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風起兮木葉飛,吳江水兮鱸正肥 的作者、出處、譯文、賞析

秋風起兮木葉飛,吳江水兮鱸正肥。出自魏晉張翰的《思吳江歌》

原文:

秋風起兮木葉飛,吳江水兮鱸正肥。三千裡兮傢未歸,恨難禁兮仰天悲。

古詩三百首秋天思歸

譯文及註釋

譯文
秋風起,樹葉飛,吳江的鱸魚鮮又肥。離傢三千裡,想回未能回。
思念傢鄉的愁和恨,怎麼也壓抑不住,隻能向天悲嘆!

註釋
①木葉:樹葉。
②鱸魚:即桂花魚,古名銀鱸、玉花鱸。體側扁,巨口細鱗,身有桂花色紋,肉肥嫩鮮美。

有用(78)沒用(23)



參考資料:

1、周期政著 .古詩英華解讀 :天津古籍出版社 ,天津古籍出版社 :第56頁 .

2、鐘來茵撰 .中古仙道詩精華 :江蘇文藝出版社 ,1994.01 :第167頁 .

賞析

  詩的前兩句“秋風起兮木葉飛,吳江水兮鱸魚肥”從又一次降臨人問的秋景寫起,引發出對故鄉風物的深沉思念。秋風颯颯,天高雲淡,一派佳麗景色。這景色對每一個人應該是一種享受,一種留戀。然而,在動人的佳景後面隱含著一個未曾道出的事實:身在洛陽,千裡為宦。這樣寫的是洛陽的“秋風”、“佳景”,念的卻是傢鄉的秋日風光,異地風光引起瞭作者難以自禁的鄉關之思。所以第二句就一下子寫到瞭傢鄉吳江的水,傢鄉水中那肥美的鱸魚美不美。一想起傢鄉那甜美的水,已使作者心馳神往,更何況從傢鄉水中打起肥美的鱸魚做成可口的菜肴,那該怎樣地讓作者心旌搖蕩,甚至於口涎難止。這首詩隻提到鱸魚一種。在一首簡短的詩裡因受字句限制,撮

展開閱讀全文 ∨

賞析

  詩的前兩句“秋風起兮木葉飛,吳江水兮鱸魚肥”從又一次降臨人問的秋景寫起,引發出對故鄉風物的深沉思念。秋風颯颯,天高雲淡,一派佳麗景色。這景色對每一個人應該是一種享受,一種留戀。然而,在動人的佳景後面隱含著一個未曾道出的事實:身在洛陽,千裡為宦。這樣寫的是洛陽的“秋風”、“佳景”,念的卻是傢鄉的秋日風光,異地風光引起瞭作者難以自禁的鄉關之思。所以第二句就一下子寫到瞭傢鄉吳江的水,傢鄉水中那肥美的鱸魚美不美。一想起傢鄉那甜美的水,已使作者心馳神往,更何況從傢鄉水中打起肥美的鱸魚做成可口的菜肴,那該怎樣地讓作者心旌搖蕩,甚至於口涎難止。這首詩隻提到鱸魚一種。在一首簡短的詩裡因受字句限制,撮取其一已可,而這詩與那段動人的佳話互相呼應,則更增加瞭詩與事共同的魅力。如果再推深一層來看,作者寫此詩的時候,那種濃濃的鄉關之思是因為對於政治的失望與擔憂而變得強烈的,這裡卻拋開對時局和本身遭際的任何感慨,將遠離黑暗官場的深層心理轉化為美食引誘的淺層的生理欲望,這不僅增加瞭詩的含蓄度,而且因為濃濃的鄉關之思使它具有更為普遍的人生情感與意義。

  詩的後兩句“三千裡兮傢未歸,恨難禁兮仰天悲”,明白地點出瞭故鄉千裡未能歸去的“恨”與“悲”,強化瞭前兩句中蘊涵的情感,卻遠沒有前兩句含蓄深厚,滋味深遠。與上兩句的眼見秋風又起瞭,秋風吹落瞭樹上的黃葉,傢鄉鱸魚肥美,可自己卻在這遙遠的北方,遠隔數千裡,想回又回不去,做著與自己的期望相背的工作,怎麼不令人傷悲。可悲的是這種傷悲還無人可以訴說,隻能壓抑在胸中。然而,終究是無法壓制瞭,張翰仰頭向天,發出瞭長長的悲嘆。其中第三句“三千裡兮傢未歸”說身在幾千裡外的異地,回鄉的心願難遂。這正是仰天悲的原因。第四句“恨難禁兮仰天悲”是詩前後因果相誶,氣蟄如高山流水,潺潺而進,暢達自然。▲

有用(38)沒用(22)

參考資料:

1、賀新輝主編 .古詩鑒賞辭典(中) :中國婦女出版社 ,2004.08 :第658頁 .

2、周期政著 .周期政著 :天津古籍出版社 ,2011.01 :第57頁 .

3、蕭滌非,姚奠中,胡國瑞等著 .漢魏晉南北朝隋詩鑒賞詞典 :山西人民出版社 ,1989.03 :第468頁 .

