廊橋遺夢經典臺詞大全-愛情語錄大全

《廊橋遺夢》是一部由克林特 伊斯特伍德和梅麗爾 斯特裡普等主演的愛情電影,影片首播於1995年,有很多令人印象深刻的臺詞,一起欣賞吧!

我們每個人都生活在各自的過去中,人們會用一分鐘的時間去認識一個人,用一小時的時間去喜歡一個人,再用一天的時間去愛上一個人,到最後呢,卻要用一輩子的時間去忘記一個人。

舊夢是好夢,沒有實現,但是我很高興我有過這些夢。

我隻有一件事要說,就這一件事,我以後再不會對任何人說,我要你記住:在一個充滿混沌不清的宇宙中,這樣明確的愛隻會出現一次,不論你活幾生幾世,以後再也不會再現。

我要向你走去,你向我走來已經很久瞭。雖然我們相會之前誰也不知道對方的存在。



我今天才知道,我之所以漂泊就是在向你靠近

當一個女人結瞭婚,有瞭自己的孩子就 意味著,生活的起點,也意味著 終點。

到天亮時他稍稍抬起身子來正視著她的眼睛說, 我在此時來到這個星球上,就是為的這個,弗朗西斯卡。不是為旅行攝影,而是為愛你。我現在明白瞭。我一直是從高處一個奇妙的地方的邊緣跌落下來,時間很久遠瞭,比我已經度過的生命要多許多年。而這麼多年來我一直在向你跌落。

舊夢是好夢,沒有實現,但是我很高興我有過這些夢。 The old dreams were good dreams; they didn t work out, but I m glad I had them.

我活著的時候,屬於這個傢,但願死瞭以後,屬於他。

The old dreams were very good dreams; they didn t work out, but I m glad I had them.

舊夢很美,雖未能實現,但我很欣慰它們曾縈繞心田。

This kind of certainty comes once in a lifetime.

這樣確切的愛,一生隻有一次。

有句話,我是第一次說,而且隻說一次,

這樣確切的愛,一生隻有一次,

我今天才知道,我之所以漂泊就是為你。

終於,他明白瞭一切:他走過的所有荒野沙灘上所有那些細小的腳印,那些從未起錨的船上裝的神秘的貨箱,那些躲在簾幕後看著他在昏暗的城市曲折的街道上行走的一張張臉 所有這一切的意義他終於都明白瞭。像一個老獵人遠行歸來,看到傢中篝火之光,所有的孤寂之感一下子溶解瞭。終於,終於 他走瞭這麼遠、這麼遠來到這裡。於是他以最完美的姿勢在她身上,沉浸於終身不渝的、全心全意的對她的愛之中。終於!

愛這麼麻煩的事情,最好一輩子都別遇上,我怕用一秒鐘愛上你,還得一輩子去忘記;世界哪有什麼美好,我笑著生活是因為別無他法。

我願你快樂,即使你的快樂不再是因為我。

你使我害怕,盡管你對我很溫柔。如果我和你在一起時不掙紮著控制自己,我會覺得失去重心,再也恢復不過來。

I wish you happy, even if I m not the reason anymore.

我是大路,是遠遊客,是所有下海的船。

認識你我用瞭一下子,愛上你我用瞭一陣子,忘記你我卻用瞭一輩子。

帶我走,現在就走,帶我去你到過之處,到世界的另一端

我們每個人都生活在各自的過去中,人們用一分鐘的的時間去認識一個人,用一個小時去喜歡一個人,用一天去愛一個人,而最後卻要用一生去忘記一個人,而這就是所謂的愛情。

她走到庭院門口站著,然後走到小巷口。事隔二十二年之後她仍能看見他在近黃昏的午後走出卡車來問路,她還能看見哈裡顛簸著駛向鄉間公路然後停下 羅伯特 金凱站在踏板上,回頭望著小巷。

