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for 回來

故鄉,等我回來

  故鄉,等我回來   文/淮北王二小   凌晨,天氣有點冷,街上有點靜。偶爾能聽到一陣陣急促的鳴笛聲,那是早起或晚歸的人們。   關掉電腦,卻怎麼都睡不著,我找不到原因,唯一的可能是:8點多的時候,犯困,困得要命,喝瞭4碗咖啡,盛米飯的大碗!   迷迷糊糊地半睡半醒著,大約到瞭5點,外面還是一片漆黑,東方並沒有出現書本上寫的魚肚白。我便起床穿衣出門下樓,準備回姥姥傢,出瞭小區的大門,一陣風從斜對面刮過來,突然,我打瞭個寒噤。   街上的路燈低垂著頭,馬路對面一片待拆遷的房子在燈光的照射下顯得格 ...... More

離開,就不會回來

  離開,就不會回來   文/紙卷   畢業三年,阿泉終於決定辭掉著名搜索網站的JAVA工程師的工作,打包行李離開北京。阿泉從JAVA的助理做到工程師,薪資從實習時的兩千,飆漲到兩萬,他從地下出租室搬到瞭有陽光的樓房裡,但是他依然在這座城市裡找不到歸屬感,他可以花兩千塊去聽一場音樂會,可以和朋友到國貿三期吃一次燭光晚餐,俯瞰不夜城市的燈火,每當此時,他心裡總是充滿憂傷,這座城市沒有一盞燈是為他而亮。   戀愛五年的女朋友因為戶口與房子,在淚流滿面的告白後跟著一名北京郊區的拆遷戶走瞭。女友說,她不想自 ...... More

男人曬黑後如何白回來

  夏季來臨,男人們也會面臨紫外線照射後的曬黑癥狀,如果一白可以遮千醜,男人不妨也可以試試讓肌膚光澤白皙。  男人曬黑後如何白回來   美白需註意四大點:   1、補充維生素A、C、E等,不僅能調節人體機能和提高免疫力,還能改善皮膚組織,抑制色素沉著,因此多吃富含維生素的水果及蔬菜,如番茄、山楂、橘子、卷心菜等,能為肌膚及時補充活力。   2、真皮層內的微血管分為深、淺兩部分,深層的血管用來調節體溫,淺層的負責供應表皮營養。按摩對於為皮膚提供氧氣,增強其活力有神奇的效果,尤其是適度的摩 ...... More

男人曬黑後如何白回來

  夏季來臨,男人們也會面臨紫外線照射後的曬黑癥狀,如果一白可以遮千醜,男人不妨也可以試試讓肌膚光澤白皙。  男人曬黑後如何白回來   美白需註意四大點:   1、補充維生素A、C、E等,不僅能調節人體機能和提高免疫力,還能改善皮膚組織,抑制色素沉著,因此多吃富含維生素的水果及蔬菜,如番茄、山楂、橘子、卷心菜等,能為肌膚及時補充活力。   2、真皮層內的微血管分為深、淺兩部分,深層的血管用來調節體溫,淺層的負責供應表皮營養。按摩對於為皮膚提供氧氣,增強其活力有神奇的效果,尤其是適度的摩 ...... More

睡眠真可以補回來嗎

  現代節奏變快,很多人都經歷過突擊工作,加班熬夜的狀況。熬夜後我們都會在白天睡覺,也許醒來吃個晚飯,再到夜裡兩三點才睡覺。但是往往這樣做的結果是:第二天醒來還是精神萎靡,工作效率低,氣色不好,甚至出現健康小狀況。可見在白天突擊補充睡眠我們的身體還是無法恢復到正常作息狀態。那麼在熬夜過後,我們如何調整自己的睡眠,才可以把自己的狀態調整到最好呢?為什麼不可以突擊補充睡眠呢?   其實突然一次熬夜並不可怕,主要還要看熬夜後如何合理安排自己的作息時間,恢復體力與經歷。如果你是一位長期夜間工 ...... More

如果夢想記得回來的路_青春勵志

  如果夢想記得回來的路    文/楊清媛    我一直都記得。    那時我們都說要去很遠的地方。    而我們在那段被稱之為“時過境遷”的時光裡,又留下些什麼來丈量年輕的寬度呢?    是夢想。    總有一天,它要以翠綠的形式回歸地面。    當時,還未明白蒼白的現實究竟以怎樣的姿態掌控著生命的脈搏,於是用愈加直白的方式抬頭仰望這個世界,素面朝天。    小時候,當被老師問及“長大後想當什麼”一類因重復多次而略顯俗套的問題時,還是會很認真地思考一番,然後歪歪扭扭 ...... More

躲過的總有一天會找回來_青春勵志

  躲過的總有一天會找回來   文/特立獨行的貓   朋友年前失業,過年期間不斷的翻報紙找機會,節後挨個面試,但很少有成功的,總是被問到一些她不會的工作內容。我問她:“這你應該做過吧,不是你們這行業很普通的工作嘛?”她總是回答:“這當年是XXX做的,我都沒碰過。”或者“這工作內容我一直不喜歡,所以一般老板讓我做我也不做,誰知道今天要用啊”.這讓我想起瞭很多別人的和自己的故事。   前幾天收到一位三十五六歲的前輩的來信,向我聊起她的職場困惑。前輩馬上要奔四瞭,孩子尚且 ...... More

回來的母親_感恩勵志

  回來的母親    文/張抗抗    【一】    那天清晨6點多鐘,書房的電話急促地響起來。我沒接,翻身又睡瞭。過瞭一會兒,鈴聲又起,在寂靜中響得驚心動魄。我頓時驚醒,跳下床直奔電話。一聽到話筒裡傳來父親低沉的聲音,我的腦子嗡的一下,抓著話筒的手都顫抖瞭。    在這個秋天的早晨,年近80歲的母親突發腦出血,被送往醫院搶救,準備手術。放下電話,我渾身癱軟。當天晚上,我乘坐最後一班飛機回到瞭杭州。    走進重癥監護室的最初那一刻,我找不到母親瞭——僅僅一天,腦部手術後依然處於昏 ...... More