鑒賞

  讀唐宋詩詞,常常會遇到“秋風鱸膾”、“蓴羹鱸膾”(蓴(純)羹:即蓴菜湯。蓴,一種水生植物,葉橢圓,柔滑味美。鱸魚膾(快):即鱸魚片)的典故,這典故就是出自張翰。張翰,字季鷹,西晉吳郡吳人,傢住吳江(即吳淞江)、太湖間。其為人縱任不拘,時人比為阮籍,稱之為“江東步兵”。他本無意於功名,竟也鬼使神差到洛陽做瞭幾年官,自然覺著很不適應。其時“八王之亂”初起,齊王對他有籠絡之意,他就更感到不可久留瞭,“見秋風起,乃思吳中菰菜、蓴羹、鱸魚膾,曰:‘人生貴得適志,何能羈宦數千裡以要名爵乎!’遂命駕而歸。”(《晉書》本傳)這首詩當是思歸時即興吟成(此詩各本文字有異,此從最早著錄本《歲華紀麗》)。

展開閱讀全文 ∨

鑒賞

  讀唐宋詩詞,常常會遇到“秋風鱸膾”、“蓴羹鱸膾”(蓴(純)羹:即蓴菜湯。蓴,一種水生植物,葉橢圓,柔滑味美。鱸魚膾(快):即鱸魚片)的典故,這典故就是出自張翰。張翰,字季鷹,西晉吳郡吳人,傢住吳江(即吳淞江)、太湖間。其為人縱任不拘,時人比為阮籍,稱之為“江東步兵”。他本無意於功名,竟也鬼使神差到洛陽做瞭幾年官,自然覺著很不適應。其時“八王之亂”初起,齊王對他有籠絡之意,他就更感到不可久留瞭,“見秋風起,乃思吳中菰菜、蓴羹、鱸魚膾,曰:‘人生貴得適志,何能羈宦數千裡以要名爵乎!’遂命駕而歸。”(《晉書》本傳)這首詩當是思歸時即興吟成(此詩各本文字有異,此從最早著錄本《歲華紀麗》)。

  “秋風起兮木葉飛”,出句即見其思情的發動。悲涼的秋風最易觸動人們的節序之感和念遠之情。從時間上說,秋往往意味著歲暮的到來,使人覺著時光的流逝、流年的虛度。從空間看,秋高氣清,萬木蕭蕭,視野一下空闊起來,不自覺中自有人在何方、傢在何方之嘆。《楚辭·湘夫人》有“裊裊兮秋風,洞庭波兮木葉下”的句子,自是此句之本;不過,作為張翰來說,也不一定是有意地仿效,實在是一種語言定勢、心理定勢。秋風一吹,使作者感到在洛陽羈留時間太久瞭;秋風一吹,又使作者想起往昔的鄉居生活、傢鄉風物,第二句就自然接上瞭:“吳江水兮鱸正肥”。鱸魚,是作者傢鄉的特產,味極鮮美,秋天又正是魚肥的季節。“鱸正肥”著一“正”字,便與“秋風起”連上瞭,同時還流露瞭一種“正”當其時、迫不及待的心情。下兩句就直抒其情瞭。“三千裡兮傢未歸,恨難禁兮仰天悲。”《晉書》本傳謂“數千裡”,此言“三千裡”,自是文句與詩句修辭的不同。“三”比“數”來得明確、爽口,同時它既可表確數,又可表虛數,而且往往指向多的方面,這“三千裡”比“數千裡”更能給人以距離遙遠之感。下句的“恨”是思歸不得之恨,這種恨想壓也壓不住,於是仰天悲嘆。這裡把他的思歸之情表現得異常強烈。

  由前述背景可知,張翰的歸鄉既有放達情性的一面,又有懼禍避亂的一面,他“恨難禁兮仰天悲”,恐怕更多的還是出於後一方面考慮,時人謂其“知幾”,到宋初王贄過吳江還寫詩道:“吳江秋水灌平湖,水闊煙深恨有餘。因想季鷹當日事,歸來未必為蓴鱸。”(《中吳紀聞》)但是,唐代以後更多的人還是從敝屣功名的角度來理解、贊揚張翰的行為,“秋風鱸膾”成瞭厭棄仕途、向往傢園、向往自由自在生活的代名詞,正如近人王文濡所言:“季鷹吳江鱸蓴與淵明故園松菊,同斯意致。”(《古詩評註讀本》)宋代在張翰傢鄉吳江垂虹橋旁還建有“三高祠”(紀念范蠡、張翰、陸龜蒙這三位“高人”)、鱸鄉亭,往來題詠甚多,張翰的《思吳江歌》也廣為人們傳誦。古代知識分子中不得意者總是居多,其中不乏潔身自好、不願蠅營狗茍之士,張翰其事、其詩正好表達瞭他們的心聲。

  這首短歌似是最早的七言四句押同部平聲韻的作品,雖然句句用韻,句句有“兮”,未脫楚歌格調,但畢竟是向後來的七絕體式前進瞭一步。▲

有用(28)沒用(22)

參考資料:

1、《漢魏六朝詩鑒賞辭典》.上海辭書出版社,1992年9月版,第414頁

張翰

張翰,西晉文學傢,字季鷹,父親是三國孫吳的大鴻臚張儼。吳郡吳縣(今蘇州)人。生卒年不詳,葬於蘆墟二十九都南役圩。張翰性格放縱不拘,時人比之為阮籍,號“江東步兵”。齊王執政,辟為大司馬東曹掾,見禍亂方興,以秋風起思吳中菰菜、蓴羹、鱸魚為由辭官而歸。

38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