我們還會再見面的。用不著現在決定,你再考慮考慮,等再見面,你也許改主意瞭。

不過他浪跡天涯,漂亮女人到處都是。這樣的外形固然宜人,但是真正重要的是從生活中來的理解力和激情,是能感人也能受感動的細致心靈。

愛情的魔力雖然無法抗拒,若因為愛情而放棄責任,那麼愛情的魔力就會消失,而愛情也會因此蒙上一層陰影

可是那力量,那騎著彗星尾巴來到這個世上的豹子,那個在炎熱的八月的一天裡尋找羅斯曼橋的沙曼人,還有那個站在一輛名叫哈裡的卡車踏板上回頭望著她在一個衣阿華農場的小巷的塵土中逝去的人,他在哪裡呢?在這些詞句中能找到嗎?

We all live in the past, we take a minute to know someone, an hour to like someone , a day to love someone , but a whole life to forget someone !

不。我心裡在說,我錯瞭羅伯特,我不該留下,可我又不能走,為什麼不能走?我告訴過你,你再說一遍,為什麼我該走,我聽見他在耳邊說:這種感情一輩子隻可能有一次。

.我們每個人都生活在各自的過去中,人們會用一分鐘的時間去認識一個人,用一小時的時間去喜歡一個人,再用一天的時間去愛上一個人,到最後呢,卻要用一輩子的時間去忘記一個人。

7.We all live in the past. We take a minute to know someone, one hour tolike someone, and one day to love someone, but the whole life to forgetsomeone.

弗朗西斯卡在六十七歲生日時坐在窗口望著秋雨細細回味。她拿著白蘭地到廚房去,停下來凝視著他們倆人曾經站過的那塊地方,內心洶湧澎湃不能自已。每次都是這樣的。這感情太強烈,以至於多年來她隻敢每年詳細回憶一次,不然單是那感情的沖力就會使她精神崩潰。

不,我們一直在談話。是你在提問題。你的話含義太深瞭,可我這個人太淺薄,根本不懂你的意思,也不能 理解。

他遞給她一瓶,舉起自己那瓶作祝酒狀說: 威武後傍晚的廊橋,或者更恰當地說,為在溫暖的紅色晨光裡的廊橋

你說, 我是大路,我是遠遊客,我是所有下海的船。 這是對的,你是這麼感覺的,你感覺大路就在你身體裡面。不,還不止如此。我不知道我能不能說清楚,從某種意義上說你本人就是大路。幻想與現實相遇的夾縫,就是你所在的地方,在外面大路上。大路就是你。

她什麼也沒做,什麼也沒做。可是她還是感到內疚,是從一種遙遠的可能性而來的內疚。

這是你的傢。不是什麼旮欄兒。我願意說。我想想 恐怕比起來,我到過的最有趣的地方是非洲。那是另一個天地,不僅由於那兒的文化和人民很棒,而且,那兒天空從黎明到黃昏的色彩,所有一切都那麼真實迷人。那兒生活是原始的,人和野獸不分彼此,誰該活?誰該死?沒有任何法庭判決。在那兒 不存在虛偽的東西。一切都那麼樸實。美極瞭,真的。

我不想需要你。

為什麼?

因為我不能擁有你。

The old dreams were good dreams; they didn t work out,but im glad i had them.

在四天之內,他給瞭我一生,給瞭我整個宇宙,把我分散的部件合成瞭一個整體。我從來沒有停止過想他,一刻也沒有。

這兒沒有我 少女時候的 夢想

現在很清楚,我向你走去,你向我走來已經很久很久瞭。雖然在我們相會之前誰也不知道對方的存在。

真是個難熬的經歷。痛苦極瞭,可以說是慘痛。

盡管愛情的魔力不可抗拒。可是,如果放棄責任。愛情的魔力就會消失,就會蒙上一層陰影。

我,我想,永遠留著它。我想在我下半輩子還是這麼愛你。可是 可是要離開這個傢情況就變瞭。因為我不能把這個傢破壞瞭,去建個新的。看來我隻能把對你的這份感情,深深地埋在心裡。你,你幫幫我

