。而同時代的貓王身穿白色T恤時性感迷人的模樣也隨著《Don’T Be Cruel》、《Love Me Tender》等名曲成為永恒的經典瞬間。
上世紀60年代,人們開始琢磨白T恤——它幹凈整潔得如同一張白紙、一幅畫佈,穿在不同人身上,即會顯現不同的效果。如果以白紙的功能來開發白T恤,會怎樣?
由此,標語T恤開始顯露出自己的攻擊性。美國的總統候選人最早利用白色T恤,將其變為競選宣傳的最佳媒體平臺。上世紀70年代,標語T恤在嬉皮士宣揚和平與愛的運動中開始流行。1973年的《婦女時裝日報》甚至聲稱T恤是當年反文化的首席發言人。
到瞭1975年,《ELLE》雜志打賭說:T恤將成為服裝最基本的樣式,像軍大衣一樣永遠不會走出時尚。果不其然,1977年誕生的“I LOVE NY”(我愛紐約)標語T恤一直流行到現在。當時,紐約州旅遊局需要一個口號來吸引人們前往旅遊。平面設計師Milton Glaser受邀設計瞭“I LOVE NY”的T恤標志,印有這一字樣的T恤頓時風靡整個城市。Milton Glaser的設計靈感極有可能是源於該州從1969年就開始使用的旅遊口號——“Virginia is for Lovers”(弗吉尼亞是愛人們的傢),口號標語中就有這個紅色的心形圖標。從那時開始,白色T恤上的“I LOVE NY”標志,就成為瞭美國的另一種流行象征。沿襲這種“I LOVE”的慣例,巴黎、東京、上海各大城市也都輕而易舉地擁有瞭屬於自己的城市T恤。
口號決定態度
文字的信息,通常帶有強烈的叛逆情緒。年輕人尤其不滿被教條管束,渴望改變不公平體系,創造自己的世界。與其宣之於口,不如把想說的話“穿”出來,讓別人自己去琢磨。便宜好做、人人可穿的T恤,自然就成瞭最佳的個性宣傳工具。
英國人是Slogan的高手,意念尖銳且指名道姓。上世紀70年代末,該國風行反封建、反貴族、反帝制、反核、反戰風潮,向往自由與和平,這種思潮,成為當時音樂、文化、時裝的創作核心。早期的朋克樂隊如The Clash的《London Calling》一首歌囊括瞭對核武、毒品、泰晤士河水位泛濫等社會問題的焦慮並呼籲年輕人振奮精神,至今影響深遠。政治立場鮮明的英國設計師凱瑟琳·哈瑪尼特(Katharine Hamnett)正是以T恤上的口號而聞名時尚圈。她曾穿上自己的反核彈標語T恤去見當時的首相撒切爾夫人。20年後,反戰聲浪再起,激情未減的她又在2003年的倫敦時裝展上,推出寫著“NO WAR,BLAIR OUT”(不要戰爭,佈萊爾下課)的T恤。她推出的一系列標語T恤,早已成為時尚界政治態度的鮮明旗幟。
2001年,已故的Sex Pistols樂隊成員希德(Sid Vicious,21歲逝於紐約)曾經穿過的“ANARCHY”(無政府主義)標語T恤,在蘇富比拍賣行拍出瞭6000美元的高價,可見這件具有歷史意義的T恤在樂迷心中的地位。
今年熱度甚高的T恤除瞭日本災後重建的主題,還有一些針對時事而誕生的T恤。在奧巴馬宣佈本·拉丹已被擊斃的數小時後,興奮的美國人就開始慶祝這名“9·11”事件主謀的死訊。據《華盛頓郵報》報道,他們在T恤上印“PUBLIC ENEMY #1 IS DEAD”(頭號公敵已死)的標語;而英國流行的“THANK YOU FOR THE DAY OFF”(感謝你們給予的公休日)這一T恤標語靈感則來自英國王室婚禮。威廉王子和凱特大婚的當天成瞭英國全民的公休日,即使你不在意皇室婚禮,但每個人都能享受不用工作的日子。
回歸姿態要時尚
在《解讀T恤衫》(The T-shirt Book)一書中,作者夏洛特·佈魯內爾(Charlotte Brunel)這樣寫道:“T恤衫經歷瞭上世紀中葉的幾個重要階段:二戰勇士用它來象征英雄主義,馬龍·白蘭度穿它來寓意叛逆,上世紀60年代和平運動人士把它充當自身社會覺醒意識的裝束,朋克搖滾迷穿著這身裝束參加音樂會,以示藐視一切。”
真要追溯起來,拿時尚開玩笑的歷代金句也不少,時不時地提醒著標語T恤重現江湖的勢頭。多年前,湯姆·福特執掌Gucci時紅得發紫,有人忌妒又羨慕,囂張地寫下瘋句“BRING ME THE HEAD OF TOM FORD”(提湯姆·福特的人頭來見我),但T恤紅瞭,設計T恤的人卻沒紅。
一些設計師則樂意在T恤上嘲笑他人,或是自嘲。弗蘭克·莫斯奇諾(Franc Moschino)用最淺白的方式自嘲:“GOOD TASTE DOESN’T EXIST!”(好品位不存在);“MOSCHINO IS NOT STYLE, IT’S A MASS!”(Moschino是一團糟!下面還附上卡爾·拉格斐的簽名)。那種不故弄玄虛不自以為是的姿態,相當受年輕人擁護。香港時裝人黃偉文設計的Jam Tee,則搞笑自封“MALE KATE MOSS”(男版凱特·摩斯)。
標語T恤為何再次風靡?“如今的時裝消費者越來越關心如何融入並影響自己周圍的環境。”塞爾弗裡奇百貨公司當代時裝采購部負責人加利·埃格利說,他領銜推出的由凱瑟琳·哈瑪尼特最新設計的Hamnett標語T恤,這是配合“海洋計劃”的宣傳活動,以此來設立全球海洋保護區。“看到各種式樣的標語T恤也是件有趣的事。”他補充道。
Hamnett的秋冬系列包含瞭很多時髦T恤,其中包括印有“SAVE THE SEA”(拯救海洋)字樣的標語T恤,而倫敦佈朗斯百貨的精品店與《Harpers Bazaar》近日推出的旨在幫助慈善組織“WOMEN FOR WOMEN”(婦女互助國際)的時尚T恤則被搶購一空。包括亨利·霍蘭德(Henry Holland)、 桑麗卡(Henry Holland)以及馬克司·路普弗(Markus Lupfer)在內的年輕設計師,也以標語T恤為舞臺,付諸瞭天馬行空的創意與觀念。
作者 鐘天陽 來源 第一財經日報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