可惜不是。地理雜志要求我,按他們的構思去拍,不能有自己的見識。我是工具,不是藝術傢。讓人頭疼的是 .我太規范化,太一般。

你們的父親去世以後,我曾經找過羅伯特,可他已經離開瞭地理雜志社。沒人知道他在哪兒。我把對他的思念,寄托在我們曾經到過的那些地方。所以,我在每年生日的那一天,都要故地重遊。

你要知道,這個傢在我走瞭以後,會完全變的。

當然有不一樣的,可 你說的愛是那種,不體面,不正常,不規矩

我不能肯定你是在我體內,或者我是在你體內,或者我擁有你。至少我並不想擁有你。我想我們兩個都進入瞭另一個生命的體內,這是我們創造的,叫做 咱們 。

This kind of certainty comes once in a lifetime.

這樣的外形固然宜人,但是真正重要的是來自生活的理解力和激情,是能感動人也能受到感動的細致的心靈。

一個奇怪的陌生人,鮮花,香水,啤酒,還有在炎炎盛夏一個星期一的祝酒,這一切她已經幾乎應付不瞭瞭。

一般說來,大傢都互相幫助,有人病瞭,或傷著瞭,鄰居們都會幫著去摘玉米,割燕麥,或者,幹別的。車停在街上也不用鎖。而且,孩子跑開也不用擔心。這兒的人 有許多好的品質,我非常尊重他們。不過

羅伯特,你身體裡藏著一個生命,我不夠棒,不配把它引出來,我力量太小,夠不著它。我有時覺得你在這裡已經很久很久瞭,比一生更久遠,你似乎曾經住在一個我們任何人連做夢也夢不到的隱秘的地方。你使我害怕,盡管你對我很溫柔。如果我和你在一起時不掙紮著控制自己,我會覺得失去重心,再也恢復不過來。

分析破壞完整性。有些事物,有魔力的事物,就是得保持完整性。如果你把它一個部件一個部件分開來看,它就消失瞭。

沒事兒,不用解釋。我就當你在恭維我。接著說。

不,我是怕,你沒興趣對一個犄角旮欄兒裡的傢庭婦女談自己的事。

她小心打開信封,伸進手去,出來的是那根銀項鏈,上面系著的圓牌上刻著 弗朗西絲卡 ,背面用蝕刻刻出小得不能再小的字: 如撿到,請寄往美國依阿華州溫特塞特R.R.2,弗朗西絲卡 約翰遜收 。

有的人在這兒定居瞭,成瞭傢。並沒有沉浸在裡面。我沒有看見過那些非洲羚羊,可這並不等於我不想看。

對,我喜歡教書。就想教出一些有出息的學生。當然不可能個個有出息,不現實。於是我就挑出幾個,一心想把他們培養成材

她傾聽車輪隆隆向羅斯曼橋的方向逐漸杳然。她開始在腦海裡翻騰葉芝的詩句: 我到榛樹林中去,因為我頭腦裡有一團火… …。 她表達這首詩的方式是介乎教學和祈求之間。

弗朗西斯卡沒說話,心裡捉摸這是怎樣一個人,草場和牧場的區別似乎對他那麼重要,天空的顏色會引得他興奮不已,他寫點兒詩,就是不大寫小說。他談吉他,以影像為生,把工具放在包裡。他就像一陣風,行動像風,也許本身就是從風中來的

血湧上她的面頰,她自己能感覺到。她什麼都沒做,什麼也沒說,但是自己覺得好像是做瞭,說瞭。

麥縣的人從來不這麼談話,不談這些事。這裡的話題是天氣、農產品價格、誰傢生孩子、誰傢辦喪事,還有政府計劃和體育隊。不談藝術,不談夢。也不談那使音樂沉默,把夢關進盒子的現實。

舊夢很美,雖未能實現,但我很欣慰它們曾縈繞心田。

count on 依靠,依賴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